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面對空蕩蕩的教室(張瑞雄)

張瑞雄 2022/09/26 11:56 點閱 2055 次

2020年前,當一位新博士獲得一份教職,要開教師生涯時,他們知道要面對的是甚麼:一個教室,可能上百位大學生,個個睜大眼睛看你,在接下來的五十分鐘之內,他必須吸引學生的注意力和目光,新老師在講台上表演,底下是熱心學習的觀眾,他必須帶給學生可以帶得走的東西。

疫情改變了教學

COVID-19改變了一切,一開始是強制線上上課,老師必須面對著電腦上的攝影機和麥克風侃侃而談,遠端的學生即使有開攝影機,老師也無法有直接的眼神接觸,根本不知道學生在想甚麼,有沒有聽懂。當師生之間少了實體的互動,教學不再是教學,變成了獨白。

現在疫情緩和了,學生可以回到學校上課,但國外很多大學還是採取實體和線上並行的方式,而且讓學生可以自由選擇,所以老師還是必須步入教室上課,只是教室現在可能非常空蕩,只剩一台攝影機對著你,因為很多同學選擇了線上上課,學校甚至鼓勵如此,以避免大規模感染的後續麻煩。

空蕩蕩的教室

當然在疫情之前就有很多的空中大學或開放大學(Open University),但即使是這種大學,都還會安排每學期有幾次的返校實體授課,但現在的疫情造成大學教室空蕩,對於大學生的教育實質上造成重大的影響。

這種情形反映了外國大學校園裡越來越不協調的情況,學生和教職員工都同意他們在疫情封鎖期間錯過了很多社交聯繫,但現在鬆綁了,大家卻不想回到過去。

職場也是類似,很多人習慣了在家上班的輕鬆,不需要每天浪費很多時間通勤,可以一邊上班一邊和家入相處,這些都造成在家上班變成常態。那些要求員工回到辦公室的公司都遭遇到某些反彈,只好妥協可以部份時間在家上班,就像大學和學生妥協,允許學生線上上課一樣。

實體授課消失?

但面對面的教學體驗,師生一起學習,是大學裡一項重要而獨特的東西,但是學生也不想每天擠車上學,再加上宿舍和生活費的昂貴,還有很多學生也必須工作才能養活自己,都造成每天回到教室上課變成困難。

人們都說,教室裡的實體授課已經死了,但其實當你想真正地了解某個概念時,它仍然有價值。老師可以幫助學生更快地掌握這些概念,學生可以來問問問題,師生透過討論可以對學問追根究底,所以課堂的經驗是難以線上取代的。

線上、線下尋找平衡

實體課堂充滿了互動的各種可能,線上上課讓學生去校園酒吧或圖書館或各種場合,打開他們的筆記型電腦來聽課,這就像去了音樂會的現場,卻利用Spotify在聽音樂一樣,非常地荒謬詭異。

在過去將近三年中,高等教育非常迅速地進入了網路上課的世界,但它仍然需要實體的接觸,大學不能放棄師生互相學習的重要功能,大學不要放棄傳統模式,只是要找到合適的平衡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