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黨與民眾示威 委內瑞拉持續動盪(20170504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05/04 09:07 點閱 35004 次
馬杜洛欲成立國民立憲會議訴諸公投來緩解國際壓力、削弱國會力量,並提出將基本工資調漲6成、提供免費公寓等民粹政策,意圖弭平民眾不滿。(photo by 本報資料照)
馬杜洛欲成立國民立憲會議訴諸公投來緩解國際壓力、削弱國會力量,並提出將基本工資調漲6成、提供免費公寓等民粹政策,意圖弭平民眾不滿。(photo by 本報資料照)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蘇家瑩

一、反對黨與民眾示威 委內瑞拉持續動盪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委內瑞拉反政府示威已經持續一段時間,總統馬杜洛要怎麼來因應這些狀況,恐怕也是亂上加亂吧?

民眾上街盼獲重視

嚴震生:馬杜洛是在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後繼任總統,可是他沒有後者的強人背景,加上近年來油價低落, 當石油價格很低的時候,仰賴石油輸出賺取外匯的委內瑞拉,國家財政自然會出現大問題。

尤其,馬杜洛長期壓制反對力量, 直到最近真的是爆發了。人民挨餓的情況非常嚴重,在貧窮線底下生活的人越來越多,所以只能走上街頭,希望能獲得政府重視。

反對黨雖然在國會擁有強大的力量,沒想到,政府利用憲法法庭宣布國會「失職」,將由憲法法庭代理, 讓內政風波鬧得更為劇烈。現在馬杜洛表示,要重新制憲來處理這些問題。他的支持者跟反對勢力不斷地在委國首都加拉卡斯衝突,讓人擔憂。

不得不說,南美洲近來左派的勢力明顯有些式微,更嚴重的是,當國家經濟沒有辦法改善,委內瑞拉的混亂會不會持續而影響到其他國家。

問:現在馬杜洛堅決不下台,那麼他能困獸猶鬥多久呢?

馬杜洛欲削弱國會

嚴震生:馬杜洛現在是想繞過反對黨所控制的國會,成立一個新的「國民立憲會議」、訂定一個新的憲法, 意在削弱國會的力量,繼續他自身威權的領導。我認為,委內瑞拉雖然曾有過強人執政,但是該國從1958 年以來,就一直是兩黨制的民主國家,過去20 年來民主制度是比較差,起碼軍事政變沒有成功過。

簡言之,委內瑞拉的軍人是可以容忍左派勢力,甚至是一些政策。但是當混亂局面難以收拾的時候,會不會又有軍事政變發生?這是我們必須要注意的。

馬杜洛正一意孤行,認為只要有支持者擁戴就能順利推動修憲、搞出國民立憲會議,看能不能把反對黨在國會的優勢給抵消掉,並制定出一部新的憲法,就算國家混亂的局面讓他被迫退出「美洲國家組織(OAS)」也無所謂。原本,外界還寄望OAS 可以干預委國的政治,看起來是不太容易。

當一個國家走向衝突對抗的狀況時,國際社會當然會關心,但是就連OAS 對此事也無從使力。

問:馬杜洛現在還面臨到經濟問題, 委內瑞拉長期以來通貨膨脹、經濟景氣不佳,在在都影響到他的支持度, 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吧?

油價低落重創經濟

嚴震生:當然。我有親人曾經在委內瑞拉做過石油工程師,當地真的是「水比油貴」,石油非常便宜。國家過去也透過石油,以很低的價格爭取古巴的友誼、保護和支持。現在油價太低,成為當前最大的問題。

馬杜洛現在提出非常民粹的做法, 說要把基本工資調高6 成,還說要發幾百間免費公寓給民眾,希望能夠讓百姓的躁動「降溫」。我認為,雖然經濟不好,若能將政治過程開放或許會能緩解民眾的不滿;反對黨要求馬杜洛提前下台,或是提前選舉,不見得是合理的,因為馬杜洛有他自己的任期。

但是,馬杜洛應該靜下來跟反對黨來對話,看有什麼方法來度過這個經濟難關,否則今天即使他撐完這個任期,下次要想再參選,勝率非常低。

問:當地民調顯示,有7 成民眾是反對馬杜洛的。照這麼看來,就算有國民立憲會議,要舉行全民公投,馬杜洛也未必討得到便宜?

用憲法彰顯正當性

嚴震生:對,除非反對黨笨到採取杯葛。我們看到很多非洲國家的反對黨就是如此。因為他們認為就算參與投票也不會過,乾脆就讓這個新憲缺乏正當性或合法性,可是如果今天反對黨是有機會贏的,千萬不要笨到去杯葛法案,應該是用憲法來證明。

畢竟馬杜洛不是查維茲,後者當年修憲通過,不表示馬杜洛這個繼任者有查維茲這樣的民眾魅力,獲得民眾支持,我認為,馬杜洛是沒有的。所以就像主持人說的,今天即使馬杜洛通過一個新的憲法,不一定會得到民眾和反對黨的認同,更別說他會不會贏得下次選舉。

問:結論變成馬杜洛是在做困獸之鬥?他能抵擋反彈聲浪多久是問題, 如果他下台,另一股勢力會如何崛起呢?

反對黨應與民同愾

嚴震生:我認為,他不一定會立即下台,因為他還是在走民粹路線,搞修憲、賦予公投等,這絕對還是民主程序,可以緩解國際帶來的壓力。其次,政府的強硬派認為馬杜洛沒有辭職下台,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可以維持他在執政黨內的領導力。

但是,若今天這個公投沒有通過, 或者說制憲會議不見得能做出結論, 這樣拖延時間很快就會被人看破手腳。反對黨只要繼續團結下去,是有機會可以推翻馬杜洛的政權,這股勢力若能與民眾站在一起,馬杜洛下台的時間是時間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