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a%a8%e8%91%97%e8%96%aa%e8%b3%87%e7%a6%8f%e5%88%a9%e4%bb%a5%e5%8f%8a%e5%8b%9e%e5%8b%95%e7%b3%be%e7%b4%9b%e7%ad%89%e5%8b%9e%e5%b7%a5%e4%bf%9d%e9%9a%9c%e6%b3%95%e8%a6%8f%e8%ae%8a%e5%9a%b4%ef%bc%8c%e9%9b%87%e4%b8%bb%e8%81%98%e9%9d%92%e5%b0%91%e5%b9%b4%e4%be%86%e6%9a%91%e6%9c%9f%e6%89%93%e5%b7%a5%ef%bc%8c%e4%b9%9f%e6%af%94%e4%bb%a5%e5%89%8d%e5%a4%9a%e4%ba%86%e5%8c%85%e8%a2%b1%e3%80%82%ef%bc%88photo_by_skeeze_via_pixaby-_used_under_cc_license%ef%bc%89.jpg-1

美國青少年 不再熱衷暑期打工

邱慕天 2017/07/17 20:41 點閱 14604 次
隨著薪資福利以及勞動糾紛等勞工保障法規變嚴,雇主聘青少年來暑期打工,也比以前多了包袱。(photo by skeeze via Pixaby- used under CC License)
隨著薪資福利以及勞動糾紛等勞工保障法規變嚴,雇主聘青少年來暑期打工,也比以前多了包袱。(photo by skeeze via Pixaby- used under CC License)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綜合報導】「這個夏天的工作找了沒?」上一個世代在美國青少年間流行的話題,今日已出現巨大變化:時下的孩子已經不流行暑期打工了!《經濟學人》期刊分析:勞動新規的保障、美國的新經濟型態、家長的觀念,導致「暑期打工」這個國民文化逐漸在美國土地上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暑修、遊學、練球等升學相關安排。

雷根的美好回憶

在美國前總統雷根的白宮辦公室裡,曾高懸著羅克河的一張照片。那是1927至1932這5年的夏天,雷根作為一個青少年水上救生員的榮耀記憶。雷根常回憶,每當到了暑假,他就到伊利諾州迪克森鎮上報到,大清早預備3百磅的冰塊以及漢堡BBQ用具,跳上雇主的車開往夏日泛舟的戲水勝地羅克河。

小雷根一天工作12小時、一周7天無休。在酗酒的父親、兒時不斷搬家、家道衰落的陰影下,這份工作鍛鍊了他的肌肉和意志、積攢讀大學的銀彈。還有,5年間他一共救下了77條戲水遊客的命。但《經濟學人》7月文章指出,那樣的場景如今已經不再。根據美國勞動統計局,1978年7月期間,全美72%的青少年處於受雇狀態;時至2016年7月,這個比例卻只剩43%。

rg
圖說:雷根青少年時在羅克河擔任救生員的老照片。(photo by reaganhome.org)

拜訪羅克河的「雷根」舊地,那個河岸因不堪處理戲水意外引發的究責訴訟,已經向遊客關閉了。如今想在迪克森鎮應聘暑期救生員,要到鎮上的基督教青年會(YMCA)運動中心。《經濟學人》撞見一位在YMCA從事救生員工作的應屆升大一生蕾希,她表示,朋友圈裡4分之3都不願暑期打工,原因是「暑假還要5點起床上工太痛苦了」,且室內泳池救生員這類工作「超無趣」。

不打工的新觀念

「但她們又羨慕我在賺錢。」蕾希補充,「而且無趣的工作,正好磨練耐性。」《經濟學人》指出,真正在摧毀暑期打工文化的,是過去一代「小屁孩」長成後的老屁股家長。比起將暑假時間花在「舀冰淇淋」、「煎漢堡肉」、「倉儲苦力」這些基層工作,這一代的家長無不想方設法勸誘孩子去上課、暑修、當志工,或參加球隊。這些對他們申請大學才有幫助。

根據美國「國家教育統計中心」,1960年代時美國高中畢業生的升學率僅有5成不到。然而進入1990年代後,升大學比率年年穩定突破6成、近年更達到7成門檻(亞裔孩子已達到近9成比例升學率)。因此青少年暑期活動的安排,也漸漸趨向更多以升學為導向。

gap
圖說:比起上一世代,今日的家長和青少年都更熱衷於志工、海外遊學、球隊、社團等暑期活動。(photo by uoguelph.edu)

暑工:一堂公民課

《經濟學人》此外也注意到,在政客的「善意」下,伊利諾州雇用青少年的最低法定時薪已經來到250元台幣。這使得雇主更願意去找能夠性格更穩重、有經驗的大學生和老人等「即戰力」,而非還要從頭教起的高中生。有雇主表示,現在的青少年搞消失而不告假、手機不離身,訓練他們工作的本身就是場「爭戰」。

弔詭的是,在全美範圍內,富裕白人郊區的打工機會,永遠比經濟殘破的貧困城區多。儘管政府試圖獎助企業開放暑期打工或實習機會給年輕人,但在整個高科技文化大潮益發強調「唯有讀書高」下,我們也需要開明的父母,讓孩子學習藉著「流汗」體會自食其力的意義、讓菁英子弟體驗藍領階級的民主日常;在被日曬烤乾的皮膚裡,磨出日後足以擔當美國總統的謙卑和自律人格。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