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8b%e9%9a%9b%e9%a0%ad%e6%a2%9d)%e7%b6%93%e6%bf%9f%e5%ad%b8%e4%ba%ba

法國黃背心:菁英式領導的夢魘(20181209 經濟學人)

邱慕天 2018/12/09 14:40 點閱 10427 次

Macron’s Nightmare
法國黃背心:菁英式領導的夢魘

巴黎的街道上到處都是燒毀的汽車和砸爛的商店櫥窗碎玻璃;穿著醒目的黃背心,同一群示威者在郊區高速公路和加油站之間設立路障,只為「打倒馬克宏」。一年前從凱旋門昂揚走到艾麗榭宮的法國閃耀政治明星,此刻顯得黯淡無光,只是個人人喊打的頇顢國家領導人。

被控「資方總統」

自2017年5月當選以來,馬克宏雷厲風行地執行了他承諾的「勞基法鬆綁」,用合縱連橫的方式將頑固保守的工會勢力孤立弱化。他的教育改革,使偏鄉窮區能有小班制教學,給民間放手的調整安排教程,不再是事事依循公立教育政策的鐵板一塊。同時,政府也一改右派薩柯齊和左派歐蘭德執政時期舉債連連,10年來第一次將預算赤字壓在GDP 3%以內。

然而,馬克宏在此過程中似乎忘記了法國總統「既不是上帝也不是帝王,而只是民主中的政治家,需要不斷徵求同意、凝聚共識」;媒體前,馬克宏屢屢被捕捉到他在「教訓人民」。他砍掉歐蘭德時期害得資本家逃跑的「富人稅」、調漲「燃油稅」為綠色國家作準備。兩者本身都是具有前瞻、進步價值的施政;但你如何說服平民你不是在「劫貧濟富」?

《經濟學人》分析,馬克宏以聚焦政治光譜上的「中間/中堅份子」而勝選,但左右兩翼相加的48%民意卻也動輒得咎。如今民調75%支持的「黃背心」示威,無論組織性和訴求都十分「去中心」和分散。這個「討厭馬克宏」的全民最大黨既左且右。他們想要拆政府:馬克宏下台、國會重選,甚至推翻資本主義;遍地開花、沒有核心帶頭。

給總統三建議

在此情況下,《經濟學人》提供3個說不上錦囊妙計的建言給這位法國總統:首先,馬克宏更關鍵的政治支票「年改」還未兌現,人民已快得罪光了,執政者應認明施政的輕重緩急。削除富人稅不是讓「投資利得」免稅而是給「高實薪所得」者減稅,才能留住高階人才。同時,給低薪勞動者發政府的時薪補貼,獎勵勞動,也不等同發救濟金大灑幣。

第二,政績要正面宣傳。馬克宏5日因應暴動民意表示「2019年燃油稅調漲暫不實施」,是無意義的退縮。人們只會更深信政府頇顢,未來更要用強硬的民粹逼迫軟弱的領導人就範。反之,政府有扶植學徒制度,讓失業和打零工的年輕人更容易銜接飯碗。全國失業率已降低0.5%,有好好宣傳嗎?

最後,馬克宏不能再高高在上。要向第五共和以來最有民望的總統席哈克看齊。席哈克鏡頭下時常菸酒不離身,卻有一對閃閃發光的眼睛,總表現得真摯愛民且真實傾聽人民。民主國家要的不是超人菁英領導,而是有血有肉的人性化領導。

https://www.economist.com/node/21754774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