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8b%e9%9a%9b%e9%a0%ad%e6%a2%9d)%e6%99%82%e4%bb%a3%e9%9b%9c%e8%aa%8c

極右派主流化從奧地利開始(20181202時代雜誌)

邱慕天 2018/12/02 18:59 點閱 3173 次

Austria’s Young Chancellor Sebastian Kurz Is Bringing the Far-Right Into the Mainstream
極右派的主流化,從奧地利開始

當奧地利總理塞巴斯蒂安•庫爾茲在他的家鄉維也納登台時,歐洲的恐懼、仇恨和不安顯得微不足道。以31歲之齡成為世界民主國家最年輕的領袖,庫爾茲所代表的變革在他10月就職週年的演說中是清楚的:更壁壘分明的國界、輪廓更明晰的奧地利國族認同。

《時代雜誌》表示,從法國到德國再到義大利至瑞典,全球主義的政治勢力正在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強烈的敵我分化意識下消退。奧地利的庫爾茲雖出身中右派陣營,但他看到這股潮流的勢不可擋,在2017年與民粹份子和極右的自由黨組成奧地利聯合政府,正式成為政治的主流力量。

儘管被封為「阿爾卑斯川普」,但當接受《時代雜誌》訪問時,他極為溫文有禮,不但為「2分鐘的遲到」頻表歉意,還主動為記者擦杯子跟倒水,甚至在訪問結束時,表示願幫攝影師一起扛設備到車上。

這樣一名無架子的政壇菁英,從政之路也一帆風順。8年前當他以24歲之齡當上移民融合部長時,就雷厲風行地阻止政治伊斯蘭主義透過穆斯林移民滲透國家,其中包括當面考核阿訇用德語講經的能力。這樣一種有「先見之名」的政策,使他在德國梅克爾大舉放行百萬中東難民跨越歐盟邊界的2015年中聲名大噪。

2016年庫爾茲以外交部長的身份協調巴爾幹半島封鎖國境,將難民困在希臘的依多梅尼。2017年5月他榮升奧地利傳統大黨人民黨的主席,並在年底國會選戰勝利後成為總理。庫爾茲說,奧地利執政黨之間的持續內鬥正是驅使眾多選民站在極右一方的原因,他選擇忽視新納粹成員的背景並與自由黨組閣的原因是,忽視如此龐大的民意聲量而強行治國是不智的。

自掌權以來,總理給了自由黨足夠的治理空間,內閣10部長之中,包含軍隊、情報和外交使團等在內等6個部長交給自由黨任命。庫爾茲自詡為一道橋樑,讓民族主義狂潮在體制內有個平衡出口。

他說這種方法是以歷史為基礎的:1932年,納粹以37%得票成為德國執政黨,並拱上希特勒。而奧地利一瞬間就導向了法西斯。為什麼?「原因是政壇兩極分化惡劣,左右派之間無止盡的對立,使得民主混沌、人民厭倦沒有對話的對話。」

《時代雜誌》發現,這一年來,庫爾茲民調愈來愈高,而自由黨的支持度反而漸漸被他拉走。其他歐洲自由派領袖別無選擇,只能靜觀庫爾茲是否真能「戰略奏效」。

http://bit.ly/2BEKfIK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