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重製遭壟斷 音樂人難生存

方家敏 2014/08/27 18:35 點閱 4753 次
音樂人感嘆,政府開放「音樂著作強制授權」,讓第3方可不經創作者同意重新銷售音樂,造成收入慘淡。(photo by麗風錄音室)
音樂人感嘆,政府開放「音樂著作強制授權」,讓第3方可不經創作者同意重新銷售音樂,造成收入慘淡。(photo by麗風錄音室)

【台灣醒報記者方家敏綜合報導】資深音樂創作人郭金發、知名台語歌手劉福助27日在《著作權法》公聽會上高唱新歌,同時感嘆政府開放「音樂著作強制授權」,讓第3方可不經創作者同意重新銷售音樂,造成收入慘淡;基層卡拉ok業者則因由於當紅歌曲遭到大型KTV、伴唱機通路壟斷,反要求放寬強制授權,讓他們申請重製、銷售歌曲。對於雙方意見,智財局承諾召開修法公聽會。

【音樂人生計慘淡】
立委蔡煌瑯指出,根據《著作權法》第69條規定,「音樂著作強制授權」,是指音樂製作一經著作權同意而錄製成銷售用錄音著作,且發行滿6個月後,第3人就可不經著作權人同意,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即可另行將音樂錄製成其他銷售用的錄音著作,但卻未規定不得危害音樂著作人的公平報酬權,且創作者也無法決定歌曲價碼。

知名台語歌手劉福助器宇軒昂地在現場高唱歌曲;以一曲〈燒肉粽〉紅遍大街小巷的資深創作人郭金發,現場也高唱新歌〈打火兄弟〉,卻感嘆嘔心瀝血的創作,因強制授權法,嚴重影響生計。知名綜藝節目配樂老師孔鏘也說,由於強制授權法,讓第3方可任意重製歌曲,導致創作者歌曲被買斷、權益被剝削,許多人被迫退出這行業,音樂產業受衝擊。

【卡拉ok業者盼放寬】
台灣歌曲使用者協會理事長林國慶指出,除創作者無法決定歌曲價碼外,現今有很多KTV、卡拉ok和點歌機業者都生存困難,除了唱片公司、歌曲發行量減少外,更嚴重的是大型業者壟斷歌曲版權。KTV業者如錢櫃、好樂迪,以及伴唱機業者弘音、揚聲等,以高價買斷當紅歌手的歌曲版權,不僅鄉間的卡拉ok、點歌機業者買不到歌曲,更讓很多歌曲無法廣為傳唱。

在場參與的10多位業者異口同聲指出,他們只能向特定通路業者購買歌曲,如不向其購買還可能遭到報復。付不起高額版權費用的卡拉ok業者希望,智慧財產局能夠開放音樂強制授權,讓基層業者能夠直接向政府申請歌曲的強制授權,進而使用最新的正版歌曲。

【智財局允修法協調】
但音樂版權公司代表卻表示,事實上,從2005年開始,伴唱機業者不再買歌,很多業者其實都自行灌歌曲販售,也沒有付版稅給版權公司,未來將不再有音樂創作人要繼續寫歌;一位音樂創作者也說,強制授權的立法如兩面刃,當初是為了讓持有者不要高價賣斷,或是因找不到創作者授權,才設計讓政府授權,但業者的意思卻變成「買不到的歌就用強制授權去買」,不利音樂生態。

智慧財產局副局長李鎂指出,當初設計音樂的強制授權,是為了要讓歌曲不被創作者或版權被公司長久把持,達到文化共享、傳承的目地。但對於業者要求透過強制授權解決經營問題,而申請強制授權,還需再商討。李鎂承諾,之後將召開公聽會,請業者與專家一同研究。

公平會代表則指出,如果利用政府強制授權,而不向唱片公司購買版權,可能會讓創作者無法得到應有報酬;但若限制強制授權,當業者面臨歌曲版權壟斷、價格哄抬,使成本反映到消費者身上時,業者也求助無門。公平會指出,由於其涉及著作權法,公平交易法無法介入強制授權後,各方的利益分配,但業者反映,歌曲版權遭到聯合壟斷,甚至強制買斷的情形,公平會將介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