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b%a5%e8%89%b2%e5%88%97%e7%9a%84%e7%8e%8b_%e6%b0%91%e7%b2%b9%e9%a0%98%e8%a2%96%e7%b4%8d%e5%9d%a6%e9%9b%85%e8%83%a1

以色列的王 民粹領袖納坦雅胡(20190331經濟學人)

邱慕天 2019/04/01 09:50 點閱 4289 次

小小的以色列一直引起世人注意,因為它有著偉大的歷史:它是聖經中的聖地、也是科技創新的搖籃;它承載納粹大屠殺的苦痛在它的現代記憶中,自然卻又具備強大的軍事實力;本身具備活潑的民主,但又將國家建立在爭議的巴勒斯坦人土地上。這一切矛盾衝突的縮影,指向了一個人:「以色列的王」便雅憫‧納坦雅胡。

新右翼政治的先驅

被死忠鐵粉稱為「魔術師」、「勝利者」、納坦雅胡可說是當代以色列最有才華的政治家。這不僅是因為他能極為流利地使用英語及希伯來語雙聲道演說,在今日混亂的中東地區屹立不倒,更是因為在當前國際上「民粹、沙文、硬派民族
主義」趨勢形成前,他就已經作為同時體現這些特質的政治圖騰而存在了。

在推行正確國策方面,納坦雅胡確實是一個政治高手。他給政府部門瘦身,從而釋放了經濟的活力,特別是促成了科技新創的蓬勃。在敵人環伺的中東,他外交手段靈活、保守用兵,在維繫國家安全之際,避免了以色列陷入與周邊國家的戰爭泥淖中。

製造對立、恐怖平衡

然而同時,納坦雅胡也有令人擔憂的一面。在推動以巴和平進程方面,他口惠而實不至。在歐美國家與伊朗嘗試破冰之際,他更不斷作梗,大打(伊朗問題)「無解主義」。在他心目中,以色列是一個被群狼環伺的國家,所以衝突只能用「平衡」手段掌控,沒有解決的一天。

《經濟學人》指出,正是透過這一點,他得以在國內族群撕裂。讓猶太人與阿拉伯人撕裂、讓德系猶太人與東方米茲拉希猶太人撕裂、讓世俗猶太人和猶太教徒撕裂、讓歸國僑民與本地人撕裂;更不擇手段把所有的政敵都抹黑為猶太民族公敵,把批評和調查他的媒體及司法都貶為「黑暗勢力」。

納坦雅胡目前正被檢調以「腐敗案」起訴,但他並不想坦然面對官司,反而以此為接下來4月9日的大選的口號,要支持者保他第五度連任,以爭取國會立法保障「總理司法豁免權」。《經濟學人》直指,如此雖可讓納坦雅胡一舉超越「國父」大衛‧本‧古里安,成為當代以色列史上任期最長的總理,卻是對該國民主機制最赤裸的冒瀆。

民主黑夜,或列國的光?

《經濟學人》表示,過去美國兩黨都支持親以色列的政策,但納坦雅胡緊抱川普大腿,催生以色列愈來愈高張的猶太民族主義,對待境內和西岸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猶如「種族隔離」,這會削弱美國國會整體對以色列的支持,對以色列地緣安全製造不利的影響。

《聖經‧以賽亞書》曾預言,雅各的眾支派要復興,以色列要做「列國的光」。很快地,我們將看見證以色列人民如何用他們手上的選票回應這個預言。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19/03/30/binyamin-netanyahu-a-parable-of-modern-populism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