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港片再躍金馬入圍大熱門 《哈勇家》師徒對決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2/10/19 12:26 點閱 1657 次
《哈勇家》(官方海報)
《哈勇家》(官方海報)

有人認為金馬獎少了大陸片,附帶影響了港片前來競賽的意願,會變成關著門比賽,變得與台北電影節相差無幾?不過本屆金馬獎入圍名單公佈,兩部港片躍居劇情片入圍大熱門,警匪片《智齒》入圍14項,社會寫實片《白日青春》入圍了6項,而台片多著墨於家庭人際關係的愛恨情仇,格局類型互異,一爭長短,仍是華語片盛事。

兩個影獎鮮少重覆

仔細看本屆金馬獎與台北電影獎入圍及得獎名單,重複入圍的很有限: 在台北得到百萬首獎的紀錄片《神人之家》同樣入圍了金馬最佳紀錄片和剪輯,在台北電影獎得到最佳美術設計和最佳男配角的恐怖片《咒》在金馬入圍了13項,台北獎未得獎的入圍片《講話沒有在聽》入圍金馬劇情短片、《庭中有奇樹》入圍了紀錄短片。

入圍男主角的張孝全,參演兩部影片都表現不錯,但評審捨棄了在台北獎入圍的《童話 世界》,最後選擇了新片《罪後真相》,讓他和片中飾演父女的方郁婷同時入圍男主角與女配角。

師徒對決引矚目

縱觀台灣入圍最佳劇情片的三部影片,只有恐怖片《咒》今年初已在台灣上片且賣座超過一億七千萬台幣,其他都是尚未上映的新片,顯然這些都在等待金馬宣佈入圍再上片,其中陳潔瑤的《哈勇家》和張作驥的《夏日天空的那匹紅馬》師徒對決,詹京霖《一家子兒咕咕叫》已獲選為金馬影展開幕片。

陳潔瑤繼奪台北電影節2016首獎的《只要我長大》,再以溫馨風格的《哈勇家》入圍,問鼎金馬,格局較前作拉大,描述的對象雖仍是原住民,卻猶如台灣社會縮影。以輕鬆幽默的筆觸談賄選、農地重劃、傳統文化傳承與現代的衝突,包括相當矛盾的原住民的狩獵傳統與政府保育動物政策。一場選舉改變了樸實的山村,一家人分崩離析之際,一場意外的大雪,卻讓家人重新回到彼此溫暖懷抱。

素人演員值得期待

這部片子大量使用素人演員,素人演員的演技生動自然,讓演祖孫的林詹珍妹入圍最佳女配角,張祖鈞入圍最佳新演員,值得期待。

陳潔瑤曾是國際名導張作驥的副導,張作驥擅長描寫社會底層人民生態,此番以《夏日天空的那匹紅馬》,描述都市少女到海邊漁村尋父,遇見撫養殘疾兒的中年男子,風格互異的師徒在最佳導演項目對決,精彩可期。

而已獲選為金馬獎開幕片的《一家子兒咕咕叫》,入圍金馬獎13項,描述養鴿人家面臨兒子失蹤,一個流浪少年加入,揭起家人間愛恨情仇的風暴。


”AA”

夏日天空的那匹紅馬劇照。(金馬獎官方提供)

柯震東加九把刀

導演詹京霖曾在2013年在台北電影獎創下以一部短片《狀況排除》奪得最佳導演獎的紀錄,此後再以《川流之島》獲金鐘最佳電視電影編導獎,並入圍過2017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此次入圍最佳導演,更上層樓。

最惹人注意的是柯震東初執導演筒的《黑的教育》入圍金馬新導演,柯震東今年剛以九把刀導的《月老》奪台北電影獎的最佳男主角,票房佳績也創下兩億佳績,《黑的教育》是九把刀監製,兩人合作屢創票房佳績,這部影片也讓人好奇。

港片《智齒》限制級

入圍名單雖然未見大陸片,但港片卻是大熱,香港號稱《東方好萊塢》,過去多以動作及喜劇等商業電影為主流,但自2019金馬獎受到大陸抵制後,香港片來報名金馬獎的多屬非主流電影的導演作品,例如去年獲11項提名的《濁水漂流》(編導李駿碩獲最佳改編劇本)、及獲最佳紀錄片的《時代革命》、獲最佳導演的羅卓瑤的《花果飄零》。

而此次以《智齒》入圍14項的香港導演鄭保瑞,素以驚悚、動作片見長,且拍過多部賣座上億的主流電影導演,他導的《殺破狼2》2016年在大陸賣出5.59億人民幣,三部《西遊記》系列賣座超過10億人民幣。

通常香港主流導演會因顧忌大陸市場,對於報名金馬獎裹足不前,但《智齒》為何會來報名?

《智齒》的類型是香港導演最拿手的警匪片,改編自大陸小說家雷米的作品,是齣討論「心理犯罪」連環殺人事件的警匪片,但在電影分級被列為三級(限制級),限18歲以上才能觀賞,去年底在港上片票房不理想,只有兩百多萬港幣,是極具鄭保瑞個人風格的影片。


”AA”

《智齒》劇照。(金馬獎官方提供)

大陸無法上片

全片採黑白色調,顯示暗無天日的犯罪之城氛圍,口碑甚佳,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中獲最佳電影,在第4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奪得最佳編劇,而女主角劉雅瑟也憑飾演街童王桃,獲得最佳女主角。

但這部片子根本無法在大陸上片,因為大陸至今沒有電影分級,限級片勉強要在大陸上片必被剪得七零八碎,已經賺得的鄭保瑞好不容易能拍部自我風格的電影,當然不會想這麼做。既然不必顧慮大陸市場,他放手在金馬獎一搏,票房大導拍非主流的電影,目的也是想為個人創一項紀錄吧!

台北電影獎要加油

而另一部值得注意的《白日青春》是赴香港求學的馬來西亞導演劉國瑞,一舉入圍了包括新導演及原著劇本、新演員、男主角(黃秋生)、攝影等六項獎,是柯震東面臨的強敵 。而入圍新導演還有來自新加波、澳門的作品。

金馬獎打著全球華語片競賽的格局,被期待的程度,當然遠高於台北電影獎,但台北電影獎定位於獎勵台灣電影,電影人視其為晉階首站,是相當合理的。但如何避開金馬獎的熱浪鋒頭,自創一格,反而是台北電影獎要面對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