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良談影〉票選影史最偉大的電影

梁良 2022/12/04 18:08 點閱 1763 次

自1952年以來,英國著名電影雜誌《視與聲》(Sight and Sound),每隔十年便會廣邀影評人等各界菁英評選全球性的「影史最偉大電影」,形成了一項歷史悠久的大型電影評選活動,曾被認為是在多如恆河沙數的各種電影評選之中,最能反映影迷廣泛共識和最具公信力的一份名單。

大爆冷門

剛公佈結果的2022年第八屆活動,是歷來規模最大的一屆,出版《視與聲》的BFI一共邀請了1,639 名影評人、策展人、電影學者、導演等創作人,各自提交他們心目中的「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十部電影」(top ten)名單,加以彙總統計,按票數多寡得出最後的「最偉大的百部電影」(100 Greatest Films of All Time)名單。

按理說,基數達1,639人的龐大評審團,不會像歐洲的三大影展坎城、柏林、威尼斯,或是台灣金馬奬等「小評審團制度」那麼容易受到「少數人口味」的操縱和影響,以致產生出令影迷大眾感到難以理解的爆冷門結果。

例如在本屆金馬奬,讓觀眾難以親近的另類小品《一家子兒咕咕叫》力壓在電影技藝各方面都表現都更勝一籌的《智齒》贏得「最佳劇情片」桂冠,就是一個非常鮮明的例子。

比利時女導演

然而,由《視與聲》大評審團選出的這一屆「影史最偉大電影」,正正產生了類似的爆冷結果,冠軍影片是一部很少人知道和看過的女性主義藝術電影《珍妮‧德爾曼》(Jeanne Dielman, 23, quai du commerce, 1080 Bruxelles,1975)。

多部享譽已久並一直位列前茅的影史經典,包括:《大國民》、《迷魂記》、《東京物語》、《2001太空漫遊》等等,均被很多人不認識的比利時女導演香妲‧艾克曼壓倒於石榴裙下。這個結果,讓人大嚇一跳,甚至感到無法理解。但我完全不會懷疑這個評審結果作假,因為毫無必要。此外,香妲‧艾克曼導演已於2015年在巴黎自殺身亡,近年也沒有什麼人為她特別造勢。

那麼,一定是在近十年間,這個世界默默地發生了什麼事,令到人們的意識型態和價值觀產生了根本性的改變,才會實質地影響了《視與聲》這一類本來不牽涉政治、而且一直反映社會主流觀點的電影評選活動。當整個歐美社會的知識份子大批「向左轉」,人數多到一個程度,也就形成了「小眾口味主宰大眾選擇」的新風潮。

政治正確?

關注文化議題和時事評論的讀者,一定會經常看到「政治正確」這個熱門詞彙,一些電視名嘴和意見領袖,常會表現出「立場重於是非」的態度,尤其談到像LGBTQ和女權、種族之類的敏感內容時,大多以「政治正確」為前提,深怕被人批評為右派、保守、落伍的一員。

我估計這一波受邀參加《視與聲》電影評選的1,639位代表之中,持「政治正確」立場的「左膠」一定比以前各屆多出很多,因此那些人才會在其票選名單中空出一個極珍貴的名額,把一部冗長(片長達201分鐘)沉悶、用「類紀錄片」手法呈現一位單親媽媽和她兒子日常瑣碎生活的小眾電影《珍妮‧德爾曼》列入其十大之中。

時代的大勢所趨

誠然,左派言論重鎮紐約時報曾在《珍妮‧德爾曼》公映時盛讚它為「女性主義電影的第一部傑作」,但同樣具文化影響力的紐約《村聲雜誌》(Village Voice)於2000年時舉辦「20世紀百佳電影」(100 Best Films of the 20th Century)的影評人票選時,《珍妮‧德爾曼》也僅排在19名。

而《視與聲》在上一屆的「影史最偉大電影」票選,《珍妮‧德爾曼》更只排在第35名 (得34票),都反映了此片是只獲得少數人偏愛的小眾電影。但是同一部老片,在左派文化人當道的2022年,卻突然荒謬地跳上了《視與聲》的最新票選冠軍,彷彿它真的是眾望所歸的影史經典。難道「政治正確」,如今真的是大勢所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