照護問題多 立委將審議長照法

羅佳旼 2013/10/09 18:43 點閱 2844 次
高齡化社會來到,台灣照護人力卻嚴重不足。 (photo by嘟嘟嘟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高齡化社會來到,台灣照護人力卻嚴重不足。 (photo by嘟嘟嘟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台灣醒報記者羅佳旼台北報導】高齡化社會來到,照護人力卻嚴重不足。立委9日質詢衛福部照護人力嚴重缺乏的問題,衛福部回應因薪水低和職業形象難提升,造成結訓者不願投入照護工作。立委痛批政府引進外勞補充照護人力、培訓問題、照護空間狹小,使外界對照護人員印象不佳,是施政方向的錯誤,要求相關單位改進。

據衛福部統計,92年至102年8月間完成照護受訓,取得服務證書者有88500人,實際投入照護工作者共14834人。

立委江惠貞指出,自己和同僚至日本考察,發現日本的照護工作人員專業又令人放心,且是本國人來照護,不採用外勞。而台灣培訓照護人力已推動12年,照護人力卻嚴重不足。

「目前已積極完成培訓工作,只是人留不住。」衛福部社會及家庭署長簡慧娟說,照護工作的形象,使很多人員結訓後不願投入相關工作。

「受訓者多是家中有需要照顧的親人,這些人結訓後不會投入職場的照護工作。」衛福部老人福利組副組長陳美惠說,加上照護工作內容需協助洗澡、換大小便、清理打掃等,一般人很難接受,台灣照護工作薪水又低(以時薪計算),都導致照護人力不足。

立委江惠貞反駁,照護工作形象不好,又以引進外勞的方式來填補缺口,讓國人對照護職業的印象更差。她並指出,日本規劃長期照護環境是以每單位空間能提供的便利性、採光充足程度為標準;台灣提供的長期照護環境空間狹小,不以受照顧者的需求為出發點,只為了節省空間,對坪數斤斤計較。照護人力和空間出問題都是政策上的缺失。

「日本的照護工作者都樂在其中。」立委蘇清泉說,日本的照護工作薪水不高,但從事照護工作者都樂在其中,不會覺得工作卑微。他們是在教育體系中開始培育長期照護人才,畢業後自然投入相關工作。但台灣和日本國情不同,台灣人不想作照護工作。

「下禮拜將開始審議長期照護服務法。」蘇清泉表示,外勞看護在台灣有20萬人,在照護體系佔龐大比例情形下,若將外勞抽離照護體系,台灣的照護體系則將更匱乏,衛福部計畫讓外勞進行照護訓練,立法院下禮拜將開始審議長期照護法。

陳美惠說,台灣的照護培訓是由勞委會訓練90小時後取得結業證書。如果要改善國內照護人力,真的要從教育體系做起。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