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心》血汗、使命、價值觀

施壽全 / 馬偕醫院醫師 2023/11/08 16:58 點閱 2372 次
若發現住院病人病情有重大變化,雖然假日有人值班,但該病人的主治醫師,絕對不能置身事外。(網路截圖)
若發現住院病人病情有重大變化,雖然假日有人值班,但該病人的主治醫師,絕對不能置身事外。(網路截圖)

現代通訊非常方便,手機或簡訊一響,讓人幾乎無處可躲,隨時隨地都可能被打擾。但隨著人權意識的提升,一般行業普遍都有下班後與放假期間,就該休息,所以下班後有禁止或不贊同上級長官與員工討論公事的共識,但並非每種工作都能如此。

隨時待命?

舉例來說,相當層級以上的公私立機關首長,任職期間,就會進入終年無休的狀態。首長行程當然也有正常上下班的形式,但卻隨時都得待命,因為萬一有重大事件發生,首長就需在第一時間露臉,稍慢一點就會被痛批。

其實,首長也是人,難道沒有休息的權利嗎?但民眾了解首長權力極大,所以也很在乎他在這當下的責任。
又如,絕大多數警察與消防人員,工作安排也有上下班與輪值制度,但下了班後,他們通常也無法完全放鬆,至少要保持於可聯絡到的狀態,因為輪值同仁萬一遇有緊急複雜事件處理不來,也勢必得找人支援。

醫生隨時連絡得到

再看醫療,處理的「生病」是連續性狀況,不會因為下班或假日而暫停,基線員工若發現住院病人病情有重大變化,雖然假日有人值班,但該病人的主治醫師,絕對不能置身事外,所以醫療團隊在假日相互連絡,常是必要之舉。

出席某些表演場合時,為尊重演出者且不影響旁人欣賞,手機總被提醒改震動或關機。有些表演廳堂,為了貫徹這種禮儀,橫連的座位排得很長,坐下來就幾乎等於是被「鎖死」了。有些公司開會則要求與會者交出手機代管,使眾人可以專心開會。

但前述領域的人員,就無法配合這種做法了。例如在醫界各類會議,就絕不會禁止通訊,會場選擇,也會方便與會者,必要時可以離席到外頭講電話。

沒有任何一項工作是輕鬆的,但有些工作,因為意義特別,所以也常被稱為「使命」。而當使命需要因應突發狀況,形成「不能止歇」的性質時,雖然具有道德高度,也能給人精神上的激勵與滿足感,但付出恐都無法獲得成比例的實質回饋。

換個角度,或許也可說是「血汗」吧!誰願意承擔起「血汗的使命」,取決於個人的價值觀。當然,就目前社會氛圍看,如此的價值觀似乎已漸漸式微了,讓人感慨,但也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