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b%a3%e5%af%9f%e9%99%a29%e6%97%a5%e5%85%ac%e5%b8%83%e8%aa%bf%e6%9f%a5%e5%a0%b1%e5%91%8a%e6%8c%87%e5%87%ba%ef%bc%8c%e7%b4%85%e7%81%ab%e8%9f%bb%e7%9a%84%e7%96%ab%e6%83%85%e7%84%a1%e6%b3%95%e6%9c%89%e6%95%88%e6%b8%9b%e5%b0%91%ef%bc%8c%e5%8e%9f%e5%9b%a0%e5%9c%a8%e6%96%bc%e4%b8%ad%e5%a4%ae%e5%92%8c%e5%9c%b0%e6%96%b9%e6%94%bf%e5%ba%9c%e7%9a%84%e4%ba%8b%e6%ac%8a%e5%88%86%e6%95%a3%e3%80%82

紅火蟻疫情難減 監院報告:政府不統合

林祐任 2020/01/09 20:34 點閱 4951 次
監察院9日公布調查報告指出,紅火蟻的疫情無法有效減少,原因在於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事權分散。(Photo by Pixabay)
監察院9日公布調查報告指出,紅火蟻的疫情無法有效減少,原因在於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事權分散。(Photo by Pixabay)

【台灣醒報記者林祐任台北報導】紅火蟻入侵台灣已超過16年!監察院9日公布調查報告指出,紅火蟻的疫情一直無法有效減少,原因在於中央農委會和地方政府的事權分散、缺乏專責人力與整合不易。對此,監委認為,政府應增列經費和人力,並落實標準作業程序執行,未來才有機會將紅火蟻根除。

僅控制北部地區

監察委員包宗和、李月德指出,紅火蟻的防治工作是由農委會統籌推動,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提供技術協助,各縣市政府負責實際執行工作。然而多年下來,受害區域面積一直無法有效減少,僅能勉強控制紅火蟻入侵區域於北部地區。

「關鍵在於中央與各縣市政府各行其是、缺乏專責人力與整合不易。」包宗和和李月德調查發現,農委會雖訂有「紅火蟻標準作業程序」,但執行上問題重重,包含防治藥劑效能不足、土方及苗圃植栽移動管制不易、需防治面積圖資老舊及施藥廠商防治量能不足等缺失,對此應全面檢討。

人力不足施藥不當

兩位監委表示,農委會設立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更出現專責人力不足的情況,卻必須負責全國紅火蟻防治工作技術研發、圖資供應及施藥面積、覆蓋率檢核等工作,對此,農委會應增列經費和人力,以使國內紅火蟻防治工作有效推動。

桃園市作為國內首遭紅火蟻入侵而且受災面積最大之行政區,至今需防治面積高達4萬9,000餘公頃。包宗和和李月德也指出諸多問題,例如預算編列分配欠妥、人力不足、施藥抽查不實等缺失,而且對於營建所用的土石方缺乏主動監督機制,使其成為紅火蟻防治的漏洞,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