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ac%ac2%e5%b1%86%e3%80%8c%e5%8f%b0%e6%97%a5%e6%b5%b7%e6%b4%8b%e4%ba%8b%e5%8b%99%e5%90%88%e4%bd%9c%e5%b0%8d%e8%a9%b1%e6%9c%83%e8%ad%b0%e3%80%8d%e6%97%a5%e5%89%8d%e8%90%bd%e5%b9%95%ef%bc%8c%e4%bd%86%e6%94%b8%e9%97%9c%e5%8f%b0%e7%81%a3%e6%bc%81%e6%b0%91%e7%94%9f%e8%a8%88%e5%95%8f%e9%a1%8c%e7%9a%84%e6%b2%96%e4%b9%8b%e9%b3%a5%e7%a4%81%e6%8d%95%e9%ad%9a%e5%95%8f%e9%a1%8c%ef%bc%8c%e9%9b%99%e6%96%b9%e4%b8%a6%e7%84%a1%e5%85%b1%e8%ad%98%e3%80%82(photo_by_wikimedia)

台日海洋會議 流於虛應故事(彭蕙仙)

彭蕙仙 2017/12/24 18:02 點閱 738 次
第2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日前落幕,但攸關台灣漁民生計問題的沖之鳥礁捕魚問題,雙方並無共識。(photo by wikimedia)
第2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日前落幕,但攸關台灣漁民生計問題的沖之鳥礁捕魚問題,雙方並無共識。(photo by wikimedia)

第2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日前落幕,可惜的是,攸關台灣漁民生計問題的沖之鳥礁捕魚問題,雙方並無共識,或者說,台灣連提都沒敢多提。

換言之,究竟台灣漁民能不能到沖之鳥礁附近的海域附近捕魚,目前政府無法給予肯定的答覆;漁汛期將至,大批整裝待發的漁民,頓時陷入前途茫茫的焦慮。  

台日漁權無進展

2016年4月,屏東琉球籍漁船東聖吉16號在沖之鳥礁附近的公海捕魚,卻遭到日本公務船扣押,日方認為東聖吉號違法進入日本經濟水域作業而予以扣押,最後罰款170萬元台幣才放人。

漁民強烈不滿並發動多次抗議,要求民進黨政府力爭漁權,台日雙方決定展開「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但是漁民最關切的沖之鳥捕漁問題,去年的第1屆根本未觸及,今年的第2屆,民進黨政府仍然無功而返,雙方僅達成了「就漁船在該海域作業問題將持續進行對話」空洞的共識。

在這次的會議之前,外交部曾表示,會中將會討論沖之鳥爭議與台灣漁民前往該水域作業的權益等問題;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也曾表示,若海域有主權爭議,政府應該要有實際的護漁行動,以保障漁民權益。

不敢得罪日方

從東聖吉16號事件後,民進黨政府海巡署曾進行了4次巡護行動,但完全未進入日方所主張的200海浬「排他性經濟海域」,由此也可知,政府不敢惹惱日方,所謂的護漁行動只在沖之鳥礁的200海浬外進行,台灣漁民若想要安全進入沖之鳥礁海域捕魚,問題還是很多。

馬政府時期,2013年台日雙方簽訂了《台日漁業協議》,化解40多年來的釣魚台爭議;5年前的925台灣保釣行動,海巡署甚至經曾接近釣魚台至2.1海浬處。

民進黨上台後,漁民不但無法進入沖之鳥礁海域作業,日方甚至變本加厲、加強取締台灣漁船在釣魚台列嶼周邊海域捕撈鮪魚,許多漁民叫苦連天說,「那裡是鮪魚季時唯一的漁場,日方如此嚴格查緝、取締,簡直是逼台灣漁民無魚可抓!」

對話變聽話?

第2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落幕,台日雙方簽署了《台日海難搜索救助合作備忘錄》,加強雙方海巡單位在船隻急難救助的合作及資訊交換。此外,包括海洋科學調查、漁業領域合作等共同關切事項,也都進行了廣泛的意見交流。但是對於漁權,台灣方面毫無進展。 

邱義仁致詞時表示,這是會議第1次在台灣召開,日方從戰略角度,「願意和台灣建立這樣的平台,意義深遠。」難道邱義仁的意思是說,日本肯跟台灣談就很榮幸了,我們別要求太多!就是如此消極且卑屈的態度,令日方對沖之鳥礁寸土不讓,甚至馬政府時期已簽訂的釣魚台捕漁權,民進黨政府似乎也要守不住了!

這樣的會議究竟是「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還是「台灣海洋事務合作『聽話』會議」?無能的民進黨政府太讓人失望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