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冏得只剩下書

蔡孟峰 / 媒體工作者 2013/12/06 23:15 點閱 1978 次

第一屆「黑豹旗」全國高中棒球大賽,十二月一日起開打,賽事為期一個半月,棒球協會希望打造成日本「甲子園」,五十一支參賽的隊伍包括高中第一學府建國中學,但卻傳出有學校方面以「不是重點學校」的理由,施壓學生或社團組隊不得參賽,對於準備在球場上揮灑青春的中學生,硬是潑了一盆冷水,也摑了教育部、體育署鼓勵全民運動一巴掌。

「黑豹旗」創辦的宗旨,希望鼓勵愛好棒球的高中學生,不論是傳統球隊,或是學生社團,都能下場快樂打棒球,輸贏其次,主要是推動高中生一起創造青春的回憶,所以像曾經擁有參加過日本甲子園比賽球隊的台北建國中學,雖然不是重點學校球隊,更是以升學為目標的高學府,學生都自主爭取報名參賽。

雖然有51個學校組隊參賽,但也傳出有學生報名以後,學校方面擅自替球隊棄權,即使校方在事件曝光後,以保護學生的種種理由解釋,但剝奪學生自主權的作為已十分明顯,說穿了,學校仍存在學生只要讀書和為學校拼升學率的封建思想,什麼推動德智體群並重,只不過淪為口號,也是應付教育主管機關而已。

不論以前的大學聯招,或是教改之後的大學指定考試,每年公布各類組榜首之後,媒體慣性會找出榜首除了念書以外,有異於同儕的特殊家庭背景、念書以外的嗜好,或者能讀能玩的天賦,也顯見過去的死讀書成了書呆子這種想法,已經隨著時代落伍了,學生除了讀書以外,還會有放鬆自己的方式。

作家九把刀把他的高中生活,導成賣座電影《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劇中男女主、配角雖然不是頂尖學府的高中生,也各有不同的高中生類型,但在高中階段一起揮灑了青春熱血,成了日後永恆的回憶,這樣的劇情,讓多少4、5年級生時隔數十年以後,仍然心有戚戚焉。

教育再怎麼改,辦學宗旨要讓學生德智體群並重,培養優秀的學生都不能淪為口號,只拿學業成績逼學生就範的封建八股的教育,為學校拼升學率讓師長考核獲得績優的封閉性,已經不符教育潮流,任何一個教育階段,不能只讓學生囧得只剩下讀書這件事,要讓學生有刻苦銘心的回憶,就給他們揮灑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