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7%89%87%ef%bc%9a%e8%9c%a5%e8%9c%b4%e6%96%b7%e5%b0%be%e5%be%8c%ef%bc%8c%e5%ad%98%e6%b4%bb%e7%8e%87%e4%b8%8b%e9%99%8d2%e8%87%b33%e6%88%90%e3%80%82(photo_by%e6%9e%97%e6%80%9d%e6%b0%91%e7%a0%94%e7%a9%b6%e5%9c%98%e9%9a%8a)_(2)

蜥蜴斷尾哲學 遇大鳥沒轍

郭恩孝 2017/02/09 14:54 點閱 17794 次
蜥蜴斷尾後,存活率下降2至3成。(photo by林思民研究團隊)
蜥蜴斷尾後,存活率下降2至3成。(photo by林思民研究團隊)

【台灣醒報記者郭恩孝台北報導】蜥蜴斷尾之後存活率減三成,但長回來後可恢復存活率。由台師大生命科學系教授林思民、博士班學生林展蔚9日召開的研究成果發表顯示,蜥蜴的斷尾求生遭遇到紅尾伯勞和紅隼這種小型鳥有效,但是遇到像黃頭鷺等大型鳥則是整隻直接被吞食,存活率很低。

本次實驗對象為翠斑草蜥;翠斑草蜥為臺師大林思民教授於2008年學術發表的蜥蜴新種。他指出,研究團隊自2006年起,即在北海岸金山地區長期追蹤蜥蜴族群動態,並從每隻蜥蜴兩至三年的生命週期,整理出蜥蜴的戶口名簿與病歷表,內容詳實記載蜥蜴的生長狀況與斷尾情形。

林思民進一步指出,由於中華鳥會自從1970年開始即累積超過200萬筆以上的賞鳥紀錄,因此委託中華鳥會洪貫捷先生,幫忙調閱紅尾伯勞、紅隼、黃頭鷺和大捲尾四種鳥類的紀錄作為統計對象。林思民說,研究團隊以高速電腦運算,結果發現蜥蜴斷尾後存活率陡降,主因應為蜥蜴仰賴尾巴纏繞植物,且再碰到鳥類已無尾巴可斷。

由於以往的斷尾實驗大多在實驗室進行研究,本次實驗為史上首次利用大型資料庫,以野外族群存活趨勢推估斷尾後再生的長期影響,堪稱世界首創。本研究團隊去年秋天將論文投稿至《英國皇家學會報告》(Proceeding of the Royal Society B),近日已獲得刊登。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