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 杭州高峰會 中國確立霸權地位(20160907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09/07 17:32 點閱 48111 次
G20 於9月4、5日在杭州展開,與會各國領導人合影留念。(photo by 網路截圖)
G20 於9月4、5日在杭州展開,與會各國領導人合影留念。(photo by 網路截圖)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楊穎軒、謝育展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這星期我們最關切的議題就是G20,全世界20 大國家在中國的杭州舉行年度大會,這20 個大國家在一起,究竟會有什麼樣的激盪,我們覺得像我們這些小國家也好,平民老百姓也好,真的只有馨香禱祝,好好禱告,希望他們能產生出一些很棒的結論與共識,有助於全世界的和平與時代的進展。

請嚴老師分析一下這次G20 主要的議題是什麼,以及值得我們注意的一些觀察重點?

開發中國家崛起

嚴震生:我們先回顧一下,G20 是在2008 年發生金融海嘯之後在美國召開第一次會議,台灣比較熟悉的G7、G8 也好,這兩個7 大工業國、8 大工業國加上俄羅斯,他們在處理國際金融貿易的問題,特別是G7,大部分都是已開發國家,又是民主國家,所以他們是一個制度的制定者,由他們來解決問題。

但是我們也知道,在21 世紀後,其實有不同角色崛起,包括中國,也包括前一陣子崛起,最近看起來比較失色的金磚五國, 除了中國之外的俄羅斯、巴西、印度跟南非,以及G7 跟金磚五國之外,還把各個區域快速發展的經濟體都納入。

在拉丁美洲,我們剛剛提到的巴西,還有墨西哥跟阿根廷,而在亞洲,除了中國、印度、日本, 在G7 之外,還又加了韓國跟印尼這兩個比較大的經濟體,在中東地區也把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加進去,最後當然就是歐盟20 個成員裡唯一一個不是國家的成員就是歐盟。

充分發言權與參與權

所以端看G20 的成員,涵蓋的面很廣泛,其國家人口就佔了全世界的70% 以上,GDP 更是佔了全世界85% 以上,貿易額也是佔了80%以上,由他們來解決比較能反映出國際社會裡,各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實力,或是一些議題上,也可以充分讓開發中國家或是正在快速走上工業化國家, 也有發言及參與的機會,而不是僅為已開發國家或西方國家的權利,我覺得這是G20 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不再是由西方壟斷。

中國確立霸權地位

而且我們看到他的成員當中, 有很多不完全是市場經濟,像中國也不是一個民主國家,但你不能因為他不是民主國家,不是完全的市場經濟就把他排除在外, 畢竟他的經濟實力已經到了一個地步,是不可能忽視的,所以我認為G20 代表的是一個國際體系的演變,必須要將這些國家納入一起做決策。

我們也知道所謂的霸權,不是真的是霸權,我有個同事做了一個最好的定義,他說霸權就是制度制定者,誰在制定規範誰就是霸權,中國過去參與聯合國也好、參與國際貨幣基金會、經貿組織也好,或是WTO,他都不是在制訂制度,而是別人制定好的制度他們再進去,現在中國則是慢慢地開始在展現他的經濟實力,所以他這次也參與制定規章規則,而制定規則的人就是霸權,所以大概中國大陸在這次G20 之後,他的霸權地位也會確立了。

刺激經濟需全體進行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這20 個成員,19 個國家加一個歐盟, 究竟哪些是他們共同的利益?哪些是不同的利益?因為有些利益是大家可以share 的,因為占85% 的GDP,大家一起賺錢,但是有一些個別利益,他們如何去呈現,agree to disagree,大家共同的理念?

嚴震生:我們如果看金融海嘯,從2008 年到現在,有許多人的認知跟研究是認為說,其實我們尚未走出金融海嘯的陰影, 大部分整個世界的購買力都在降低當中,再加上原物料的價格下降,所以感覺上經濟成長是遲滯不前,需要加一把勁,像希臘有了個債務問題之後,許多歐洲政府採取緊縮政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認為, 其實應該要走出這樣的一個政策,政府財政的政策可能要做出多一點預算的支出,來刺激經濟,當然還有各種對自由貿易的障礙應該要拿掉,包括關稅、國家間自由貿易的匯率問題。

求同存異的必要性

我們看到大部分的國家都是自己希望要求別人開放,他自己則不需要完全開放,他要求大家的貨幣是不能貶值,而自己卻在貶值、在增加出口,所以就這種國家自己個體的利益,可能大家都要做一個協調,這也是中國特別提到的,包括這次的主題裡,所謂interconnected(連動),大家都是連動的,所以各種的改革要一起來進行。

這在財政也好,在貨幣也好, 結構性的改革需要來做,就像我剛提到,要擴大需求,當然有人會說擴大需求是不是中國的陰謀?因為現在大陸產能過剩,他們說一帶一路也等於也是在推銷他過剩的產能,但無論如何經濟需要刺激、需要擴大需求才能夠帶動,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各個國家是各懷鬼胎,是不是願意一起來共同處理問題,真正達到一個國際治理,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部分。

當然中國在這次G20 當中,他也不願意讓南海的議題或對其主權有針對性的議題,例如人權的議題在這次G20 中提出,畢竟G20 是個經濟貿易的會議,所以他讓這些對他有意見的國家,包括美國、日本也好,就在雙邊會談當中處理掉了,不需再公開來處理,所以等於是用多邊會談的機制,讓中國能夠主導規則的制定,但在同時又靠著雙邊會談, 來做可能是我們稱作的求同存異吧!

像習近平與歐巴馬見面後, 他們倆人就共同宣布,會有兩國同時簽署批准巴黎氣候公約,所以對整個G20 來說還是有一些成就,而不是只是talks,不是只有談話,所以有行動產生了。

中國藉機調整步伐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最後一個比較短的問題請教一下,其實整個中國在主導這次的G20, 其實他也是很尷尬,也有些矛盾存在,就像嚴老師剛剛說的,在經濟上他們自己產能過剩、人民幣貶值,在對外的外交上,在東海南海的主權爭議,甚至包括他們跟日本、東協的感情,都起了齟齬。

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有一些分析家認為,這次杭州的峰會,相較於他在全球所製造的這些衝突跟問題的矛盾,也許藉此20 個國家聚集的機會,讓中國有機會除了改變別人也改變自己,調整他全球化的步伐,G20 這次主題為「歷史與現實的交會」,所以中國自己在這中間應該也有所啟示,看到其他國家在怎麼做,以及他們自己該怎麼調整?

領導與負責任的角色

嚴震生:我覺得他找了杭州這個地點還是很有道理的,杭州是傳統與現代兼備的一個城市,雖然說當然他也創造了所謂G20 的藍天,然後把一些汙染的工業暫時停止,但畢竟中國現在看起來他們的人民是非常關切汙染的議題。

所以這個議題做了這個動作之後,我相信對中國未來在國際社會當中,會扮演一些領導的角色,扮演一個負責任大國,這是會有一些幫助的。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的分析, 的確中國將來要扮演一個負責任的大國,這是我們大家的期待, 如果這樣中國就是一個比較可預期,而且有領導跟示範作用的一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