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接連發生 人類勿與森林爭地(20191126環境論壇-汪中和、賈新興)

醒報編輯部 2019/12/07 21:12 點閱 34470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汪中和(中研院地球科學所兼任研究員)
賈新興(天氣風險公司總監)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要討論的是最近接連發生的森林大火,包括美國的加州、南美的巴西以及澳洲,引發全球關注。這些大火一發不可收拾,一燒就是好幾天,而這樣接連性的在不同地區發生森林大火,它們彼此間有連帶的關係嗎?抑或是跟全球氣候變遷有關?是個案還是通案?先請汪老師分析。

全球暖化造成大火

汪中和:今年在北半球、南半球的森林大火,都是新聞報導的熱點。而這些森林大火的發生其實有共同的原因,也有地區域性、局部的原因。共同的原因就是跟氣候暖化密切相關,氣候暖化在2015年以後,相比工業革命前的溫度,地球表面平均溫度已經上升攝氏1度,這也是有記錄以來地表平均溫度首次升高超過攝氏1度。

所以,暖化所帶來的影響非常的明顯,特別是在乾旱方面,我們從全球乾旱的指標可以看得出來,地球表層土壤的濕潤度,長期受到乾旱的影響而嚴重的不足,這種情況將隨著溫度的升高會越來越嚴重。

當土壤的濕潤度長期不足時,就會讓森林的土壤和植物形成森林野火的基本燃料,再加上暖化使得夏天的溫度越來越熱,高溫熱浪更頻繁,所以森林大火發生的機率也就不斷的提高,這是屬於整個地球大環境所造成的原因。

區域性的因素

另外,每個地區都有局部地區性的原因,像是巴西這次的亞馬遜森林大火,有部分原因來自於人為的縱火,還有開墾農業的焚燒,再來就是巴西國內對於環境保育的政策開始鬆綁,也間接成為觸發因素。

再以加州來說,最近幾年長年乾旱,然後加州在秋、冬時,當地風很大,如果有一點星星之火,就很容易造成難以控制的森林火災。而澳洲的災情更是慘重,尤其是東邊、東南邊這兩個省,一個昆士蘭省,一個是新南威爾斯省,長期的乾旱,再加上這段時間高溫造成的影響,也讓澳洲森林野火一發不可收拾,演變成全國性的危機。

所以,由此可以知道關於森林野火,有長期的背景,也有短期、區域性的因素。

問:歸納剛剛汪老師所講,在大環境暖化高溫的背景下,再加上區域性的因素,乾旱、風大,通常這樣子的森林大火,即使消防隊來了也無能為力,只能幫忙降溫,讓它慢慢的燒完。請賈博士分析。

人跟森林爭地

賈新興:剛剛汪老師特別提到,造成森林大火的氣象的因素就是長時間的高溫跟乾旱,當然造成這個長時間的高溫乾旱不是單一事件,其實是跟全球暖化有關係,因為從很多的氣候變遷的研究,確實就是高溫、熱浪、乾旱,基本上都是氣候變遷、全球暖化所帶來嚴重的衝擊跟影響。

現在有人也在討論關於加州的森林大火肆虐,不只是氣候因素,還有一些是屬於人為的原因。加州有很多居住區,大概有1/3的房屋都蓋在比較郊區的地方,但那些區域是屬於森林大火發生的高風險地帶,等於人跟森林在爭地,再加上氣候變遷全球暖化,長時間的高溫、不下雨,就可能造成森林野火不可收拾的局面。

大火影響保費

從一些分析報告發現,隨著全球暖化的氣候變遷,也會讓樹木產生病蟲害發生的頻率增加,再加上高溫熱浪、星星之火一點燃,這些不健康、乾枯的樹木,自然也變成一個很好的燃料,助長整個火勢,這個其實也都跟氣候變遷、全球暖化有關。

現在美國的保險公司也在評估,為了因應森林大火所造成的意外理賠,如果是居住在森林大火好發的高危險區,所要繳交的保費也會調漲,因為美國去年極端天氣事件造成的經濟損失,加州的森林大火排名第一,所以未來全球暖化之下造成的高溫熱浪森林野火,它不僅影響整個環境生態,也影響到人類的經濟行為。

另外,森林大火燃燒所造成空氣的汙染,排放出黑炭,對空氣的品質也會造成非常嚴重的衝擊跟影響。

問:請教汪老師,剛剛提到像這樣子大規模的森林火災,就算消防隊到了現場,要搶救或撲滅火勢都非常困難,森林火災似乎讓各國政府都有點束手無策,該如何是好?

人為介入成反效果

汪中和:本來森林野火就是大自然每年都會發生的現像,也是森林自己的循環系統,一種再生和重新開始的狀況。但是現在人類居住的環境,侵入到它原本繁殖的地方,所以導致森林火災對於人類的影響變得比較嚴重。過去也有森林火災,但是那時人類並沒有如此過度開發森林,它會自然發生,更新重生、自然的新陳代謝,但現在失靈了。

但現在,人類需要更多的生存空間,所以運用人類的制度以及邏輯強行去管理整片森林,反而會讓這個森林火災發生,帶來負面的效果,本來森林的循環系統可以自然的去清除一塊地方,然後再自然的更新代謝。

蓄能一次性釋放

人類為了要防止森林火災,人為介入本來可以發生的卻不讓它的發生,應該要發生的,我們阻止它發生,這樣反而造成更不好的結果。森林會一直累積能量,和埋藏的炸彈一樣,等到哪天積累到不行時一次燒起來,就像是地震一樣,一次性釋放所有能量,所以不良的人為介入,會讓森林火災更難以收拾。

