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系列四之一〉贏得電影界尊敬 朱延平不只靠賣座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2/07/04 16:31 點閱 1480 次

台北電影節9日將頒發卓越貢獻獎給朱延平,電影圈人士都說這是「實至名歸」。

八零年代,當台灣新電影橫掃各大國際影展獎項,侯孝賢、楊德昌為台灣電影國際爭光時,台灣電影產業有很長一段時間是靠朱延平的通俗喜劇「開飯」的,大家最感謝的導演是當年影評人所不屑,卻是片商和戲院最愛的朱延平。

是他,讓台灣電影產業在最黑暗的時期期挺過來。台北電影節9日將頒發卓越貢獻獎給朱延平,電影圈人士都說這是「實至名歸」。

不只是因為他一直是賣座導演,不斷為台灣創造明星,不只是他支持金馬獎人事改制的貢獻,不只是他追隨李行對兩岸電影交流的忠誠,更因為他一直為台灣電影產業續命所做出的貢獻。

錯誤的第一步就得獎

從影43年,拍過一百多部電影的朱延平,在東吳夜間部英文系念大二時,到學校旁的中影片廠當《俠女》的臨時演員,「因為演死人,我入行了,拍《錯誤的第一步》就得獎了。此後就再也沒得過獎,因為師父蔡揚名導演告訴我得獎不能當飯吃,拍電影最重要的是要賣座才有前途。」

1979年他第一部編劇之作《錯誤的第一步》,得到亞太影展「最富倫理道德價值意義編劇獎」。此後再沒有得過電影獎項。

說故事高手

當了一輩子票房導演,這位說故事高手,任何事到他口中都成了悲欣交集的有趣話題,他在極盛期一年要拍6到8部電影,理應賺飽了,但當年他常是被黑道兄弟拿槍逼著開拍電影,低成本、粗製濫造也賣座,他說拿到的片酬常常只是一只「滿天星」手錶。他笑稱這種名錶至今還有些躺在保險箱中。

真正能賺到錢,是他後期到大陸拍片時,2008年和周杰倫合作《功夫灌籃》在大陸賣座,大陸爭聘這位喜劇泰斗,其他導演也模仿他的喜劇橋段,但他從未忘記要照顧台灣的電影產業,不但為台灣影人爭取工作機會,還把後製工作帶回台灣來做。

鑽研卓別林和教父

當年,他因為蔡導演鼓勵他用幽默專長拍喜劇片,他一頭栽進電影資料館(國家影視聽中心前身),看遍所有喜劇電影,包括卓別林和勞萊哈台等喜劇經典,還整天泡在台北的寶宮戲院由早到晚看電影作筆記,把《教父》的分鏡和對白都記得滾瓜爛熟。

低成本速成的賣座電影,朱延平成片商「以小搏大」的最愛。

大五那年,他和許不了合作了第一部《小丑》,兩人都紅翻了天,但同時兩人也都成為黑道兄弟眼中的肥肉,他被黑道逼著一部接一部的拍,許不了則被黑道用嗎啡控制,他因不忍目睹許不了全身已無處可以下針的慘狀,警告他:「你再不戒毒,我不會再找你合作。」

小丑與天鵝

許不了吸毒成癮,在黑道兄弟跑路後,毒品來源斷了,許不了受不了毒癮,要助理大肆在坊間診所蒐購止痛針麻醉,有時一天要打高達兩百針,打到胃抽筋發抖。

1985年7月3日是《小丑與天鵝》正式上片的前一天,中南部戲院提前一天搶先上映,賣得滿堂紅,而許不了卻在這一天遽然因肝病去世。《小丑與天鵝》瘋狂大賣,甚至首次超過成龍片的票房。而片商趁勢把他過去主演的電影一股腦全拿出來放,名副其實地賺死人錢。

喜劇演員不快樂

許不了因《小丑》一炮而紅,朱延平嘆:「許不了一生很悲慘,他是個有天生喜感的喜劇演員,遇到我,他紅了五年,但沒過什麼好日子,一天到晚被逼著拍電影,非常不快樂,成也小丑,死也死在小丑。」

除了許不了因他而走紅,還包括林志穎、吳奇隆、蘇有朋、金城武、張雨生、王傑、左孝虎、顏正國、陳崇榮、釋小龍、郝劭文、葉全真、王靜瑩。甚至老牌的張小燕、陶大偉、孫越都被他開發喜劇天分,得以在銀幕各有天地。

最認真拍的《異域》,遺憾最大

他這輩子最用心認真拍的電影是《異域》,他高中時讀到這本禁書令他非常感動,他親自拜訪作者柏楊,柏楊還勸他不要拍禁書,但他堅持先以十萬元買下電影版權,後來他向片商保証拍兩部賣座的《大頭兵》系列,交換到拍心目中好片的機會,但這也是他最抱憾未得獎的心頭痛。

《異域》請了當紅的劉德華主演,1990年未映先轟動,但因片中批評二戰時為國民黨政府打仗的游擊隊,被棄之不顧,在泰緬邊界成了孤軍,新聞局審片後通知要剪21刀,他和柏楊爭取文化界支持,與新聞局纏鬥,最後一刀未剪過關,票房口碑都有佳績。

可是當年在金馬獎居然顆粒未收,讓他至今為之抱屈:「都是受朱延平這個名字所累,連羅大佑創作傳唱至今的「亞細亞的孤兒」都沒得獎。」,後來《異域》還拍了續集,未若第一集受好評,入圍了金馬獎仍鎩羽而歸。

識才帶動產業

朱延平識才,不但會發掘演員,也用實際行動去支持自己欣賞的導演,他很欣賞楊德昌,曾經介紹成龍去投資他拍動畫《追風》,但可惜楊德昌後來僅完成不到十分鐘的片段即已去世,留下很多遺憾。他擔任監製支持何平導演拍《挖洞人》,獲柏林影展唐吉軻德獎。他擔任監製支持製片邱瓈寬和黃朝亮聯合導演《大尾鱸鰻》,也再度帶動了豬哥亮風潮。

2009年他得片商支持獲選為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從未得過金馬獎的他,成為金馬獎執委會的頂頭上司,他不支領任何車馬費,放手讓金馬獎人事改制,讓金馬執行長可以永續經營,他是公認歷任電影基金會董事長中,最不會利用金馬獎牟利營私之人,金馬獎風風光光地成為兩岸三地華人電影的年度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