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變局中看北京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3/18 19:08 點閱 1876 次
(photo by East of Brussels 推特)
(photo by East of Brussels 推特)

全球互賴下的國際政治情勢,一國內部的政治變遷,可能因「蝴蝶效應」將大國捲入,形成致命的危機,直接改變世界的地緣政治格局,克里米亞公投的發展正是如此,而中國又是如何看待這場變局?

【民族獨立暗潮洶湧】
克里米亞82%的公民以96%高比率通過併入俄羅斯的公投,歐美各國在第一時間不承認公投結果,並呼籲國際社會譴責俄羅斯軍事干預,將採取具體措施制裁。

在此之前,強權解決烏克蘭危機的立場分歧,聯合國安理會有關烏克蘭與克里米亞問題的決議草案,中國投棄權票,表面看來沒有力挺俄羅斯,也不想得罪美國,背後卻有中國內部分離主義與核心利益的深層因素考量。

從北京的角度觀之,中國存在內部分離主義問題,除了圖博之外,還有新疆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北京若默認克里米亞公投結果,勢必面臨大陸藏獨、疆獨,甚至台灣獨立公投的要求。

1945年10月,外蒙古通過獨立公投,當時國民政府於隔年1月承認其地位並建立外交關係,從此,中國失去對外蒙的控制權。外蒙的獨立雖有《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外部因素和受二戰後民族自決主張的影響,但對中國而言,無疑是國家主權的讓渡與國土的分裂。

【坐看美俄相互牽制】
北京當局若承認克里米亞獨立,在國際間更沒有理由反對蘇格蘭和加泰隆尼亞獨立,當然在台灣、圖博、新疆獨立的議題上更無法為其反對境內民族獨立自圓其說。

從國際政治角度來看,中國要在國際上與美國發展大國關係,又不能背棄俄羅斯這個戰略伙伴,中國要在全球挑戰美利堅霸權,更需要俄羅斯在戰略上牽制美國。

北京當局對西太平洋海權的野心,摃上美國的重返亞洲,克里米亞之變,可能迫使美國重返歐洲,把目標鎖定莫斯科,這將會是中共求之不得的戰略機會,就不難理解為何中國在烏克蘭局勢動蕩期間就像局外人,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聲稱,北京與莫斯科對烏克蘭的立場一致。

【中國立場曖昧】
烏克蘭之變不僅會改變世局,更會涉及中國的國家利益。北京經常會以「反對干涉內政」處理國際社會支持藏獨、疆獨,有時甚至是台獨的論調,但此番卻對俄羅斯明目張膽地以武力干涉烏克蘭內政不予表態,明顯受到內部民族獨立暗潮與外部地緣戰略的制約。

但地理上的現實卻是,一旦俄羅斯重新控制克里米亞半島,壟斷黑海,控制地中海的遏制點,這個橫跨歐亞的帝國,在戰略上,將會對中國形成弧形包圍。

中國做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無法自外於國際事務。北京當局玩兩面手法,在法理上不支持克里米亞公投,但在地緣戰略上,聯俄制美是維護核心利益的戰略選項之一,值得台灣關注與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