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江揆夫人的文章談起

張勳慶 / 文字工作者 2014/04/06 19:42 點閱 1760 次
在隔海住著一位日益強大的猩猩為鄰下,台灣往後如何走出一條生路呢?(photo by billy1125    2-1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在隔海住著一位日益強大的猩猩為鄰下,台灣往後如何走出一條生路呢?(photo by billy1125 2-1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反黑箱服貿終究會過去,但在此時行政院長江宜樺夫人李淑珍一篇回應文章,可能把此段期間台灣眾媒體社論,還有馬總統二次召開記者會的發言都「比了下去」。

若真有瑕疵,那就是李女士在論及學運時,用「背後下指導棋,是台灣野百合世代,大陸六四世代人物。」惹得在台王丹回應「令我感到困擾與不滿」。但這點也不過是個人對學運的觀察或揣測,畢竟社會亦存有民進黨和獨派介入看法。

其實就在那段引發議論的「指導棋」說法後頭,李女士更引述西方學者一段讓人省思的話語:「歷史多半是求新的少數人之間的衝突,馴服的大多數人,只是為勝利者鼓掌,充作社會的實驗品而已。」

這段話在往後會不會也在今日學運結束後呈現?而當下眾多參與者,包含議場內的學生、旁觀的你我、報導的媒體、走上街頭的民眾,才發現台灣這數十年走過的民主路,真正的玩家與贏家,是一批批站在峰頂的政治「弄潮兒」。

當一位學者(李淑珍)在旁觀三回學運後,只能無奈的說「網友本來就是惡言相向,此刻連學者都咬牙切齒,以最刻薄文字發洩胸中熊熊怒火」那不禁使人懷疑,在隔海住著一位日益強大的猩猩為鄰下,台灣往後如何走出一條生路,又或者便這樣一直互懷鬼胎又鬼打牆下去,但是本錢與時間還剩多少呢?這可能是太陽花走出立院後,我們應該事先想到的地方。

太陽花學運應該是全民和政府共同學習的功課,可是這真的要有思考能力,以及拋開一些立場心結。不過很悲哀,我們身處集體荒謬年代,擔心又自保的霸凌環境,外加上網路和媒體走向世俗,焦點只集中在對立,結果便成了流行和聊天開味菜當道。

時間一到,派對結束一切打回原形,大家到頭來還是回去過魯蛇、屌絲又領22K或更少下的苦悶日子,只能眼巴巴看周邊國家都發展成長為高富帥事先。

或許現在就該好好想想這個後學運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