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a2001%e5%a4%aa%e7%a9%ba%e6%bc%ab%e9%81%8a%e3%80%8b%e6%98%af%e4%b8%80%e9%83%a8%e7%a5%9e%e4%bd%9c%ef%bc%8c%e9%9b%a2%e9%96%8b%e9%9b%bb%e5%bd%b1%e9%99%a2%e5%be%8c%ef%bc%8c%e6%88%91%e5%bf%b5%e8%8c%b2%e5%9c%a8%e8%8c%b2%e9%96%8b%e9%a0%ad%e9%82%a3%e6%ae%b5%e7%a5%9e%e5%a5%87%e7%9a%84%e8%81%b2%e9%9f%bf%ef%bc%8c%e9%82%a3%e6%98%af%e8%b6%b3%e4%bb%a5%e6%94%b9%e8%ae%8a%e4%ba%ba%e8%80%b3%e6%9c%b5%e7%b5%90%e6%a7%8b%e7%9a%84%e7%a5%9e%e4%bd%9c%e3%80%82(%e9%9b%bb%e5%bd%b1%e5%8a%87%e7%85%a7)

《蕭旭岑談音樂》改變你耳朵結構的李蓋悌

蕭旭岑 2021/05/30 11:29 點閱 4199 次

我有一次永生難忘的聆樂經驗,而且地點居然是在電影院內。那是幾年前,偉大導演庫柏力克劃時代的經典巨作《2001太空漫遊》(2001:A Space Odyssey)五十週年重映。我特地到電影院看大螢幕,那也是個人首次觀賞這部傑作。

開場就是管絃樂

電影一開始,還沒有任何影像呈現在螢幕(或者說影像呈現晦暗混沌不明狀態),就出現一段音響,那是我從未聽過的管弦樂,層次變化非常細緻,音色宛如流蘇擺動,偌大的電影院內,迴盪著有點詭譎,有點神奇,非常深沈,卻也非常美麗的聲音,宛若滿天星星對我眨眼,讓我不由自主顫慄。

《2001太空漫遊》確實是一部神作,在此不擬細表。但離開電影院後,我念茲在茲開頭那段神奇的聲響,那是足以改變任何人耳朵結構的神作。那首曲子的名字是《大氣層》(Atmospheres),作曲家是現代音樂巨匠、匈牙利作曲大師李蓋悌(Gyorgy Ligeti,1923-2006)。

「新銳前衛」李蓋悌

《大氣層》創作於1961年,但庫柏力克慧眼獨具,1968年就用在《2001太空漫遊》裡。據說有一次庫柏力克聽到BBC古典音樂頻道播放此曲,驚為天人,認為是從未聽過的聲音,在收音機上守著主持人講出作曲家名字,才知道這是當時還年輕的「新銳前衛」作曲家李蓋悌問世數年的新作。

庫柏力克或許是史上最懂古典音樂與電影結合的大師,《2001太空漫遊》最著名的軼事,就是他捨棄多年合作的配樂家 Alex North已完成的音樂,改採用理查.史特勞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作為電影配樂主題,不但意外地搭配影像,也讓這首原本名氣不大的曲子,翻身成為膾炙人口的古典金曲。

深入骨髓的冰冷樂音

庫柏力克慧眼識英雄,對李蓋悌也可說「一試成主顧」,除了《大氣層》,還用了包括《安魂曲》等作品在其他段落。李蓋悌那種深入骨髓的冰冷樂音,無邊無際,確實完全咬住了《2001太空漫遊》的影像。不過庫柏力克不打招呼就使用李蓋悌的音樂,一度鬧出軒然大波,不過兩人不打不相識,後來合作愉快,也算是影史上的佳話。

李蓋悌是自巴爾托克以來最重要的匈牙利作曲家,創作手法一開始源自於現代音樂中的「序列音樂」,但很快他就發展出自己的語言。以不同凡響的《大氣層》為例,李蓋悌的音樂結構非常精妙,搭配冰冷的音符,與最細微層次變化的色彩明暗,使得音樂產生一種遼闊又迷離的氛圍,彷彿躺在無垠大地看著滿天繁星。

追求嶄新色彩

我聽過許多現代作曲家,老實說,大多數都很無聊,更多是流於形式與賣弄。但李蓋悌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他早年深受巴爾托克與史特拉汶斯基影響,例如不到三十歲寫的《羅馬尼亞協奏曲》,有非常動人的民謠旋律,非常巴爾托克。離開匈牙利後,他曾到德國科隆從事電子音樂實驗,與作曲大師史托克豪森共事,但很快脫離電子音樂,逐漸發展自己的聲音。

李蓋悌曾說,他追求一種沒有旋律,沒有和聲,但能創造出嶄新色彩,讓聽者可以聽到每一層次聲音的音樂。我認為他成功辦到了,而且像他這樣做到的音樂家,最近一百年來可沒幾個。就像他一首超棒的大鍵琴作品《匈牙利搖滾》,古典音符居然滲出放克風,他是能夠改變你耳朵結構的人,讓古典音樂就像搖滾樂。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