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af%8f%e9%80%a2%e5%86%b7%e5%86%b7%e7%9a%84%e5%a4%a9%e6%b0%a3%ef%bc%8c%e5%86%b0%e5%87%8d%e7%9a%84%e9%a2%a8%e5%be%9e%e7%b7%8a%e9%96%89%e7%aa%97%e7%b8%ab%e9%91%bd%e9%80%b2%e4%be%86%e7%9a%84%e9%96%93%e9%9a%99%ef%bc%8c%e6%88%91%e7%b8%bd%e6%9c%83%e6%83%b3%e5%88%b0%e8%8b%b1%e5%9c%8b%e5%89%8d%e8%a1%9b%e6%90%96%e6%bb%be%e6%a8%82%e5%9c%98%e5%b9%b3%e5%85%8b%e3%83%bb%e4%bd%9b%e6%b4%9b%e4%bc%8a%e5%be%b7%ef%bc%88pink_floyd%ef%bc%891975%e5%b9%b4%e7%9a%84%e5%b0%88%e8%bc%af%e3%80%8a%e7%9b%bc%e4%bd%a0%e5%9c%a8%e6%ad%a4%e3%80%8b%ef%bc%88wish_you_were_here%ef%bc%89%ef%bc%8c%e9%82%a3%e9%96%8b%e9%a0%ad%e7%84%a1%e9%82%8a%e7%84%a1%e9%9a%9b%e7%9a%84%e5%90%89%e4%bb%96%e8%81%b2%e3%80%82

《蕭旭岑談音樂》此時此刻,但願你在

蕭旭岑 2021/10/19 16:34 點閱 676 次

最近天氣驟然轉冷,每逢冷冷的天氣,冰凍的風從緊閉窗縫鑽進來的間隙,我總會想到英國前衛搖滾樂團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1975年的專輯《盼你在此》(Wish You Were Here),那開頭無邊無際的吉他聲。

浩瀚的搖滾樂

人生裡有很多音樂,會伴隨著殘存的記憶,三不五時在腦中湧現翻攪。我想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當是其中之一。好友田世昊十幾年前送我一張,有一陣子,開車上班途中,往往是一天僅存與音樂緊緊相依的時光,我就放入Wish You Were Here,讓裡頭的音樂浸沒著我,短短的數十分鐘。

專輯一開頭的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就是無垠無際的流動時空,這就是Pink Floyd,他們做出的搖滾樂是浩瀚的。到了三分五十七秒,吉他聲乍響,迴盪在車內小小空間,彷彿撥開了天際,超越了時空,那真是令人無論如何都難以忘懷的時刻,每一個撥弦都有如撥在心底般,好幾次在擁塞的車陣中,都聽到起雞皮疙瘩的程度。

獻給主唱的歌

這張專輯是Pink Floyd獻給他們第一代吉他手兼主唱,Syd Barrett。Syd在1968年因罹患精神分裂症,無法繼續負荷舞台表演而離團。1975年某日,團員們在艾比路錄音室灌錄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為這首寫給Syd的歌混音時,突然間,Syd出現在錄音室裡。

然而在當下,竟然沒有任何團員認得出,這個略顯肥胖,剃掉了身上所有的毛髮(包括眉毛)的男子,就是他們熟悉的老朋友Syd Barrett。他們沉浸在向老友致敬的歌曲混音中,卻沒能認出他們緬懷的老友,還要他人提醒,才猛然驚覺。

這也是最後一次樂團與Syd相遇。在搖滾樂歷史上,這段令人唏噓的偶遇,注定是永遠會不斷被提起,也會不斷地夾雜著嘆息的篇章。Syd Barrett在樂團雖然短暫,但他對往後Pink Floyd迷幻浩瀚的樂風影響甚鉅。儘管在他精神出狀況後,樂團努力嘗試與其合作不成,雙方被迫拆夥,但團員們沒有忘懷過他的存在。

失落靈魂的遺憾

《盼你在此》這張專輯的靈魂,就在Wish You Were Here這首標題曲。這個時候,多麼希望有你在啊,然而真正見面時,卻彷彿未識。時空俱已不同,人事已非,非但鬢已星星也,即使見山,也未必是山了。更何況,還找得到當時的山嗎?這樣的遺憾如此必然,也如此頹然。歌曲最後,Roger Waters唱道:

「我們只是兩個在魚缸泅泳的失落靈魂,年復一年,在舊地往返奔波,我們找到了什麼呢?就只是一樣的恐懼,一樣陳舊的恐懼。然而我多麼希望,此時此刻,你就在這裡啊。」

有的時候,我會多麼希望,你就在這裡。當然有的時候,我希望的是當年的你在這裡,然而我早已非當年的我,這個想望,終究也只是想望,人不可能一直自由出入現實與想望之間。

彼時彼刻難再拾起

此時此刻,但願你在。很難言語敘明,有時未必是想回到過去,也不是想混亂現在,而是一種對特定時空、思緒、心情乃至於感受的混搭情緒。這不是對過去的憑弔,更不是「回不去了」的無謂傷感,那種況味,真的,很難言語敘明。

譬如那年,我們一起看完《醫院風雲》後,一路奔馳到九份,冷凍如冰的黑夜,到第一道曙光開始,那個moment無疑是終身難忘的,即使是人生往後有多少精采的場景,都無法置換那一刻,然而也就是停留在那一刻了。

很多人生的場景,過往即逝,未能再拾起。

此時此刻,恰如,彼時彼刻。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