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核武難題 美對伊朗、北韓不同調(20190703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7/09 09:21 點閱 180652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吳婉瑜、廖亭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跟伊朗可說是長期的「愛恨情仇」,尤其近期關係的緊張度是越來越高,各界都很擔心美國跟伊朗會打上一仗。其中,伊朗的姿態又是非常強硬,與美國之間不斷產生零星的衝突,國際間也都屏息以待。

請問嚴老師是如何看待伊朗與美國之間的情勢?前一陣子川普還臨時取消空襲伊朗,但空襲威脅應該還是如影隨形吧?

北韓、伊朗情勢不同

嚴震生: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因G20變得更為巧妙。在G20結束後,川普意外出訪北韓,可以想一想,明明北韓跟伊朗都是美國的「宿敵」,兩者對美國的威脅及潛在危機都是非常類似的,可是對川普來說,處理伊朗跟北韓的態度似乎不太一樣。

在歐巴馬政府執政期時,美國、四個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及德國(P5+1),六國與伊朗共同達成核武協議,讓伊朗暫時停止發展核武,並解除對伊朗部分的制裁,特別是在石油方面。

這是歐巴馬在2015年達成的協議,但在協議中,並沒有特別提到伊朗的飛彈、恐怖組織問題,於是川普上任後認為歐巴馬簽訂協議偏向「喪權辱國」,沒有針對伊朗的其他威脅進行協調。

伊朗之所以能與北韓一起被討論的原因,就是當伊朗願意不再發展核武的時候,卻發現美國總統的要求又更進一步,連伊朗發射飛彈都被干涉;而美國與北韓談去核化,會不會當北韓真正契合美國的要求,做到完全、不可逆轉且能證實的去核化後,美國會如同對待伊朗般,開始干涉北韓發射飛彈?

成為競選連任阻礙?

北韓與伊朗都能互相作為自己與美交涉的參考。如果今天北韓願意完全去核化,是否會如同伊朗一樣被干涉的更多?金正恩現在仍不肯完全放棄核武,卻能讓美國與他繼續有商談的空間,伊朗是否能參考北韓的做法?當兩國形成對比,伊朗大概就會選擇採取比較強硬的措施。

而這些都是川普目前要解決的問題,因為這將會造成他在國內競選連任的阻礙,特別是川普目前的民調,已經落後民主黨好幾位候選人,倘若今天他在外交上沒有一個突破的話,那有可能大大影響他的選情。

從伊朗的角度來看,如果今天川普對他造成威脅,伊朗也是有一些手段能夠使用,並不是指他會對美國發動攻擊,而是藉由長期支持伊朗的盟友,如黎巴嫩的真主黨、敘利亞、伊拉克甚至是葉門與阿富汗,來對美國的目標,抑或是美國盟友的目標,譬如說沙烏地阿拉伯等進行攻擊,製造混亂。

伊朗被迫反擊

至於美國到底要不要回應?畢竟川普在競選總統時,曾表示他要結束美國在海外的戰爭,並譴責歐巴馬沒有能力結束在阿富汗、伊拉克的戰爭,結果從他上台至今,也沒有真正平息海外戰爭,在伊拉克仍舊有幾千名的美軍。

川普今天與伊朗打起來,等同是沒有兌現他競選時的承諾「不讓美國在海外用兵」,甚至比起過去美國跟敘利亞、伊拉克甚至於阿富汗的情況都還糟。

畢竟伊朗屬於「大國」,有能力長期抗戰,再加上它已經被西方社會制裁很久,經濟的確有受到衝擊,可是只要國家偏向威權,就能藉由發動民族主義來對抗這樣的衝擊或制裁,好比中國一般。

但剛才提到的歐洲國家:英、法、德等,是不願意跟伊朗打破協議的,他們認為現在只有川普想單方面廢掉協議,所以還未完全採取立場,只是希望伊朗不要輕舉妄動。倘若伊朗進行反擊,我想川普是非常樂見歐洲國家開始偏向美國一方,只是目前情勢還沒顯示類似跡象。

失焦的G20

川普正陷入一個兩難狀況,第一、他不能強硬出兵,否則違反他的競選承諾;又不能示弱,不然會被質疑對他國都展現強硬態度、什麼都要爭美國第一,碰到伊朗卻不動武?但要是真動武,北韓未來也會不放心美國,擔心簽訂協議後美國也會出爾反爾。

不過川普在G20後的行為讓G20整個失焦,因為他不僅跑去韓國跟金正恩會面,更跨過板門店停戰區,正式進入北韓,這20步的距離,我猜川普認為能對他2020年的連任競選有所幫助。

無論如何,對部分的人來說,美國仍與北韓保持在戰爭的情況下,並不是完全停火而已,也沒有簽署和平協議,川普整個行為等同於在支持一個威權體制,甚至金正恩還在持續發射飛彈的情況下,川普的行為有點像是在喪權辱國。對此,外界有各種解讀,但我相信川普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競選連任成功。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美國跟伊朗現在像在各說各話,雖然有很多國家希望能當調人,但在這兩強之間卻沒有什麼人有足夠的分量能進行協調?

調人是無解議題

嚴震生:美國當然不會相信中國或俄羅斯的調解,除非今天德國與法國願意出來當調人,但德國總理梅克爾也不是美國所信任的對象,近期馬克宏在G20的氣候變遷議題上,也與川普有了矛盾。

英國出面做調解還有可能。不過梅伊雖參加了G20,但她馬上就要下台,什麼時候會換新首相也不確定,整體就是個無解的議題。我認為,川普必須讓國際社會看到,如果今天他要片面廢掉一個協議,那應該要有備案,而不是一意孤行的廢掉協議。

目前川普正以霸凌的方式在處理事情,想讓對方遲早讓步,以對方的回應再進行回應,這不是一個從事外交的人該做的事,外交的佈局應該要是非常緊密的,有各種計畫及備胎計畫。

問:川普面臨最大的考驗,就是在國內,因為他要挑戰連任。如果川普在外交上無法有所突破的話,恐怕也會影響他的選情。

毫無收穫的友好關係

嚴震生:這也是奇怪的地方,川普所謂的突破是與金正恩會面,但會談中川普卻一次也沒有提到「去核」,那會面的目的是什麼?展現自己與專制國家的友好關係?意義何在?

在G20我們能看見,川普與普丁就像是在相見歡、跟習近平也不錯、土耳其的艾爾段也很好,剛好都是專制國家的人關係友好,反倒與馬克宏、杜魯道、梅克爾等人無對盤。

主持人:結論是,即便川普與專制國家關係好轉,卻也沒有從中獲得任何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