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的故事〉從芝加哥的城市美化運動談起

韓乾 2022/08/31 10:11 點閱 1824 次

乘著疫情稍微緩和,我終於勇敢地搭機直飛芝加哥看兒孫。芝加哥是美國的第二大城,濱臨密西根湖畔,是一座美麗的城市。追溯歷史,1892年為了紀念哥倫布發現美洲400年,在芝加哥舉辦世界博覽會。由柏恩翰(Daniel H. Burnham) 與班奈特(Bennett)開始了芝加哥的都市計畫。

城市規劃褒貶互見

依照柏恩翰的定義,芝加哥都會區是指從芝加哥市中心(Loop)向外延伸60英里半徑的範圍。他所規劃的輻射與環狀道路受到讚許,因為能紓解交通的擁擠。另外,密西根湖岸的廣大水域與綿延不斷的綠帶,也提供人們休閒、遊憩與美質的享用。並且也符合擴大公園,以及湖邊林蔭大道與公園的要求。

另外,有關市政廳和它的附屬建築物,與街區廣場的配置,也相當和諧。計畫的市政中心,則成為計畫的基石。在檢討實際、美麗和協調等計畫元素之後,柏恩翰回頭審視芝加哥的各式各樣活動,在市中心設計了高聳的大樓,形成一個統一而且生動和諧的整體。

城市美化運動的反對者,則譴責它過度關心壯觀的效果、空泛的美學、為有錢人效力,並不實際。也有人認為城市美化運動的最大罪惡,是隱藏了城市規劃的真實自然與正確目標。城市規劃應該是要紓解人口的擁擠,而不應該只是為了美化而美化。

AA

城市美化的意義

在這些虛飾表面之下的,卻是難以置信的擁擠、邪惡、醜陋、污穢、疾病、墮落、貧困和罪惡。什麼外部裝飾才能塑造一個真正美麗的城市呢?有人說,城市美化運動應該是要使一個城市是有用的、實際的、宜居的、有感覺的、合乎社會利益的、具有經濟效率的;或者任何什麼都好,就是不要只有「美麗」二字。

假使一個城市是美麗的,它必定是自然的。城市美化運動太重視表面工夫了、太嬌飾了、太令人眼花撩亂了。如果在一個城市的居住問題、工作問題、休閒遊憩問題還沒有解決之前,就談城市美麗不美麗,那當然是一項嚴重的錯誤。

AA

城市美化運動的貢獻

如果我們把對城市美化運動的批評放在一邊不談,可以說它仍然是相當有貢獻的。最重要的是,起碼它當時是城市居民對什麼是理想城市渴望的回應。每一個世代的精神都不相同,都會有傳承什麼,改變什麼的思慮。城市美化運動以城市機體理論(theory of the organic city)為基礎,做出了第一個綜合性計畫。使規劃的理念向前邁了一大步。

綜合計畫所說的綜合,似乎是要針對一個城市的每一個,或者是廣泛地,幾乎所有的問題尋求解決。其實它是指多功能(multifunction)而說的。之後的規劃者,雖然覺得城市美化運動並不能滿足他們的期望,卻學習到綜合性計畫(comprehensive plan)的概念是怎麼一回事。

臺灣即將在年底舉辦九合一大選。到目前為止,除了看到一些候選人的八卦新聞、口水戰與民調數字之外,還沒有看到他(她)對城市規劃的具體政見,想要把他(她)們所在的縣市造成什麼樣的縣市,還是只要取得政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