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哈佛校長辭職啟示錄

張瑞雄 2024/01/16 11:50 點閱 2149 次
Claudine Gay本人指控種族敵意和保守派的迫害活動是她辭職的原因。(網路截圖)
Claudine Gay本人指控種族敵意和保守派的迫害活動是她辭職的原因。(網路截圖)

哈佛大學前校長Claudine Gay的校長任期僅六個月,成為哈佛歷史上最短的任期的校長,原因是一系列的失誤,包括剽竊指控和在國會聽證會上對校園反猶主義的災難性表現。

Gay本人指控種族敵意和保守派的迫害活動是她辭職的原因,她在右翼力量的「剽竊指控風潮」中不支倒地,他也將自己描繪為「受害者」,即使她承認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起最小的責任」。她在《紐約時報》上的投書進一步強調了這一觀點,將她的經歷定位為教育界更廣泛的保守主義戰爭中的一場戰役。

保守派和一些國會議員幸災樂禍地炫耀了Gay的辭職,她在學術問題和聽證會表現上也受到來自傳統媒體機構和兩個政治陣營的廣泛批評。此外,過去三十年來,有一個一致的模式,即被指控剽竊的大學校長只能選擇辭職,無論其政治取向或周邊爭議如何。儘管有時指控可能被誇大或武器化,剽竊仍然是對學術誠信的重大侵犯,通常會結束大學領導人的職業生涯。

事後的核心問題是,哈佛是否在審查和同意Gay可以擔任哈佛校長上做得不夠周全。哈佛對她的選任過程透露甚少,沒有回答媒體相關的問題,例如如何審查她的過去學術工作和論文、如何確定她是夠資格的候選人以及如何作出聘用決定。

觀察家認為,關於她在史丹福大學攻讀研究生和擔任資淺教授時的學術不規範的警告,應該從她過去的資料中顯而易見。如果哈佛事先得知消息卻未能進行獨立調查,難道他們不應該負責嗎?

如果這個全球機構憑藉其卓越的聲譽和幾乎無窮的資源無法正確評估一位校長候選人的缺點,這代表了這個巨大機構的失敗,也是對Gay的失敗,因為如果不擔任哈佛校長可能就不會經歷這些。

Gay的遭遇還引起了人們對剽竊指控被用於政治目的的注意,儘管在學術界,抄襲的指控一直帶有強烈的負面文化涵義,但此時剽竊指控似乎進入了一種危險的新階段,即這些指控本身主要是為了損害機構聲譽或毀掉職業生涯,而不是真正為了學術倫理的違規行為。

Gay的事件是美國高等教育的失敗,她因未達到哈佛校長的標準而去職,哈佛大學也有過錯,因為他們任命一位未經審查、未為現代政治壓力做好準備的校長。Gay的短暫校長任期無疑將成為對其他大學的一個警告,提醒他們在消息自由流動且忠誠易崩的時代,大學機構聲譽的脆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