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2015%e5%b9%b4%e5%85%ab%e4%bb%99%e5%a1%b5%e7%88%86%e4%ba%8b%e4%bb%b6%ef%bc%8c%e5%a3%ab%e6%9e%97%e5%9c%b0%e6%aa%a2%e7%bd%b2%e6%9c%89%e6%84%8f%e5%95%9f%e5%8b%95%e3%80%8c%e4%bf%ae%e5%be%a9%e5%bc%8f%e5%8f%b8%e6%b3%95%e3%80%8d%ef%bc%8c%e4%bb%a5%e9%9b%99%e6%96%b9%e5%b0%8d%e8%a9%b1%e3%80%81%e5%92%8c%e8%a7%a3%ef%bc%8c%e5%8c%96%e8%a7%a3%e5%bd%bc%e6%ad%a4%e5%bf%83%e4%b8%ad%e7%9a%84%e6%81%a8%ef%bc%8c%e5%8d%bb%e4%bb%8d%e6%9c%89%e9%81%8e%e5%8d%8a%e5%8f%97%e5%ae%b3%e8%80%85%e4%b8%8d%e9%a0%98%e6%83%85%ef%bc%8c%e6%93%94%e5%bf%83%e8%ae%93%e5%85%ab%e4%bb%99%e6%a5%ad%e8%80%85%e6%9c%89%e6%a9%9f%e6%9c%83%e8%84%ab%e7%bd%aa%e3%80%82%ef%bc%88photo_by_wikimedia%ef%bc%89

八仙案擬採修復司法 律師:處理情感問題

楊蕓 2018/01/14 18:06 點閱 7880 次
2015年八仙塵爆事件,士林地檢署有意啟動「修復式司法」,以雙方對話、和解,化解彼此心中的恨,卻仍有過半受害者不領情,擔心讓八仙業者有機會脫罪。(photo by wikimedia)
2015年八仙塵爆事件,士林地檢署有意啟動「修復式司法」,以雙方對話、和解,化解彼此心中的恨,卻仍有過半受害者不領情,擔心讓八仙業者有機會脫罪。(photo by wikimedia)

【台灣醒報記者楊蕓台北報導】2015年八仙塵爆事件,士林地檢署有意啟動「修復式司法」,以雙方對話、和解,化解彼此心中的恨,卻仍有過半受害者不領情,擔心讓八仙業者有機會脫罪。法扶基金會律師邱榮英受訪時說,修復式司法目的是解決法律無法處理的「情感問題」,不會影響到罪刑認定,「有時受害者不要被告判刑,而是要被告聽聽自己心裡的痛,而不是因為被判刑,才知道自己有錯。」

近來多起重大社會矚目案件如八仙塵暴、蝶戀花事件等,傷亡人數眾多,被害人及家屬面對突如其來的傷痛,冗長的法律訴訟程序更令他們不知所措。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14日舉辦「歲末寒冬犯保傳溫情」關懷活動,邀請160多位馨生人(犯罪被害人)及家屬共聚,現場並提供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諮詢服務,解決馨生人在訴訟上遇到的難題。

修復司法半數不領情

2015年八仙塵爆案造成15人死亡及4百多人輕、重燒燙傷,偵辦的士林地檢署有意啟動「修復式司法」。「修復式司法」源於「和平創建」(peace-making)思維,主張處理犯罪事件不應只從法律判刑,也可以從社會衝突或人際關係間的衝突來解決犯罪事件。

邱榮英表示,修復性司法是協助雙方溝通的平台,「有點像是媒人的角色,讓雙方情緒、心理上先得到緩和,心情平復後,再藉由對話,感受彼此誠意。」

「目前八仙樂園被告陳柏廷、陳慧穎都有意願,499名受害者部分則有200位願意談和解,但仍有一半以上未回應或拒絕。」邱榮英表示,「會有一半以上的受害者不領情,原因包括無法聯繫、不願意再次面對傷痛,或是堅決不原諒對方。」至於200位願意啟動修復式司法的受害者,絕大部分要的是賠償,但也有的受害者,要的只是八仙業者誠心的道歉,以及對自己心理的療癒等。

目的解決情感問題

「八仙樂園認為他們只是出租場地給活動主辦人呂忠吉,還是不了解他們到底錯在哪,被害人的痛他們仍無法感同身受,」若嘗試採取修復式司法,雙方便有機會坐下來談,一對一討論和解的方式,但邱榮英也擔心,「如果2百多位受害者都把自己的痛講出來,被告能承受得住嗎?」

也有八仙塵爆家屬擔心,「啟動修復式司法後,八仙的老闆是否就有機會脫罪?」邱榮英受訪時補充,修復委員的身分大多沒有法律背景,而是心理師或善於溝通協調的專家,且修復式司法目的是要解決法律上無法處理的「情感問題」,並不會影響到罪刑認定。

「法律根據證據量刑,但有些事情不是法律能解決的,就需要修復式司法機制,讓雙方面對面溝通。」邱榮英說,「有時被害人不要被告判刑,而是要他聽聽自己心裡的痛,讓他們發自內心知道自己錯了,而不是因為被判刑,才知道自己有錯。」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