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海域主權的「修昔底德陷阱」(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5/11/12 21:03 點閱 1511 次
亞太經合會(APEC)即將在馬尼拉登場,南海議題雖然可能不會成為焦點,卻仍考驗各國應變能力。(photo by Ministerio de Relaciones Exteriores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Vommons license)
亞太經合會(APEC)即將在馬尼拉登場,南海議題雖然可能不會成為焦點,卻仍考驗各國應變能力。(photo by Ministerio de Relaciones Exteriores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Vommons license)

南海主權爭議聲中,亞太經合會(APEC)即將在馬尼拉登場。峰會前,中菲兩國就國際仲裁案針鋒相對,但各方普遍認為南海議題不會端上APEC檯面,後續情勢的發展,考驗各國政府應變能力。

【比消我長 敵對升溫】
菲律賓主辦本屆APEC峰會,適值中、菲因南海爭議交惡,當中更夾雜著美中競逐西太平洋霸權的複雜因素,使得這場峰會備受矚目。菲律賓堅持中國在南海「單方面侵略以及挑釁行為」,影響菲國主權及海洋管轄權,將南海的糾葛交付國際仲裁;中國則強硬表態南海仲裁案只會阻礙兩國關係,更一度傳出習近平可能因此缺席馬尼拉APEC峰會。

公元前五世紀,修昔底德就雅典和斯巴達之間長達30年的戰爭,寫成《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認為這場戰爭的真正原因是由於「雅典實力的增強,以及由此引起的斯巴達人的恐懼,使得戰爭不可避免。」頗用來解讀美中兩強在南海角力的現況。
正是由於中國崛起,強勢在南海島礁填海造陸的行動,美國面臨西太洋海權和公海航行自由的挑戰,近期美中紛在南海亮劍,極有可能在落入「修昔底德陷阱」,一旦情勢不可逆,戰爭風險將倍增。

【大的貪心 小的死心】
修昔底德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的〈雅典和米洛對話〉,若分別套用中國和菲律賓,並以南海為主題,以下的「中菲對話」就寫實地呈現南海情勢:

中國:你們是美國的長期盟友,正義的標準雖依附於均勢,事實上,卻只有強者淩駕,弱者臣服。你們放棄南海主權,可以避免蒙受災難而自救,我們則可以因你們不被摧毀而更富裕。

菲律賓:既然你已經不談正義,且把我們設定為自利的,你是強權當然有利,而我們相對弱勢,難道不能在南海各擁主權和平共處嗎?

中國:辦不到。這不啻是對我們強權的貶抑。把南海納入內海,不只可以擴大版圖,也可以確保中國的安全。

菲律賓:我們以大是對抗你們的大非,由於我們缺乏武力,我們相信與美國結盟,即使沒有其他理由,但基於榮譽感,也會提供必要的協助。這是我們最有把握的觀點,美國的利益不致於令其背叛盟邦。

中國:回應你對美國和因榮譽而馳援的觀點,我們慶幸你們的單純,但不會妒嫉你們的愚蠢,所有人都瞭解美國人最喜歡作榮譽的事,但也必須符合其自身利益。

【從談判桌到軍艦】
美中幾度交鋒,從APEC到東亞峰會,主因是美國重返亞洲霸權,形成對中國崛起的包圍,雖然華府一再聲明為確保南海的自由航行和安全,但北京的解讀是美國正連結泛太平洋諸國在地緣政治或是區域經貿,形成「亞洲版的北約」對中國的圍堵。

於是,在戰略態勢上,美國尋求東協各國遏制中國擴張海權行動;在區域經濟整合上,TPP對上RCEP的博奕,就是美中之間的權力競逐,遴近南海諸國的主權聲索,正是最佳的切入點。

美中在南海的權力賽局最終將會為台灣帶來「聯美制中」或是「和中抗美」的選擇,修昔底德的〈雅典和米洛對話〉,或許可提供台灣不同角度的戰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