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8%ad%e8%a8%88%e6%80%9d%e8%80%83%e7%9a%84%e6%a0%b8%e5%bf%83%e8%a7%80%e5%bf%b5%e5%9c%8d%e7%b9%9e%e5%9c%a8%e4%bb%a5%e4%ba%ba%e7%82%ba%e6%9c%ac%e7%9a%84%e8%a8%ad%e8%a8%88%e7%90%86%e5%bf%b5%ef%bc%8c%e5%90%8c%e7%90%86%e7%b5%82%e7%ab%af%e4%bd%bf%e7%94%a8%e8%80%85%e7%9a%84%e7%97%9b%e9%bb%9e%e6%88%96%e6%bd%9b%e5%9c%a8%e9%9c%80%e6%b1%82%ef%bc%8c%e4%bb%a5%e7%94%a2%e7%94%9f%e6%9c%89%e6%84%8f%e7%be%a9%e7%9a%84%e5%89%b5%e6%96%b0%e3%80%82(%e9%9f%93%e5%bf%97%e7%bf%94%e6%8f%90%e4%be%9b

(企管短論)設計思考正夯 組織條件要配合(韓志翔)

韓志翔 2019/01/30 17:30 點閱 7328 次

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 近年來正在全球廣受不同的企業、政府、學校、非營利組織等的高度關注。最近台灣部分學校也開始開設相關課程與學院,顧問公司也輔導企業導入設計思考的方法,教育部則補助大專院校,開展設計思考跨領域人才培育苗圃計畫,皆顯示這股管理思潮漸漸在台灣開始擴散,這對台灣要推動產業的創新的人才培育當有促進作用。

「以人為本」出發

設計思考的核心觀念圍繞在以人為本的設計理念(human-centered approach to design),同理終端使用者的痛點或潛在需求,以產生有意義的創新。誠如微軟執行長Satya Nadella所說,「同理心讓公司成為更加的創新者」(Empathy makes you a better innovator)。透過發散與收斂性思考過程,快速原型製作與測試,以達到較佳創新成果。

設計思考的三大要素,包括人的需求性、科技的可行性、與商業的存續性,必須達到平衡的兼顧,才能產生較佳效果。

設計思考的提倡者強調經理人應該像設計師般的思考,用設計師的敏感度與設計方法來觀察人們的需求,並用可行的科技與商業策略,轉化客戶價值為市場價值。實務管理上,設計思考強調創意思考,透過跨領域團隊的合作,採用超脫常規的思考方式(think out of the box),其最終目的在於產出創新的結果,包括新產品,新服務,新商業模式等。

要深入制度

史丹佛大學d.schoo的Bill Burnett教授提到,商管學院及企業界導入設計思考的概念於教育、訓練及實務推動上,過於強調它是尋找創意解決方案的一種工具及流程,而忽略的相關適配條件,以致於失敗的案例時有所聞。這些措施及條件包括支持設計思考的人員管理制度、企業文化、創新管理系統等。

具體而言,企業在導入設計思考與創新的方案時,必須同時考慮能促進設計思考與創新的人員管理制度與實務、分享式企業文化,跨領域團隊合作,以及知識管理系統。

需要多方配合

這些制度的建立、文化的形成、以及管理過程均需要一個有利於設計思考觀念與方法,並落實在企業內日常管理與工作流程的領導風格才能達成。蘋果公司在賈伯斯1997年回任後,重用設計團隊落實其破壞式創新的實例,就是最佳案例之一。

對台灣目前有志於推動創新的企業而言,導入設計思考觀念與方法只是剛開始而已,要落地生根成為組織的例規(routines),更需要其他條件的配合(如人才文化領導等),才能達到效果。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