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學術自由易被誤用

張瑞雄 2022/06/05 15:20 點閱 1183 次
常見教授以學術自由為理由不在星期一早上或類似情況下上課的故事,或者自詡為嚴格的老師將全班都當掉。(本報資料照片)
常見教授以學術自由為理由不在星期一早上或類似情況下上課的故事,或者自詡為嚴格的老師將全班都當掉。(本報資料照片)

學術自由對於大學履行其核心的學術使命至關重要,然而就社會外界來看,這是為少數大學教授保留的寶貴特權。所以擁有學術自由的人應該保護它,培育它,並小心而謹慎地使用它。可惜學術界充斥著成員以自私和自利的方式濫用「學術自由」一詞的醜聞。

學術自由缺乏監督

很常見教授以學術自由為理由不在星期一早上或類似情況下上課的故事,或者自詡為嚴格的老師將全班都當掉,或者懶惰的老師給了全班都是A+,但這些其實只是冰山的一角,其他例子還有:

在現今資訊時代,教授拒絕使用電子郵件;
拒絕遵守學校有關課程大綱、學生評量、評分標準或性騷擾報告等事項的規定;
在評估升等和是否長期聘任時徇私不遵循學校的標準;
拒絕更新幾十年前的舊講義;
拒絕在團隊授課的課程中(例如大一國文或英文)與其他授課的講師協調;
拒絕參加學校或系上的會議或學術活動;
霸凌教授同仁或職員或學生;

自私而非自由

其中一些例子比其他例子更嚴重,但它們的共同因子是教授援引學術自由來擴大權勢或避免行政工作,從而損害學生和同事和大學的利益。

以教授升等或長期聘任的審查為例,很多的例子表明,一些資深教授對自己不喜歡的同事的升等極盡阻撓,他們以學術自由為理由使用自己的個人標準,從而使要升等的同事睡不安枕、心驚膽跳。

對於助理教授來說,升等和獲得終身教職的過程已經夠煎熬了,若還要擔心委員會裡的資深教授的無理要求,這簡直是一個夢魘。想像一下,一位助理教授被告知x、y和z是學校和系上升等的標準,但他們可能不會知道,委員會的一位資深教授在審查時加了w的標準,並以達不到w來卡這位助理教授,很多這些事都是以學術自由的大帽子來讓人無從質疑。

自由成為有權者的工具

在政治滲透一切的今日,不可否認學術自由有其重要性,必須大力捍衛。捍衛學術自由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要好好地使用它,才能使學術自由成為值得捍衛的東西。

2020年在加拿大的一些大學中,幾位教授在教學中使用了「n-word」,引起了巨大的爭議。學生集會抗議大喊要「公平」和「反種族主義」!教授們則高呼「學術自由」。學生們更提出大學不應該再擁有學術自由,因為它經常被用作有權勢者的工具,以犧牲權力弱勢者為代價。

雖然我們不同意廢除學術自由的呼籲,但學生們的觀點有其道理,亦即學術自由往往是既得利益者的工具。

所以如何透過學術自由讓大學的功能(追求真理和傳播知識等等)能夠不受外界影響,同時不要讓學術自由變成壓迫者的工具或是懶惰教授的藉口,這才是大學能夠進步和學術能夠創新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