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經眼】二胎政策的衝擊與經濟學(楊泰興)

楊泰興 / 文字工作者 2015/11/10 17:30 點閱 1775 次
魏尚進評論因男女失衡而造成的經濟成長:「這並不會增加老百姓的幸福感,因為為了孩子或自己不變光棍,而犧牲了閒暇時間,多承受風險。」(photo by China Supertrends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魏尚進評論因男女失衡而造成的經濟成長:「這並不會增加老百姓的幸福感,因為為了孩子或自己不變光棍,而犧牲了閒暇時間,多承受風險。」(photo by China Supertrends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中國允許生育二胎議題除了是中國生育自主權的改善,同時也將帶來方方面面的衝擊,一胎化的政策在中國造成了許多悲劇,這個巨大社會實驗也造成許多事物的嚴重扭曲,一旦全面放寬了二胎,許多面向將會改變,但必須理解,也有許多面向回不去了。

一胎化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衡,也是另外一個熱門研究題材,橫經濟學界為此爭論多年,近些年才塵埃落定,過程可以說是「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而最後止紛停爭的功臣是兩位台大經濟系的教授駱明慶與林明仁教授。而這項結論也對中國放開二胎之後的影響,具有一定的參照意義。

【一億失蹤的女性】
話說從頭,經濟學界最早關注此一相關議題的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沈恩的一篇「消失女孩」研究,他認為這都是亞洲國家普遍性「重男輕女」導致許多該出生的女嬰都夭折了,他在1990紐約時報一篇「世界上有超過一億的失蹤女性」的文章提到在中國男女人口比為 1.066,但是在沒有性別歧視的其它國家,此一比例則為 0.977。

這代表每1000名中國男性就有 89( = 1066-977)名本來該存在的女性失蹤了。加總起來SEN估計有五千萬個中國女嬰超額死亡。而中國的一胎化政策正就是加劇此一「消失女孩」問題的惡化,此為「見山是山」的階段。

之後,但出現了所謂「B型肝炎假說」(Oster,2005),Oster這位年輕哈佛女博士生提出,B型肝炎帶原將導致生男孩的機率提高,中國B肝帶原者又特別多,於是她估算,中國的消失女孩問題有五成可以由B肝帶原解釋,這個神奇的說法暢行一時,還獲得芝加哥大學知名經濟學家也是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李維特背書,此說大行其道,此為「見山不是山」的階段。

最後台大駱明慶與林明仁教授的一篇實證研究文章(Ling and Luoh,2008)以台灣的大量個體資料樣本推翻了這個假說,這樁學術公案才塵埃落定。

【生子建設銀行】
性別比例失衡在第一胎不嚴重,胎次越多,越嚴重,到了第三胎的時候,則有驚人的偏向男性之異常比例;駱林二人檢驗台灣資料,完全證實此一假說。也就是說,前兩胎家長還不會強烈介入性別選擇,可是到第三胎就會改觀,可能是因為第三胎已經是此地一般家庭生育的臨界值。

透過此一研究,我們可以得到中國二胎化政策怎樣的推論呢?我們將可以得知,第一、中國人的生育的性別選擇,在第一胎將會大幅緩解,但是在臨界值也就是等同我們台灣的第三胎將會大幅揚升。

此外,因一胎化導致的人口性別比例失衡惡化,也對中國經濟造成一定的衝擊,還會導致其他的效應,知名的華人經濟學家魏尚進的研究就很有意思,他指出性別比例失衡對中國的經濟成長有正面的影響,因為男生為了避免成為光棍,或是男孩的父母為了避免自己的孩子成為光棍,就得想方設法賺錢、存錢,也更願意創業,這同時是中國的儲蓄率居高不下的一個主因。大陸有一句話:「生子建設銀行,生女招商銀行,」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社會主義制度下的中國,三十多年來的宏大社會實驗,達成一定功效,但也產生了許多「料所未及」的後遺症,這些後果正由這一代大陸人民承擔當中,正如上述學者魏尚進評論因男女失衡造成的經濟成長時所言:「這並不會增加老百姓的幸福感,因為為了孩子或自己不變光棍,而犧牲了閒暇時間,多承受風險。」有正面效果的扭曲都是如此了,何況其他負面效果的呢?為政者在做政策干預時,焉能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