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心》遠見也有盲點

施壽全 / 馬偕醫院醫師 2024/03/12 13:18 點閱 2119 次
圖說:隨著知識爆炸、資訊瞬息萬變的時代來臨,什麼是近?什麼是遠?(Photo by Joshua Earle on Unsplash under C.C License)
圖說:隨著知識爆炸、資訊瞬息萬變的時代來臨,什麼是近?什麼是遠?(Photo by Joshua Earle on Unsplash under C.C License)

在為人處世上,我們通常輕蔑「短視近利」,敬重「高瞻遠矚」。這樣的價值觀大多數時候是正確的,問題是,隨著知識爆炸、資訊瞬息萬變的時代來臨,什麼是近?什麼是遠?界線變得很模糊,前幾年一場超世紀瘟疫,更讓全球陷入只能「應付近憂」,幾乎「無從遠慮」的困境。

遠見有時變成包袱

台灣數家大型百貨公司,一向競爭激烈。其中有家時序上算後起的,這些年脫穎而出,據說靠的是領導人獨到的「遠見」:將業務「餐飲」比重提得很高。逛百貨公司後順便吃飯,已成了都會人的習慣。每家百貨都有餐飲部門,但若比重增加,選擇多,自然能吸引更多人潮,政策奏效,盈餘也名列前茅。

但讓人料想不到的是,瘟疫打擊了各行各業,百貨業中餐飲比重居高的,則狀況相對最慘。平時原是致勝的遠見,後來卻成了虧損的包袱。

台灣三家大型貨船公司,前幾年因疫情影響,貨櫃需求陡增,業績一路長紅。有家公司創辦人,原本很反對大型貨櫃船,但繼任者則意見不同,投資大船,貨櫃原本八千TEU,增至兩萬四千,逢貨櫃需求夯紅,就派上用場了。

中型與大型貨櫃船,當然各有優劣點,但若非有「遠見」,豈能在非常時期提供非常有用之物?只是如今回到平時,太大貨船曾發生擱淺運河事故,氣候變遷造成水道吃水不足,有「遠見」的規劃也面臨了考驗。

超前部署多久?

全世界有許多百年企業,持續依靠創辦人最初「信念」的當然有,但更多其實與百年前的「遠見」無關,若子孫未順應潮流隨時調整經營方針,恐怕都難能挺住。

新冠疫情期間,最常聽到的話是「超前部署」。問題是,超前多遠?計畫可以用多久,才稱得上有「遠見」?似乎都不是了,那段時間許多國家,解了又封,封了又解,誰敢說,此次封是遠見,下次解是高瞻?然後人民就陷在病死或餓死的兩難間不知如何是好。

遠見其實是有侷限的,甚至可能成為盲點。說「得過且過」似乎很消極,但天氣、世局都有不測風雲,誰的眼睛,可以遠遠見到,冷熱戰爭結束?世界和平,會在哪天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