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封推薦信改變了我一生(小野)

小野 2022/10/03 14:19 點閱 1461 次

—獻給那個已經消失的時代和陽明醫學院

安妮和路得從高中到大學都是同班同學,但是家庭背景和個性很不一樣。安妮本來的名字就是叫做安妮,爸爸是個工程師,家境優渥,也養成她優雅閒散開朗樂觀的人生態度。

路得是從外地來到台北考高中的學生,她個性嚴謹害羞、一絲不苟。尤其是在失去母親後,她提早照顧爸爸及學習獨立生活。或許她曾在聖經上讀到路得的故事,所以給自己取這個英文名字。不過後來很少人再叫她路得。但是安妮不一樣,大家一直叫她安妮,因為她本就是這個名字。

醫學院的助教

在大學即將畢業那年,不像其他同學一樣,都已經為自己的未來做好萬全準備,不管是工作和升學,各有自己的「門路」。她們讀的是理學院的生物系,出路幾乎都是先找一個研究單位累積一、兩年的工作經歷,同時申請去美國留學,大部分的同學從此都留在美國發展。

正陷入徬徨中的路得接受到來自教會團契的訊息,有一所新成立的國立醫學院在石牌榮民總醫院後山創校,正在招生,急需要徵求一位生物科的助教。這個助教的工作非常繁重,從無到有,要一手打造一間生物實驗室,購買所有的設備,並且準備好大一的生物科教材,由這位助教得擔任生物實驗課的講師。這是剛創校的醫學院大一學生的課程中,最接近醫學的實驗課程。

韓偉博士的目標

創校校長韓偉要親自面試這位重要的老師,他強調品格操守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因為他創校的目標就是要替台灣培養一批又一批有使命感願意去偏遠地區行醫的史懷哲。

路得立即將這個訊息告訴了和她一樣對未來都處在徬徨階段的安妮。安妮聽到後反笑路得真儍,大家都會把自己得到的訊息隱藏起來,怕增加競爭對手。「只有一個名額,我如果去應徵的話,不是和你搶機會?」安妮笑著推了路得一把,路得一臉疑惑的說:「因為你和我一樣都是沒有管道的人呀,所以一定要告訴你。我們是好朋友,如果知道了又不告訴你,我覺得會有內疚的感覺。何況,又不會只有我們參加應徵,兩個人至少多一個機會。」安妮想了想說:「好吧。」

一紙錄取通知書

路得接到了錄取通知書,高興地告訴安妮,安妮在電話那一端尖叫連連,好像是她被錄取一樣:「如果我是韓偉,我也一定會錄取你的。因為你一定會全力以赴的。我太散漫啦。」

路得和其他各科系的助教們像是剛報到的新生一樣齊集在一起,青澀緊張但是又有教會活動的歡樂氣氛。

國文科助教是師大畢業的佛蘿拉,英文科的助教是原本在東吳大學當助教的依蓮娜,院長辦公室秘書畢業於台大,原本的英文名字是瑪麗,覺得太普通,改名為約瑟琳。

韓院長的話

韓偉院長在介紹每一位新兵時說了一個故事:「每個人都帶著很有說服力的推薦信來應徵。只有路得沒有帶來任何人的推蔫信,我決定錄取她,是因為我讀到另外一位應徵者的信,那位應徵者竟然在她的應徵信上推薦了路得。如果我有兩個名額,我會同時錄取路得和推薦路得的安妮,因為她們的友誼,使我看到了人世間最純真的情誼。我會把下一個名額留給安妮。」

兩年後,當醫學院生物科需要再增加一個生物系助教時,安妮已經和同時代的大學生一樣去了美國深造,而且改唸工程方面的學位。去了美國的安妮在完成學業之後也結了婚,剛開始也還一直和路得保持連繫,不過後來因為生活和工作的變遷,各自有了不同的生活和工作,逐漸失去了連絡。

老同事常聚首

倒是當年一起去醫學院報到,一起參與了那場從無到有的醫學院大建設的新兵們,雖然各自經歷了人生中不同的顛沛流離後,也已經分散在世界各地。但是她們仍然會想盡辦法聚會,當她們再度重逢時,都還會維持當年一起去石牌軍艦岩上唯一那幢白色實驗大樓報到時的青澀和歡樂,連彼此說話的腔調,都回到那個年輕的口氣。

那種口氣就當年她們在軍艦岩吹到的山風,或是夜晚山下的燈火,還有一起唱的教會的詩歌。

許多年之後,路得有了一個也叫做安妮的媳婦,她和安妮情同母女。每當她很親切熟悉的喊著媳婦的名字時,偶爾也會想起另一個不知道在世界的那個角落同學的安妮。

我補上了安妮的缺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知道這個浪漫的故事?因為那封來自安妮的推薦信已經改變了我的一生。我正是後來補上了原本要保留給安妮的那個助教缺的人。一年後我和路得建立了一個小家庭,在山腳下的榮民總醫院生了第一個孩子。

Ps:陽明醫學院成立於民國64年,蔣中正過世那一年。後來擴大成為一所綜合大學「陽明大學」。現在和交通大學合併成為台灣目前最令人期待的大學之一「陽交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