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f%b0%e7%81%a3%e6%94%bf%e5%ba%9c%e7%8f%be%e5%9c%a8%e6%a5%b5%e5%8a%9b%e6%8e%a8%e5%8b%95%e5%a4%aa%e9%99%bd%e5%85%89%e9%9b%bb%e3%80%81%e9%a2%a8%e5%8a%9b%e7%99%bc%e9%9b%bb%e7%95%b6%ef%bc%8c%e7%ab%8b%e6%84%8f%e5%be%88%e5%a5%bd%e4%bd%86%e6%98%af%e9%81%a0%e9%81%a0%e4%b8%8d%e5%a4%a0%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拜登2兆綠色新政 我如何見賢思齊? (20201111環境論壇-汪中和、賈新興)

醒報編輯部 2020/11/12 19:32 點閱 54682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汪中和(中研院地球科學所兼任研究員)
賈新興(天氣風險公司總監)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新任的美國總統拜登應該算是歷屆美國總統中,對於環境、氣候變遷問題最積極,這是非常罕見的。不管大家喜歡川普還是喜歡拜登,有一個對於環境氣候如此的重視總統,是環保專家所樂見的。

在台灣總覺得我們歷任的總統,不管藍的綠的對氣候變遷的問題總是不夠關注。在氣候問題愈發嚴重的今天,整個國家的競爭力、經濟的發展等都不能不把環境問題的損失、風險計算在內。

美國民主黨一向非常關注氣候議題,過去也曾提出綠色新政,而此次拜登的當選也是民主黨落實計劃的契機,由美國這樣的大國來領導全世界面對氣候變遷,這是世人所樂見的,特別是拜登在勝選演說時表示,要推動的兩兆美元的綠色新政,究竟會做到什麼程度?先請汪中和教授分析。

拜登綠色氣候計畫

汪中和:沒錯,拜登在融合所有民主黨候選人的政見後,提出了綠色氣候計劃,就像主持人所說的,從來沒有一位美國總統,像他一樣這麼積極的關注氣候變遷對國家未來的發展,所以拜登的確是站在一個歷史的高位。

另外,也是局勢使然,因為他的對手川普是反氣候變遷的一位總統,而且還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這件事情對於全世界對抗氣候變遷的努力,是很大的挫折,年11月4日美國已經正式退出,所幸這次的總統大選由拜登勝選,他也已經承諾要重回巴黎氣候協定,對全球來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兩兆美元大幅投資

對美國來說也藉由這次的總統大選扭轉過去四年來,在氣候變遷等議題上的落後,也開始為國家未來綠色投資有了一個比較好的擘劃。在拜登的綠色計畫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乾淨的能源,再來他也宣布美國要在2050年的時候達到碳中和,這是很大的承諾。

剛有提到拜登提出要花兩兆美元發展綠色的經濟,包括低碳、經濟循環的措施,他還要提高所有城市建設的能源效率,減低碳排放,甚至也擴及交通、農業生產、水資源等方面,全都照顧到了。所以我覺得拜登這次的勝選,對於美國及全世界在環境保育、氣候變遷上面來說,是打了一回合小小的勝仗,當然還是需要落實。

問:美國應該是全球數一數二的碳排大國,製造非常多的汙染,如果他不節能減碳的話,其實大家所做都是白費,是這樣嗎?

排碳大國的歷史責任

汪中和:以年度的碳排來看,美國是位居第二,第一名是中國,中國現在排放量是最大的,但是若從工業革命開始算起,累計到現在的排放總量來說,美國的確是最多的,所以他應負起的歷史責任也是最大,他的工業、國家發展對於全世界所造成的影響,那是無可匹敵的。

所以如果沒有美國的參與,不管是推動綠色經濟、節能減碳、巴黎氣候協定等環境議題大概都做不成。

問:剛剛提到拜登決定推動兩兆美元的綠色計畫,由此可見要成為一個節能減碳、環保的國家,是非常花錢的。對於一些比較窮的國家來講,他不是不想而是沒錢做不到。

或者說,在投資綠色計畫的初期是無利可圖的,當然未來節能減碳會是全球的經濟新趨勢,但是初期就是不斷砸錢,有一段很長的陣痛期,而且國家要狠下心訂定減碳期程,不是草率的決定,也可能引發工商業的反彈。

投資綠能的陣痛期

汪中和:沒錯,我們稱現在為新一期的工業革命,以綠色的能源替代化石能源,
以低碳的方式來發展經濟,當然在前期肯定要先打好基礎,所以得花錢,但等到陣痛期過去,一定會是值得的。就像重感冒一定要吃猛藥,讓身體先好回來,然後你才可以繼續發展。如果不吃藥把身體的病根治,再下去身體就是垮掉,也是沒有未來。

問:謝謝汪老師說的這麼清楚,讓我們知道節能減碳的重要性,以及可能付出的代價。也請教一下賈博士,您對拜登的綠色計畫有什麼看法?

