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心》莫忘初衷?

施壽全 / 馬偕醫院醫師 2024/02/29 16:44 點閱 2083 次
外國人士到台灣就醫,醫院有國際醫療中心可以處理程序,只是所牽涉的手續十分麻煩。(網路截圖)
外國人士到台灣就醫,醫院有國際醫療中心可以處理程序,只是所牽涉的手續十分麻煩。(網路截圖)

有位同事很感慨的告訴我,許多年前,他參加偏遠地區義診時,心裡所想的,就是到了當地,該如何聽病人主訴?幫病人處理病痛,與在原本工作地點所思考的一樣,醫師不會因為種族、信仰或階級不同而有醫療上的差別待遇,是很單純的心境。

許多年後,他再做同樣的事,考慮卻已不同。譬如說:機構是否已幫我辦好「支援報備」?可能很久,甚至這輩子只會見到這位病人一次,若診斷或處置發生爭議,怎麼辦等等?

初衷變複雜了

醫師一身武藝,受限於法規,不是有需求,就能到處任意施展,即使有天大的功德,但若從執照登記處到他處行醫忘了通報,等著你的。可能就是躲不了的依法處分。你對人家沒有差別待遇,人家卻可能對你的慈悲不當回事,甚至有敵意。

臺灣醫療能力強

許多醫師的心境,或者說行醫的「初衷」變複雜了,卻也無可奈何。這回門診看到最後一號,已過了四個半鐘頭。最後一號是位年輕小姐,但她一開口,就說不是她要看病,是她媽媽,但她媽媽沒來為了要請教醫師,只好掛自己的號進來。

她從手機展示母親的腹部電腦斷層影像。那婦人看起肚子鼓脹得很大,影像顯示從肝臟下方到骨盆,已被一大團腫瘤占滿,但無法確認,是消化系統或婦科器官病變。細問下去,才知婦人住在亞洲某國,但非中華民國國籍。換句話說,就是國際人士,了解台灣醫療能力強,希望前來就診。

外國人士到台灣就醫,醫院有國際醫療中心可以處理程序,只是所牽涉的手續十分麻煩。腫瘤看起來很大,病人似乎也消瘦了,病情不是很樂觀,但若要來,也必須想辦法。

莫忘初衷

聯絡了國際醫療中心的主管同仁,也徵詢了專科醫師,若人到台灣,是否可以收治?了解及說明病情加上聯絡,前後用了將近二十分鐘。

但不是病人本人,無法做紀錄,也不能批價收費,程序上,一開始就不受理這樣的狀況也沒有不對。
但總是想到有人在需要協助時,那種可能徬徨無助的心情。不一定能幫上什麼忙,但至少可以開一個門或指出一個方向。或許這樣的心境,勉強可以算是一種莫忘初衷的表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