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7%a5%e6%9c%ac%e4%ba%ba%e5%b7%a5%e5%8f%97%e5%ad%95%e6%89%8b%e8%a1%93%e8%b2%bb%e7%94%a8%e9%ab%98%e6%98%82%e3%80%81%e7%a4%be%e6%9c%83%e6%b1%99%e5%90%8d%e5%8c%96%e9%87%8d%ef%bc%8c%e4%bd%bf%e5%be%97%e4%b8%8d%e5%ad%95%e7%97%87%e7%9a%84%e5%a4%ab%e5%a6%bb%e8%99%95%e5%a2%83%e8%89%b1%e9%9b%a3%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患不孕症受歧視 日議員籲勿汙名化

陳是祈 2020/12/28 17:21 點閱 1595 次
日本知名政治家野田聖子,期望透過自己接受人工受孕的經驗,改善日本不孕症婦女的處境。(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the free media repository)
日本知名政治家野田聖子,期望透過自己接受人工受孕的經驗,改善日本不孕症婦女的處境。(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the free media repository)

【台灣醒報記者陳是祈綜合報導】日本人工受孕手術費用高昂、社會汙名化重,使得不孕症的夫妻處境艱難。日本知名政治家、隸屬自民黨的眾議員野田聖子在採訪中表示,自己十年前接受人工受孕時,受盡大眾歧視和指點,因此多年致力改善不孕症治療和人工受孕的法令完善,也盼日本社會善待不孕症婦女,不要污名化。

日本時報報導,日本對於不孕症婦女接受治療甚至是人工受孕,即使醫療技術進步,資訊也越來越發達,但歧視和污名化的現象仍然困擾許多不孕症婦女。

野田聖子近期接受媒體採訪表示,自己在2010年用人工受孕的方式,以50歲高齡產子,引發譁然和爭議,「困擾我的是,在接受各種不孕症治療時,你沒辦法向讓任何人坦白,因為社會上會認為不孕症是女性的罪過。」因此,野田聖子十年來致力不孕症治療的醫療改革,目標是在2022年以前,引入更先進的不孕症治療、人工受孕技術,以降低高昂的治療費用。

GMIPost報導,野田聖子多年致力於改善不孕症治療的環境,自己也有組織專門為需要不孕症治療的婦女提供補貼以及法規諮詢。另外,日本首相兼義偉也曾表示要擴大不孕症治療的健保納保範圍,因為在一般情況下,接受不孕症治療或者人工受孕的費用,可能高達數百萬日圓。

目前,健保中和不孕症治療相關的,僅涵蓋排卵誘導劑的藥物療法,輸卵管阻塞的非手術和手術療法,以及患有輸精管阻塞的不孕男性的手術療法,高昂的費用導致許多希望擁有孩子的夫妻被迫放棄。

另外,政府有提供年收入低於730萬日幣的已婚夫妻進行首次人工受孕的療程時,最高補助到30萬日幣。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