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戰事中 大學校長的勇氣

張瑞雄 2023/11/30 14:09 點閱 2357 次
以巴衝突造成美國大學的動盪,造成兩派學生互不相讓。(網路截圖)
以巴衝突造成美國大學的動盪,造成兩派學生互不相讓。(網路截圖)

2023年10月7日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由加薩走廊發動代號「阿克薩洪水」的軍事行動,發射逾5,000枚火箭彈襲擊以色列並派員進入其南部領土,俘虜了多名以色列國防軍將領,以色列國防軍隨後向對方空襲予以還擊,並發出「戰爭狀態警報」。以色列拒絕國際社會的停火呼聲和示威浪潮,繼續在加薩北部難民營對哈馬斯武裝分子發動進攻。

以巴影響美國校園

以巴衝突造成美國大學校園的動盪,兩派學生各不相讓,這引出一個問題,那就是大學本身該採取甚麼樣的立場?有人說大學應該學術中立,不該有政治立場,另一派說大學和其領導者有道德責任去反對校園和社會上的不公義、仇恨和獨裁威脅。而且面對日益抬頭的極端主義,學術界領袖的沉默或中立不僅無法遏止此類事件,反而會助長這些危機的發生。

1967年美國面臨反越戰和種族問題的校園示威抗議,芝加哥大學擬定了一份「卡爾文報告」,是「一份關於大學在政治和社會行動中的角色的聲明」。它確認了大學在面對內部和/或外部實體的壓制時對教職員工和學生的學術自由的承諾,同時也堅持在政治和社會問題上保持中立。但有一個例外,若大學的使命和生存受到威脅時,大學校長必須出聲,為校園辯論定下基調,顯示哪些價值是堅定的校園文化,也為重要的民主規範定錨。

校長的道德勇氣

從民權到戰爭到流行病,大學校長們向權力說出真相往往會引導全國對話走向更好的方向。他們擁有學術和道德權威的獨特地位使他們的言論更有分量,因此期望他們突然變得沉默反而會適得其反,會耗掉大學對於遏制暴力和分歧的重要社會資本。

這並不是要求校園要意識形態統一,恰恰相反,大學應該歡迎和尊重異議,將其視為繼續探究的基礎。但捍衛人類平等、事實和非暴力的基本原則並不是越權行為,沒有任何法律或規範禁止校長闡明理念,他們的言論不必是指導性的,而是導向性的,提醒校園公民基本規則,而不是強制執行結論。

無法保持中立

當然,單靠言語所帶來的改變是有限的,校長必須將言論與資源、政策和行動結合,實際促進校園的包容、問責和安全。但打破習慣性的沉默往往是邁向這些努力的重要第一步,亦即雖然無法單靠一篇文章或一個發言能夠解決深刻的社會問題,但拒絕說出和討論問題,就等於是為造成這些問題的人網開一面。

任何的關鍵時刻,都需要學術舵手的勇氣,而不是中立無聲。社會和道德緊急事件以驚人的頻率不斷出現,往往都需要校長良知呼籲。大學校長可以幫助引導國家之船從最黑暗的深處回到多元化的坦途,但他們的燈必須先點亮,照亮前方的危險,同時也照亮通往正義的道路。

如果工業時代的校長能夠採取立場反對種族隔離和戰爭,那麼數位時代的總統對於當今緊迫的人權危機肯定也有同樣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