可怕的是像巴西的熱帶雨林,它涵蓋的範圍非常廣,發生大火的影響也更大,加上交通不方便,所以森林野火一旦發生,人為很難去撲滅,我們只能夠靠著天氣、靠著降雨慢慢冷卻,讓它這個熄滅。而它帶來的負面效果是長久的,包括剛提到的空氣汙染,還有土壤劣化,更可怕的是,影響我們整個生態、生物多樣性。

問:就剛剛汪老師所講,森林火災是一種自然現象,不必太過於恐慌,但是當人類不斷開發、甚至居住的地方越來越接近森林,就會對人類造成威脅。而在森林火災過程中,過多的人為介入反而是違反自然的生態。

森林火災所產生的長久影響,空氣汙染的問題或是土壤劣化的問題,或是包括生物多樣性的影響,但是以前我們在農耕的時候也會把田裡的稻草燒一燒,成為下次耕種的肥料,是不是也會產生這些影響?

好壞與尺度有關

汪中和:一個行為模式的好壞,通常跟尺度有關係,以前的農村燒田影響的範圍比較小,所產生的廢氣量比較低,所以我們用那個自然燃燒的方式,去處理我們的農田廢棄物,也提供農田的另外一個肥料來源。

可是如今居住的環境跟過去不同了,現在高速公路經過很多的農業區,如果現在農業區還用以前的方式大量燃燒的話,可能就會帶來行車的危險、和空氣的汙染帶來區域性的損害,所以需要管制。

問:汪老師提到,我們要滅火但小心不要介入,這要如何拿捏其中的分寸?

預留安全帶也沒用

汪中和:美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美國為了要防止森林野火,怕野火會影響到居住的社區,所以他會採取預防的行動,會事先去清理一塊所謂的安全帶。但是在清理安全帶的時候,其實它就已經介入了森林原來的生態平衡系統,所以就導致森林野火原先應該發生的地方,沒有辦法發生,不該發生的地方轉而變得非常嚴重,延燒的地點會變的更加難以預測。

去年加州的天堂鎮整個地區就在一週的時間內,因為森林大火,全部被燒毀,這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第一、這個鎮不應該蓋在一個森林大火好發地區。第二、當大火發生的時候,人為的介入會讓情況更失控。

問:請教賈博士,您怎麼樣來看待這樣的森林野火?如何去撲滅?

消防隊也愛莫能助

賈新興:在這次加州發生的森林大火,如果說單靠消防員大概也是沒有辦法撲滅,所以現在會利用無人機的方式去森林噴灑滅火,但是如果說延燒的範圍跟面積太大,大概也只能就眼睜睜看著它燒完。像美國加州,這次發生的最嚴重的森林大火。官方也說,需要兩個禮拜才能徹底不再延燒。

當火燒的範圍面積太大,就算我們用直升機、用無人機去處理,幫助大概都不大。最後在面對森林大火的時候,可能就真的是靜靜的等材料都燒完。其實森林大火就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就像我們分享過颱風地震、土石流,它是一個天然的災害。

面對暖化人應三思

可是當人類仍選擇往那個地方靠近、往那個地方居住、往那個地方種植、耕種的時候,這些自然的災害就會演變成對人的生命、財產造成衝擊跟影響。我想森林大火到某種程度來講也是這樣。

人類在都市住久了,嚮往森林的環境優美,有新鮮的空氣,有清脆的鳥鳴聲,但同時也把自己放在一個高風險的地區,特別是在氣候變遷、全球暖化的趨勢之下,我們是需要去停止,並且搬離那些高風險區域。

問:請教汪老師,關於澳洲的大火,跟降雨有很大的關係,而被森林大火過後的植被,若要再次重生及修復,是不是要花更多的時間?

森林覆蓋率下降

汪中和:所有發生森林野火的區域,它的森林的覆蓋率馬上就降低,也會失去調節氣候的功能,讓氣候極端性更加惡化。而土壤因為沒有植物的覆蓋,導致侵蝕會加深,只要一場暴雨,整個森林受到傷害是沒有辦法回復到原來茂密樣子,且重生所需要的時間會更長,成為一個惡性的循環。

澳洲最近的十年來的表現,包括極端氣候、森林大火,然後土地劣化都非常的明顯,是一個典型的案例。氣候暖化加上這個森林大火,讓澳洲遭受到這麼大的一個衝擊,甚至必須得發佈緊急狀態,算是一個很不幸的一個事件。

問:歸納兩位今天所講,會讓我們非常的警惕,就是自然資源是非昂貴的,人類覺得蓋個房子很昂貴,但事實上這塊土地上的植物,才是最珍貴的資源。但是人類的慾念忽略了它。最後請兩位分別下一個結論。先請賈博士。

賈新興:面對氣候變遷,未來這些天然災害發生的頻率跟強度可能會越來越多,所以我們在這些事件當中,可以看到人類要選擇趨吉避凶。

汪中和:自然災害發生的越來越頻繁,造成的傷害越來越大,我覺得有三個重要的課題,第一、政府要強力介入做好管理,第二、所有這些不管是空氣、海洋還是森林,大家都需要好好去保護;第三、我覺得氣候暖化是人類所造成的,現在所帶來的傷害、造成的危機,都是過去所想像不到的,要靠人類自已的覺醒和改變去補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