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b0%91%e9%80%b2%e9%bb%a8%e7%b8%bd%e7%b5%b1%e5%88%9d%e9%81%b8%e6%b0%91%e8%aa%bf%e8%be%a6%e6%b3%95%e7%a2%ba%e5%ae%9a(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社論)顛簸的綠營初選 蒙塵的台灣民主 (彭蕙仙)

彭蕙仙 2019/05/30 18:20 點閱 4980 次

拖延已久的民進黨2020總統大選黨內初選辦法,終於在29日定案,總統蔡英文可謂大獲全勝,因為民進黨中執會通過的初選辦法,基本上可說是照著蔡英文代表的提案內容,包括手機民調與市話民調各佔50%,對比名單放入尚未表態是否要投入大選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等。

初選辦法塵埃落定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對此表達強烈的不滿,但形勢比人強,他也只能無奈的接受。賴清德在中執會中僅有的代表、立法委員林俊憲,當場並未接受上述提案辦法,但不敵英派中執委人數,無法堅持,最終只要求要把反對的意見列入會議記錄中,頗有留給歷史公斷的意味。

在目前手機普遍的情況下,納入民調應該也可算是合理的做法,不過,從選舉的公平性來看,既然黨內初選辦法已經定案,要改變調查對象、把手機納入,合理合法的做法應該是從下次開始;再說,手機與市話各佔一半,比例恐怕也有待商榷,畢竟只有手機而沒有市話的家戶,比例應該沒有高達一半吧!

不過,英派很聰明,他們一開始提出的辦法是手機佔100%,也就是民調全部以手機用戶為對象,後來又提出降為80%,最後通過的是50%,給外界一種「我們已經妥協再妥協囉!」企圖轉移從一開始不斷要求更改初選辦法的,其實就是蔡陣營的印象。 

以團結之名行打壓之實

事實上,在蔡賴初選之爭的過程中,挺英的民進黨人除了一再以「團結」要求賴清德就範之外,還有一種指責的說法是,這也不要、那也不要,賴清德這個人怎麼這麼難搞?當手機民調浮出檯面時,綠營更有人說,賴清德那麼強,就算加入手機,他的民調還是高出蔡英文,他是在怕什麼、是在反對什麼?

2個多月來,類似上述種種似是而非的論調,持續圍繞在賴清德四周,有某種強大的勢力要把他塑造成跟著敵對政黨唱衰民進黨、破壞黨內團結的人。賴清德可謂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過往各政黨內的主流與非主流之爭,非主流幾乎最終都只能黯然失勢、落荒而逃,但賴清德經歷了媒體跟拍爆料、綠媒口誅筆伐、中執會全部是挺英人馬…在民進黨權力核心與挺英媒體的圍剿下,能夠奮戰至今,真是非常不容易。

同站初選起跑線

儘管最後初選辦法終究是從了英派的提案,但是賴清德畢竟是爭取到了「初選」,別忘了,在賴清德登記參選之初,其實不少人出來放話,說應該是「現任優先」,甚至要求全代會採取所謂的「霸王條款」、直接徵召蔡英文。換言之,初選被沒收的可能性始終存在;最終賴清德還是能夠爭取到初選,他的堅持不能說沒有成果。當然這個成果實在有點苦澀,因為初選辦法已經面目全非了。

其實賴清德與支持者所要求的,不過是按既定的遊戲規則進行初選,這是民主的ABC,但卻不可得。不論最終蔡英文能否順利取得2020的代表權,歷史一定會記她一筆,因為這番作為已讓民進黨蒙羞、讓台灣的民主蒙塵。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