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周刊封面故事:阿根廷的「寓言」(20140216 經濟學人)

邱慕天 2014/02/16 22:41 點閱 1820 次

全球周刊封面故事 20140216

The Economist 經濟學人
The parable of Argentina 阿根廷的寓言
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596515-there-are-lessons-many-governments-one-countrys-100-years-decline-parable

1914年,當倫敦精品百貨哈羅德公司在海外擴店時,第一個選上的城市就是阿根廷的布宜諾艾利斯。百年前的阿根廷曾是全球未來的典範城市,它有陽光普照的沃土、新興的民主與教育程度高的人民;它的人均所得曾經超過德、法、義等歐盟主要經濟體,全球移民蜂擁而至,就像美國的加州一樣,吸引著青年人才。

但曾幾何時,阿根廷已經成為國際上「見不賢內自省」的關照對象。從前總統庇隆夫婦到現任女總統費南德茲,人們發現一個民主國家不必走極端或被獨裁者統治,只需要幾個因循舊制、經濟學白癡的民粹政客、虛弱的體制、不事創新研發,以及把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就可以複製阿根廷的悲劇。

1百年前,阿根廷是首創以冷凍技術出口鮮肉的國家之一,但1世紀以來除了肉質生鮮的賣點之外,政府從沒想過在肉品加工或烹調上賦予上好的肉品更多附加價值。1998年哈羅德百貨收店,此後的阿根廷卻還在仰賴對英出口貿易。產業在國際上被打趴了,就學會了用關稅保護主義鎖國。

自從偏向新自由主義開放市場的改革在2001年導致通貨緊縮後,阿根廷更是放棄了華盛頓共識的經濟改革。現在別說德國,就連他們過去不放在眼裡的智利和烏拉圭都狠狠把他們踩在腳下;巴西和墨西哥的孩子都比阿根廷學童有學習競爭力。

更糟的是,作為民主制度大敵的軍方,並沒有受體制所限,以致軍變連連。以財富共享為理念的多黨政治也未成氣候;國家過去不斷縱容庇隆家族貪污腐敗和操弄司法;政治家是靠魅力領導,而不是穩當的公共行政。

不幸的是,放眼新興市場,也多的是患有各種阿根廷病徵的國家:製造業放緩的中國、只打算將天然資源坐吃山空的俄國、搞經濟國族主義的巴西、趨向伊斯蘭神權專制的土耳其,以及落入官商勾結裙帶資本主義的諸多亞洲政體,族繁不及備載。...

阿根廷的寓言告訴世人:好的政府太重要了。只怕到了2114年時,世界還會再出現一個這一百年都毫無長進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