賈新興:要實施這個計畫肯定要下非常大的決心。舉例來講,我們平常的生活長期養成一種固定的生活模式,但是這樣的生活模式其實已經造成身體出狀況,比如說三高問題,所以醫生診斷,若不解決的話,就會導致後續的併發症。

氣候變遷也是類似的狀況,只是現在的病人是我們所居住的地球。所以對美國來講,兩個政黨對於氣候變遷的態度及政策不同,但是也很高興看到美國終於願意負起碳排大國的歷史責任。

各國減碳遠遠不夠

其實從溫室氣體減排的角度上面來看,巴黎的會議開始到現在,全世界各國都陸續在推出所謂減排的機制,但我們也發現這些是遠遠不夠的,就算美國這樣的碳排大國現在極力去推動綠色新政,還是很難減緩氣候的衝擊,所以其實面對氣候變遷,希望有更多的國家能夠一起參與。

目前所制定的減碳目標,其實離讓地球升溫不要高於攝氏1.5度,還是差的有點遠,但是現在不開始做,以後一定會更嚴重。

問:我們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從剛剛所提到拜登的綠色能源政策中,有哪一些是我們台灣可以效法學習的?請教汪教授。

如何做能源改革?

汪中和:我覺得,台灣最重要的是能源,能源是我們國家發展的命脈,偏偏我們有90%的能源是靠化石能源,而且是靠進口,這是非常脆弱、危險的一步。所以台灣應該要大力發展再生能源,像是地熱、海洋潮汐發電,其實都要多元去推動,
政府現在極力推動太陽光電、風力發電當,立意很好但是遠遠不夠。

更重要的是,除了要有乾淨的能源、好的土地規劃、低碳的城市,我們還需要糧食跟水,對於農業的生產,水資源的保存,都要做到最大程度的管理及運用,這是台灣未來一定要去面對的,所以我覺得台灣現在最重要的國安問題,其實不是買武器,而是如何在氣候暖化的衝擊之下,好好的活下去,而且活的健康。

問:是不是把買武器的錢的十分之一,投資到環境的議題上,是不是就會有更顯著的提升?

別買武器轉投綠能

汪中和:沒錯,畢竟國家的資源有限,要把最有限的資源投資在最重要的地方,所以我覺得台灣最重要的就是能源、都市建設,水資源、農業,以及生態環境保育。買武器其實不是現在的首要任務,因為花了很多錢買的武器,到頭來可能也用不到。

問:請教賈博士,您覺得台灣應該在哪一方面效法拜登民主黨的綠色新政?

賈新興:我的看法跟汪老師類似,溫室氣體排放最多的來源,就是從能源產業,像過去的火力發電等所造成的碳排放量非常大,所謂擒賊先擒王第一個當然是能源產業。近期台灣的能源政策有慢慢走向偏綠能方向,但起步的時間點比較晚,所以就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追的上。

電車發展勢在必行

除了綠能的發展以外,其實提高能源效率也是非常重要的,好不容易生產了乾淨的能源,卻在傳輸的過程當中消耗掉一些,如何在使用、傳送端的把能源效率發揮到最高,非常重要。再來大家都知道溫室氣體排放,跟交通運輸業也有很大的關聯,所以如何去提升電動車的開發與使用跟獎勵,需要考驗政府的智慧。

在拜登的綠色計畫裡面,他鼓勵人們改開電動車以及大眾運輸,台灣目前也有在發展無人駕駛,但是我認為台灣的先天環境要無人駕駛的難度很高,倒不如把重點擺在電動車的發展上面,或許會更加有效。

問:講到電動車很多人就覺得是個迷思,因為電動車也要充電,那台灣現在的電也不是所謂的乾淨的綠能,核電我們又不要,那發展電動車的話,我們有沒有電的問題?

確立目標長期規劃

汪中和:這是台灣先天上的罩門,但也是必須要面對的。以美國來說,拜登他表示,未來的目標就是讓美國的電力百分之百來自於再生能源、零排放的能源,絕對不用化石能源,這是我們每一個國家都應該去努力的目標,那台灣應該去找出自己適合的方向,不要做太多太好高騖遠的選擇。

賈新興:從整個減緩溫室氣體排放的大方向,台灣應該要積極確立目標出來,才會有短期、中期、長期的規劃。過去在論壇中也談過很多,在面對氣候變遷的議題時,台灣政府到底重不重視?是把它放在什麼樣的層級討論?我想這些都應該明確的說明,也希望未來能愈來愈好。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