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普考漲報名費 有悖社會公義

何義成 / 文字工作者 2014/03/02 18:06 點閱 1709 次
高普考漲報名費,形同助長社會貧富差距,恐使事務官被特定階級背景者包辦,造成其心態與決策偏頗。(photo by Anesa0225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高普考漲報名費,形同助長社會貧富差距,恐使事務官被特定階級背景者包辦,造成其心態與決策偏頗。(photo by Anesa0225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考試院院會不久前通過國家考試報名費收費基準表修正草案。高考三級報名費調漲到一千五百元;普考調漲到一千四百元。

公職內容與一般私人公司上班族在權利義務關係上有顯著差異,政府文官體系人力徵補須定期注入新血,對有志擠進公職窄門的一般民眾來說,購買公職考試參考書與上補習班所費不貲,應考手續還要再剝一層皮很不公平。

此一決策深層來說更嚴重的後遺症將加深社會階層鴻溝,形成新的士大夫階級或過去韓國的「兩班」,使六朝時代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現象重演。對社會中下階層家庭來說卻是現實的問題。高昂的報名費成為一道看不見的門檻,從而扼殺社會階級流動的公平性,剝奪中下階層民眾子女翻身擺脫貧窮、追求更好生活的機會。

公職高普考報名費調漲,形同考選部助長社會貧富差距,恐將使事務官新進人員被社會中上階級出身或特定學校科系出身背景者包辦的傾向,集中特定社會階級出身者同質性過高現象,容易造成公僕心態偏差,缺乏服務公眾應有的同理心,更恐與大多數被服務對象的社會公眾脫節造成決策偏頗。

社會中下階層家庭民眾的子女若要應試,在賺取生活費之餘,還要省下一筆錢報名,錢多事少責任輕,支領相當於內閣部長級月薪,一週只開一次院會,還能在大專院校兼課的考試委員諸公,當中不乏出身事務官體系高階文官與公立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者,難道對這一決策衍生的流弊全然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