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80%a7%e7%a6%8f%e7%99%82%e7%a8%8b

身障者性服務組織 歐日制度健全

方家敏 2014/06/02 16:51 點閱 7066 次
圖說:電影《性福療程》翻拍紀錄片《鐵肺人生》,改編身障者馬克奧拜恩的真實故事,敘述小兒麻痺患者在心理、生理上對於性的想像與嚮往。(photo by電影《性福療程》)
圖說:電影《性福療程》翻拍紀錄片《鐵肺人生》,改編身障者馬克奧拜恩的真實故事,敘述小兒麻痺患者在心理、生理上對於性的想像與嚮往。(photo by電影《性福療程》)

【台灣醒報記者方家敏綜合報導】「性輔助師」(sexual assistant)過去曾是性工作者的泛稱,如今已有不少歐洲國家打算將這樣的職業給予正式的認證,並頒發執照,專門替身障人士排解因長期遭到歧視、去性別化而累積的壓力與性需求。在瑞士、德國、丹麥、荷蘭等都有專門的身障性愛照護服務組織,並獲正式的官方認可。日本的白手套組織則是亞洲少數提供身障者性愛照護的組織。

根據《雪梨先鋒早報》指出,瑞士政府已經設立了全套的性輔助師訓練,與一般的性工作者不同,是專門為了身障者所設計的療程,包括按摩紓緩、手淫,但禁止其他型式的直接的性行為。此一制度設立的目的除了滿足身障者的需求,在荷蘭、德國、丹麥等都能以有合法性輔助師的認證。

【歐洲性輔導入法】
一名從事性輔助工作的物理治療師傑克指出,儘管目前已有正式立法,將性輔助師列為合法職業,但在社會上仍遭受誤解,擁有正式性輔助師執照的人並不多;瑞士的身障者性愛照護團體SEHP提供專門的訓練與服務,每次服務約6700元台幣。

義大利的性輔助師黛博拉也透過身障服務組織Loveability的資助,替男性與女性的身障者排解性需求。黛博拉指出,事前她會與殘障者的父母溝通,讓他們了解身障人士所受到性壓抑的折磨,以及連帶影響的心理障礙。許多女性身障者由於方式不同,承受著更大的身心壓力,讓她們容易自卑、甚至自我嫌惡。透過性輔助師的服務,身障者能夠釋放壓抑已久的性能量,並強化個人自尊。

荷蘭的SAR早在1982年前就開始提供身障者性愛照護的服務,創辦人之一的列尼‧菲古特本身是重度身障者,起初是由10人左右的小組知慢慢發展,如今在荷蘭、德國、比利時都有服務使用者,超過900多人,每次服務約85歐元,相當於台幣3400元。且目前荷蘭有60個以上的自治團體,以公費支付SAR的照護支出費用,將性愛照護視為保健的一環。

【美國制度健全】
美國從1980年代就設置性治療師的制度,性制治療師的工作與心理師類似,主要是進行與性有關的諮商工作,真正提供性服務的是「性代理人」。身障者必須先經過性治療師轉介後,才可申請性代理人。性代理人必須接受長期訓練,從說話、探索身體反應開始與身障者互動,然後才能進行性服務。為避免雙方發生感情上的糾葛,一位性代理人提供的服務以8次為限,接著就要換人服務。

日本的非營利組織White Hands(白手套)於2008年成立,標榜替身障者、腦性麻痺患者與癱瘓病人守護「性的尊嚴與自主」,推出「輔助射精」的服務,由女性護理人員到府服務。經過專業訓練的護理人員會先以溫毛巾替身障者擦拭下體,並輔助勃起、射精,全程皆戴著手套,不會有多餘的接觸,也不使用情色影帶或書籍。

【日本白手套組織】
白手套每次服務從15分鐘起跳,每次要價3500日圓(台幣1300元),最長120分鐘,要價1萬7500日圓(台幣6600元)。目前在日本13個縣均有客戶,其中8成為腦性麻痺患者,另有部分為重度肢障病人;工作人員全為女性,共有15人。一名腦性麻痺患者接受《VICE》訪問時表示,大約一個月會使用一次性愛照護的服務,不但可以排解體內過剩的壓力,日常生活也會變得更愉快。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