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8b%e5%ae%b6%e5%9c%b0%e7%90%86%e9%9b%9c%e8%aa%8c

聖經尋根記(20181216國家地理雜誌)

邱慕天 2018/12/16 17:40 點閱 8251 次

The Search of Sacred Texts 聖經尋根記

出於對領土轉移、「國寶」外流巴勒斯坦的憂懼,以色列於1993年簽訂《奧斯陸協議》之後,倉促地展開了「卷軸行動」,將有聖經考古價值的沙漠洞穴遺址歸檔。其中編號 #53的洞穴在考古學界漸漸聲名雀起;從新石器時代的箭頭,安納托利亞的黑曜石葉片和青銅烹飪鍋…它已經被挖出過不少東西。現在學者企盼發掘的,是聖經卷軸。

死海古卷的價值

1947年起10年間在10多個昆蘭洞穴被找到的死海古卷,是聖經歷史上最傳奇的大發現。在隱居和保密工作的學者花了數十年的時間來重新組裝和翻譯成千上萬破爛的羊皮紙殘片,直到約2005年才將彙整的成果出版。其中拼出完整的公元前舊約《以賽亞書》,居然與早年教會翻抄的希伯來文士抄本幾乎一字不差地相同。

對那些相信上帝透過先知和使徒在過去時代寫下文字說話的虔信者來說,古代文本是正確信仰的標竿。從巧妙裝飾的中世紀手稿到紙莎草的殘片,對神聖文本的崇敬,是福音派基督徒信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追隨神聖啟示的源頭,如今已成為沙漠洞穴探險、偏遠寺院和中東文物市場最大的經濟驅力。

「與基督一生相關的任何事物的價格都在上升。」耶路撒冷文物賣家向《國家地理雜誌》透露。

文本的學術戰鬥

死海古卷無疑是猶太信仰立國的以色列國寶;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數以千計被放在考古研究室、大學神學院的文獻則隨著離開洞穴乾燥陰涼環境而「每況愈下」。新約手稿研究中心主任、學者丹尼爾‧華勒斯表示,為它們進行數位典藏有如「與時間賽跑」。耶路撒冷道明會的法國聖經考古學院則承認「高達8成有學術價值的新約手稿還未能典藏出版」,而經文鑑別學領域的新進人員「要多缺有多缺」。

與保守福音派的華勒斯相對的,是當前從無神論立場質疑新約可靠度的鑑別學者葉爾曼。他總質疑,新約缺少一世紀手稿和原稿的現況,不足以證明現在的經文就是最早的「原樣」。華勒斯與葉爾曼針對聖經議題辯論過4次,其中包括2012年一次辯論中,華勒斯提出「已掌握來自一世紀的《馬可福音》」來佔葉爾曼上風,事後卻證明所謂的一世紀手稿是空包彈。

《國家地理雜誌》調查,他口中的書卷代號P.Oxy. LXXXIII 5345收藏於牛津大學,2017年出版後標明的年代約是二世紀末、三世紀初,比當初「謠傳」的晚了1百年。儘管仍是現存最早的《馬可福音》證據之一,也位列世界僅有的125卷「前三世紀」新約、收藏價值不斐。但對於那些憑「信心」尋求「理解」的學者而言,「二世紀」依然離神子降臨人間的歷史時刻太遠了。追求耶穌腳印的工作,永遠不會停歇。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2/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