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端協調國專題2-2》協調成功關乎聲望 大小國作法不同

呂翔禾 2022/10/29 07:13 點閱 3484 次
協調成功與否對小國影響較小,對大國聲望影響較大;至於國家能否協調成功,可以報酬、權力與人格等因素分析。(Photo from Norway MFA via Twitter)
協調成功與否對小國影響較小,對大國聲望影響較大;至於國家能否協調成功,可以報酬、權力與人格等因素分析。(Photo from Norway MFA via Twitter)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台北報導】要為兩造協調的角色,國家/領袖的實(魅)力很重要,但不同同國家總統出面,也會帶出不同的效果、方向與敏感性!針對第三方協助紛爭解決,政大外交系副教授黃奎博分析,實力、聲望、人格特質與合法性權力是國家是否能當協調者的重要考量。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嚴震生受訪時分析,大國若協調還失敗,仍會影響其在國際的霸權地位。

聯合國居中協調

嚴震生指出,雖然很多國家都扮演過協調者的角色,但聯合國在紛爭調解中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包括利比亞內戰、東帝汶等都有聯合國介入。嚴震生認為,雖然卡達在中東具有一定角色,但本身太小,加上與俄羅斯有天然氣競爭,影響力恐有限。嚴震生以俄烏戰爭為例,如果是白俄羅斯或是中國介入,就比較像提供場域或是意見,若歐盟介入的話,就會比較像干涉力度較強的調解。

國際衝突發生時,若兩國無法達成共識,就會需要第三國介入,包括調停、調解等手段,嚴震生表示,第三方可能會給衝突兩國意見、制定議程等方式,甚至是直接介入談判,直接要衝突兩國依照自己的意見進行和解,或是幫忙一起想方法都有。他以買房子譬喻,房仲在買賣雙方負責傳達意見,是否會介入就要看買賣的狀況。

協調成功4要素

黃奎博則舉例,法國總統馬克宏上任以來,雖積極在國際間穿梭,想要跟OPEC、俄羅斯等國家或組織談判,但幾乎都沒有看到成功斡旋或調停的案例,馬克宏無法從中獲得政治聲望,反而在國內被民眾嫌棄。他分析,國家能否成功協調可用「能否有籌碼」、是否具有「專家型權力」、「合法性權力」與「聲望與人格特質」等因素探討。

他舉例,過去國共內戰時,美國就以經濟援助作為條件,要求雙方進行談判,如果有談判就會給援助,雙方不願接受就會有懲罰,這就是「能否有籌碼;「專家型權力」則是指某些國家對於特定議題衝突有經驗,往後類似的衝突都可以請教該國,讓衝突比較好解決;「聲望與人格特質」則可像教宗在宗教上的影響力,還有美國副總統高爾等具有一定聲望的人,也有助於解決紛爭。

至於「合法性權力」,黃奎博特別舉東協的「三頭馬車」機制為例:當東協會員國發生衝突時,現任主席國的元首或外長,會與前任主席國與明年主席國(東協主席1年1輪)三方組成團隊,討論如何解決問題。黃奎博表示,如果國際組織訂有相關制度,有衝突發生時介入的合法性就比較高,可降低爭議性,否則在各國原則上互不干涉主權。


”AA”

圖說: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很善用該國戰略地位與影響力。(Photo from Recep Tayyip Erdogan)

中等國家可當第三方

「能當第三方的國家都不會太弱!」嚴震生說,新加坡雖然看起來很小,但具有金融實力,領導人也有足夠國際聲望,因此馬習會才會挑選在新加坡舉辦;土耳其是北約會員國,戰略位置重要,同時與俄羅斯關係很好,且對中亞國家具有一定影響力,加上總統艾爾段想要增加國際影響力,也讓土耳其近來很積極參與調停,包括讓俄羅斯解禁烏克蘭的糧船出口。

嚴震生說,有些國家雖然實力沒那麼強,但也適合作為第三方國家,進行比較輕度的干涉,包括瑞典、挪威、葡萄牙、埃及、迦納、新加坡與印尼等。他也指出,聯合國的秘書長都來自這些中等國家,這也是國際上的慣例,讓中等國家獲得更多重視。

不過嚴震生也提到,協調成敗與否對中等國家影響不大,但若是美國等大國協調失敗,就會影響到其國際地位;不同國家出面協調,也會帶來不一樣的結果。


”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