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派對立激化 民主黨應停止向極端獻媚(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簡嘉佑 2022/07/17 12:54 點閱 2192 次

民主黨藏極端化地雷,拜登亟需拆彈!美國嚴重的通膨使得總統拜登的支持度下降到歷史低點,形成民主黨最大的執政危機。

不少民主黨人為了反抗共和黨日漸極端的立場,並鞏固原本的支持者,也開始出現偏激的右派論點。拜登亟需遏制政黨逐漸極端的走向,再度把握中間選民,才有可能實現他的就職宣言:「將會治癒這個國家」。

民主黨的最大危機

自1950年代,拜登是歷任美國總統中支持率最低的。即使是在擁護民主黨的民眾裡頭,也有67%認為拜登政府在經濟上的表現相當差勁、78%覺得美國正走在錯誤的道路上。而拜登最大的警訊為有64%的民主黨支持者希望該黨能在2024年提出新的美國總統人選。

拜登就職時曾宣稱「治癒這個國家」,但隨著通貨膨脹持續飆升,拜登的說法現在看來如同空虛的承諾。包括拜登任內的「重建美好未來」法案仍在國會停滯不前,且就現行民調來看,民主黨將於11月的議員選舉中大敗,該黨在推動法案上也將面臨更多阻礙。

前美國總統川普劍走偏鋒的激進發言仍持續在共和黨發酵,民主黨將自身視為民主政體的擁護者,極力對抗右派的偏激論點。但隨著該國社會對立愈來愈嚴重,民主黨在走向光譜的另一個極端,提出諸如廢警運動、廢除移民執法、迴避資本主義或將反種族主義編入教材等言論。

脫節的理想派

對此,民主黨仍相當缺乏危機感,因為一部分民主黨人仍將此現象歸咎於媒體在面對極端言論時的操作,而未來真正的躬自反省。同時,隨著政治光譜逐漸兩極化,民主黨也出現另外一個迷思「贏得中間選民,並不重要」。

但因為美國每州都有兩個參議員,加上選舉人團的制度,該國農村地區的票源相當重要,但這些州份長期都是共和黨票倉。但民主黨極端的發言只是將這些地區推得更遠。當共和黨將民主黨人冠上了「脫節的社會主義者」的稱號時,對許多中間選民將產生影響。

避免另一個極端

拜登應試著處理黨內這些極端的想法,更堅定的去捍衛那些沒有爭議的觀點,包括遏制犯罪率上升、社會仍然需要警察的力量、合法移民對邊境安全比較有幫助。隨著共和黨極端的步伐正撕裂這個社會,民主黨需要的不僅是反駁這些觀念,更需要避免自己陷入另一個極端當中。

走向中間選民是個複雜且精明的政治盤算,但也可能是民主黨重新治癒民主政體的開端。如果拜登真的「治癒這個國家」,不得不從將自己的政黨從失控的意識形態中解救出來。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2/07/14/the-democrats-need-to-wake-up-and-stop-pandering-to-their-extr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