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的國家想像與反恐戰爭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9/11 08:56 點閱 2087 次

ISIS 領導人巴格達迪要求全球穆斯林效忠,建立一個橫跨歐亞非地區的「伊斯蘭國」(IS)。IS 成立, 直接推進全球反恐戰爭二部曲,情勢將更為險峻。

從IS的領土野心和戰略意圖看來, 未來將是一場新型態的反恐戰爭。從伊、敘邊境之地以同心圓向外幅射, 不僅在控制伊拉克和敘利亞,也是在中東地緣政治心臟地帶,取得制霸中東的地位,重建一個從西亞、北非到高加索地區,政治權力橫跨歐亞非大陸塊,比第八世紀時伊斯蘭帝國更大版圖的伊斯蘭國度。

【IS 以聖戰號召】
為逐步實踐IS 的國家想像,巴格達迪就必須利用小布希總統全球反恐戰爭未竟之業,遞補美國撤軍伊拉克後留下的權力真空,以攻占伊拉克北部的戰鬥為開端,IS 趁機壯大勢力, 成功建立中東恐怖主義大本營。

IS 為號召聖戰,手段上必須與「基地」組織做出區隔,才會不斷透過網路社群傳送血腥、驚悚的斬首畫面, 主要在召告天下,這個世界並未重視穆斯林的存在,IS 既是一個國家, 自然會用自己的方式與敵人對抗,至於使用的手段沒有任何限制。

伊斯蘭世界不玩西方的遊戲規則, 斬首記者是美國虐待關達那摩監獄穆斯林囚犯的代價,透過這些影片,全球應當不會再漠視IS 存在的事實。IS 絕對有能力催毀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不接受伊斯蘭願景的西方國家, 因此,他們認為唯有效忠「哈里發」, 為真理和阿拉而戰,IS 終會獲勝。

【殲滅IS 美國責無旁貸】
IS 突破疆界限制、傳達恐怖訊息的聖戰行動,已成為全球性威脅,更激發阿拉伯聯盟國家的同仇敵愾,一致同意對付IS 好戰分子,但並未明確支持美國對IS 的空襲行動,這是美國長期以來中東政策的「非意圖性後果」。

撤軍伊拉克,導致伊境宗派之戰;處理伊朗核武、敘利亞化武進退失據,導致部分阿盟國家對美國不信任和深具敵意。未來,對戰 IS 美國責無旁貸,歐巴馬當務之急,必須站上浪頭,說服中、俄兩國,獲得安理會充分授權,才能帶領「反IS 聯盟」反恐作戰。

小布希政府的全球反恐戰爭,雖成功擊殺賓拉登,但是,整體戰爭表現,仍有失敗之處,那就是未能擊潰「基地」,瓦解其作戰能力,根本原因在於情報能力的不足。因此,要殲滅IS,歐巴馬不論是戰略設定或戰術運用,都必須在情報工作上獲得站在美國對立面的穆斯林諸國的合作, 才能清楚掌握IS 的人數、位置、戰力、通訊網絡、作戰計畫等,進而規劃精準的空中襲擊,再配合伊、敘地面部隊以西方國家提供的軍備,或有徹底殲滅IS 的機會。

IS 通過社群網站散播仇恨意識, 上載斬首記者、戰俘影片,已吸引許多憤世疾俗的青年改宗。若未能在伊敘之地拘束並徹底殲滅IS,距離全球反恐戰爭再登場之日不遠,各國都必須嚴陣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