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防疫「黑數」談公共政策的循證發展

陳敦源 2022/05/23 14:52 點閱 1556 次

「黑數」這個概念在公共政策研究中,主要是在與犯罪有關的領域較多,因為違法者的行為會意圖自隱以避罪究,因此政府用公開的方式所蒐集到的數據都有「黑數」存在的可能。

一方面,黑數可能提醒大家,盡信數字不如了解理論趨勢,另一方面,這也給了大家在蒐集資料方法論上創新的空間。

無論如何,真正會解讀數字的專家,能夠從可得的資訊中去推估真實的狀況,而不是藉此來質疑提供數字者的操控意圖,以致於完全放棄利用數字進行管理的可能。

黑數的科學管理

先從一個關於兒童福利政策的例子來說明理政策黑數的管理問題。在一篇關於澳洲兒童福利黑數的文章中,兒童的虐待、忽視、甚至凶殺案是發達國家一直在處理的重要公共政策,不過專業者都有共識,這個政策推動存在嚴重的黑數。

特別是孩童兇殺案的部分,最常見的處理方法就是先一步從「風險家庭」的認定開始監控,也就是說,從風險因子的發掘,找出可能發生兇殺案的家庭進行行政管理,當然,這樣守株待兔的設計會消耗大量行政資源。

因此,理論的提出與檢驗就是另一個可以應用的作法,蒐集風險家庭的樣本進行長期監控,待社會實驗結束後推估發生兇殺案的機率值是一個作法,當然,當數字資料不是那麼豐富易得,研究者也可以用理論與個案質化資料對應分析的方式來歸納黑數的問題。

全民的研究項目

綜括來說,公衛防疫是一個資訊飢渴的公共政策,不論對專家還是一般民眾都是,因此染疫黑數的估算一直都是防疫政策中非常重要的研究項目,但是,根據一些研究的內容顯示,不論是應用過去疫情傳播數學模型還是人口普查資料進行的推估,雖然都可以得知對於防疫黑數的某種估算值,但老實說除非真正在特定的時間點,進行類似前年台大公衛在彰化作的血清抗體普篩研究,防疫專家還真的不會清楚在政策推動過程中的黑數推估是否有問題。

最後,最近幾年因為COVID-19的關係,全球公民與國家都專注在防疫政策的運作上,這也造就了其他公共政策領域的某種示範效果,因為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包括公共衛生政策)長期以來的循證化努力,有機會對於公共政策領域循證化所產生的引導作用。

處理政策黑數

我常喜歡說,醫療從最早與巫術不分家的景況下,藉由循證醫學的發展,脫離巫術的影響,成為獨立的「科學學科」,而公共政策或許也可借由循證的發展,儘早脫離政治巫術的絕對影響!

處理政策黑數是循證公共政策不錯的起頭範例,不由此路,其他圍繞在這問題周圍的政治語言將會是政策執行的常態,這些口舌與防疫效能關聯較小,卻是政治競爭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