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用社會安全網防治犯罪?頭痛醫腳而已

醒報編輯部 2022/09/06 13:34 點閱 1596 次

蔡英文總統最近和高中生座談,回應學生廢死問題,強調只要建立完整的社會安全網,就可以不用死刑嚇阻犯罪。然而,複雜多樣化的犯罪預防問題,如果簡化到由社會安全網的社工來負責,恐怕根本是頭痛醫腳,犯罪問題將治絲益棼。

高中生的疑惑未解

高中學生會提出廢死問題,顯然他們心中有相當大的疑惑,台南市警二分局2名員警被外役監逃犯殺害殉職,最近台灣2個月內,連續發生4起8人殺人案,再加上國人被詐騙人口販賣到柬埔寨、寮國、緬甸、杜拜、泰國,人數多達3、4千人,飽受凌虐,甚至被槍殺、割器官致死,那麼多複雜犯罪案件,依賴社工教化能夠解決?令人質疑。

廢死問題長期以來,國內外爭論不休,各有不同論點,歐洲許多國家贊成廢死,但是民主國家如美國、日本,還是存在死刑,各國見解不同。以殺警案為例,被害人家屬心如刀割,當然贊成殺人償命,再看那麼多國人被詐騙到國外,慘遭凌虐或殺害,犯如此重罪的嫌犯,不應殺人償命,付出應有代價嗎?這看在被害人家屬眼中,又是什麼樣感受?

美日仍執行死刑

日本岸田文雄首相去年12月22日執行三件死刑案,依然尊重法律規定,並未因廢死團體不同反應,而稍有遲疑。反觀台灣,迄今仍有38件死刑案,因為冗長的司法程序,尚未依法執行。

是否應該以嚴刑峻罰來遏止犯罪,又將衍生出不同見解的論述,回想到便利超商店員慘遭挖眼的痛苦。再到小燈炮走在路上,被暴徒割首,母親能不期待司法還她公道?台中、桃園、南投近期內一連串的行刑式槍擊命案,家屬們能不心痛如刀割?司法如何還他們公道?

蔡總統的回覆很簡單「廢死議題複雜,在於牽涉到情感與價值問題,無須依賴嚴厲的刑罰來嚇阻犯罪。」當務之急是積極打造社會安全網,除了做好治安維護,也要讓社工可以撐起社會安全網中的一環,就可以不用以死刑來嚇阻犯罪。

社會安全網無關犯罪偵防

然而,複雜的犯罪預防,以及死刑案問題,是社會安全網的責任及目的嗎?恐怕根本偏離了主題,以及社會安全網建構的目的。回憶2020年5月20日,蔡總統就職演說時表示,過去把長照、幼托照顧、居住正義等問題,一個一個補起來,未來要把這張網做得更綿密,接住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盡量不要讓憾事發生。

時過2年,也是蔡總統第二任總統任期,各類刑事案件從未減少,行政院推動的社會工作計劃,也只不過是照顧老、殘、窮、弱及幼兒輔導照顧,何時加進了犯罪預防及偵查工作?擔任社會安全網主角的社工,又如何承擔得起專業且複雜的犯罪偵防?

頭痛醫腳

以社會安全網現況來看,已無法承擔「接住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如今再加上總統期待,非他們專業所及的犯罪偵防,有可能辦得到嗎?

社會治安惡化,人民內心恐慌,可以理解,是否廢死,仁智互見。社會安全網只能保護弱勢族群的基本生活需要,或發揮社會人性光輝,關懷弱勢。至於犯罪偵防,以及死刑存廢,另有專業,還是應該回歸警政、獄政或法律專業討論,對社會治安,保護人民安全,有實質助益,不知蔡總統以為然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