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xr-yellow-red

收入不比我高的朋友竟嫌i6窮酸…(邱慕天)

邱慕天 2019/01/30 09:28 點閱 8151 次

日前,一位年輕友人在臉書自爆,手上的iPhone 6二手舊機,加上現有的$599的4G吃到飽太過窮酸,使用上已造成「精神痛苦」,決定以月租 $999可4G吃到飽、附贈市話的兩年租約方案,用1萬5價格升級了新的iPhone XR來開心犒賞自己,「相當於未來兩年每個月支出1700元在手機上」,被淘汰的舊機將送給街友做公益。

友人生活簡約,也還在出社會起步階段,絕非散財逐奢之輩;巧合的是,她淘汰的正是我升級享用未久的通訊配置:iPhone 6s+ 係我在去年中以$9000買下的二手空機,4G方案則是去年雙11的$399特促時才簽下,兩項升級都讓我猶如海闊天空,好不自在!然而同一款手機竟是「我的歡樂、別人的痛苦」?

「一款手機兩樣情」其實是一則現代寓言,內含三項啟示:一、沒對比,沒傷害。二、「智能手機稅」已是現代生活的隱形成本。三、通訊花費作為一種社交自我加值。

舊機汰換必要

朋友解釋,會覺得iPhone6舊到必須汰換,是「因為家人從媽媽到姊姊都換了xr,我這iPhone6是姊姊換手機留下來的二手機」。這讓我意識到自己居然當了20年「通訊賤民」。

過去因襲家人淘汰的二手安卓機,從不覺「OS不卡頓」、「APP不閃退」、「屏幕不會任性碎裂」、「不以電池膨脹爆裂威脅主人」的使用體驗,原來真的存在於一平台之隔的舊機選項中:iPhone 6s+。一起生活的家人三人都是同時升級同款手機,我對它滿意無比。

偏偏這只是「沒對比、沒傷害」。iPhone 6s+唯一讓我想汰換的一次,是在兩週前拿友人iPhone 8+ 幫忙拍照的瞬間,盯上 i8 那雙鏡頭、那螢幕畫質、那低光源下依然濃郁的色彩...。原來並非我比友人更清心寡欲;只不過是上帝「不叫我遇見XR的試探、救我脫離機皇的兇惡」罷了。

68

圖說:人比人羨煞人,屏幕觀景窗下 iPhone 8 明艷的畫質,盯上10秒就讓人有換機衝動。(photo by dxomark.com)

現代人的隱形稅項

然而,同一時間,智慧型手機的「試探」也隨著應用的普及化,日漸形成一套現代人生活的「隱形稅項」、一道淘汰文盲者的「基礎生活門檻」。

注意到一位甫從派駐美國華府調回北京的媒體朋友正在臉書寫到,搬回北京的第一天就是「先跑手機營業廳,恢復手機號,然後才能再綁定好支付寶、微信支付、網路銀行。…因為接著妳才能再用這些支付系統綁定各種北京生活要用的app:滴滴打車、餓了嗎、淘寶、天貓...。」

「再接著你能順利下載一系列在北京生活跟其他世界完全不一樣的搜尋引擎、社交、地圖、翻牆、點評軟體....。」她表示,「這只是在2019年北京具備基本生活能力的第一步。」在尾牙晚會上,獎品用手機抽、紅包用手機發;路邊攤給掃碼不收現金,半夜拿著紙鈔要搭地鐵連機器都不吃…。

平台更成熟穩定

不少科技媒體報導指出,智慧型手機的銷售在2018年首次出現下滑警訊;蘋果用戶的平均換機週期從三年前的24個月,延長到33個月。對此,《經濟學人》日前報導預言,已順利普及到全球50億人的智慧型手機象徵平台的成熟穩定,未來新推出的資訊服務,也會更加專注在移動通訊平台上。

在台灣,移動支付(fin-tech)熱鬧起跑,先行者搶紅包、後行者被趕鴨。訂餐、叫車、地圖、天災預警要靠它,中央和市政政令更多倚靠社交媒體和網紅合作散佈,也開始無情地排擠「通訊難民」和「通訊文盲」(mobile illiterate)。如今智慧手機的通訊支出,如同每個科技公民的納稅義務;學習得心應手地使用,則是隱形的國民自主義務教育。

通訊:必要社交開支

「通訊」還是社交的一環。友人表示,升級資費和購買XR,是因為教會牧師建議,可將收入10%分配在包含「通訊費」和「置裝費」等的雜項。

xr

圖說:與該牧師的看法略為不同,我論通訊費,也可以算入交際費。(photo by 友人臉書提供)

這份圖表把「通訊費」放在「彈性運用」的10%;只是我認為,在當前的科技社會形態下,「通訊」和「置裝」都是一種人際社交表達。換句話說:智慧型手機、4G這些「彈性運用」都應當被算作(愈來愈有必要的)社交投資。

在雙11升級4G方案前,我曾碰巧搭上駛往花東的誤點火車。值去年10月底普悠瑪事故餘波,我對台鐵保守行駛引致的些許誤點不以為意,但殊不知接待方提早抵達,過程中屢撥打網路電話確認我行蹤並留言未應,使得到站才連上公用Wifi聯繫的我後來遭私下抱怨「沒禮貌」。

挽回「通訊難民」

這場誤會雖有幸化開,但這也說明行動網路已漸成此世代的「社交標配」。從死黨閨蜜小群組的即時八卦對談、出遊的線上支付拆帳、外地聚會的打卡和碰頭,「通訊費」本身即「社交費」。過去我暗自嘲笑那些「果粉」的愚昧信仰,與PTT的酸民同樂,此刻卻彷彿看見身為多年通訊難民吃下的社交悶虧。

縱然投資社交要不要買到 iPhoneX這樣「機皇」是見仁見智,但至少從「無G」到「4G」,我確實感到出行時世界的海闊天空;從被Wifi信號格數拴住、四處蹭熱點的乞憐狗,搖身一變為坐享行動支付紅利和一秒結帳通關的瀟灑哥。

如今友人表示願將iPhone 6致贈街友,我想也應快要考慮為街友募捐舊機:「舊機救命」。我們或沒能終結無家者的流浪,卻無疑還能幫助許多「通訊難民」的人生。

ui

圖說:將許多已無市值卻還堪用的舊機捐出,或能改變許多通訊難民的生活處境。(photo by wtvy)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