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318960-b8d7-11eb-9f7f-5c1544c795f3

〈有鳳來影〉最後一次搬家 黃箱子藏洋蔥─我看《我是遺物整理師》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1/05/27 13:25 點閱 4399 次

「遺物整理師」這個名詞對很多人來說是陌生的,但是看過Netflix的原創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之後,便會對這個職業由衷尊敬。

《送行者》讓人改觀

我們和日、韓有很多文化相似處,尤其對死亡的忌諱,對於殯葬業者的歧視其來有自,這種偏見直到2009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頒給了《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才改觀。

AA

《送行者》改編自詩人作家青本新門以親身經歷寫下的《納棺夫日記》,人文關懷加上幽默感人的劇情,不但感動了觀眾,也大幅提昇了禮儀師在台灣的社會地位。

疫情在家好追劇!串流平台Netflix 5/14推出改編自金璽別散文「遺物整理師」的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Move to Heaven),片中肅穆的儀式感,可愛的人物設計,十集不同的案例、曲折的劇情呈現了現代社會的縮影。

劇情反映社會縮影

編劇尹池蓮把男主角韓可魯設定成亞斯伯格症,是全劇出彩之處。可魯有過目不忘的天才,外表是20歲的成年人,但內心單純猶如幼童,他專注於自己的世界,對外界的變動格格不入,一旦遭受壓力,就會逃避及喃喃背誦長串的海洋魟魚種類屬目。而他的專注也使他成為另類神探,能洞察凡人所忽略的細節,屢建奇功。

劇中慈愛勇敢的可魯父親經營天堂移居公司整理遺物,教育兒子要如「樹木般讓世人受益」,猝死前遺囑指名要剛出獄的同母異父弟弟曹尚久擔任兒子的監護人,曹尚久卻對哥哥充滿怨恨。

AA

劇中唯一反派角色是逼迫曹可久出戰非法格鬥賽的老闆娘,曹可久因出拳傷了愛徒成了植物人,出獄後不肯再出賽,但終為可魯而戰。該角色演出由初期對周遭充滿怨恨的社會邊緣人變成內心溫暖的正義俠客,相當討喜。

遺物訴說亡者人生故事

可魯每接任務,會先向亡者虔敬告知「為您進行最後一次搬家」。無視於惡臭與髒濁的環境,他會在清理過程中找尋能傳達亡者重要訊息的遺物,把遺物放在一個黃色紙箱中寫上姓名封存,紙箱中的不是獎盃、珍寶,是亡者一件衣物、案頭的親人合照、証件、皮夾、珍藏的紙條、信件、筆記、手機。

遺物無聲地訴說著亡者與人間的深情連繫,但當可魯面交親友時並不順利,從中揭露幽冥兩隔不為人知的故事。劇中有被老闆剝削過勞死的年輕人、不容於社會的同志情侶、被恐怖情人殺死的冤魂等,尤其是遭不孝兒棄養的獨居老婦,每日由銀行領出簇新紙鈔,盼為兒訂製西裝,她死後多日才被發現,榻下藏的新鈔已被血汙沾粘令人不忍卒睹,母親的痴對照兒子的貪,遺物令人震憾地訴說著天倫悲劇。

AA

編劇在劇情不斷轉折中,剝出更催淚感人的洋蔥,頗見功力。叔姪倆一起經營「天堂移居」公司,由互相討厭、衝突到生死相護的親密家人,人物關係一直隨著劇情而滾動變化。職人劇結合懸疑推理類型,訴說死亡,不及神鬼,只見人性。

生死瞬間引人反思

看完劇集後,我會想想未來我的黃箱子有什麼值得擺進去?

我住在疫區熱點附近的中和區,新聞每天都在播報因染疫「隱形缺氧」遽然死亡的案例,每天總有數次救護車在遠處的大街上呼嘯而過,生死似乎數步之遙。看此劇特別有感,想到那些在疫情中來不及向親人告別,與世隔絕,孤寂上路的亡者,他們恐怕連留下黃箱子的資格都遭剝奪,思之總會為之心痛。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