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系列五之四】最佳劇情片 黑暗與溫韾拔河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2/11/17 15:05 點閱 1747 次
《智齒》中女主角半裸被囚禁在垃圾堆中,如墜地獄。(電影劇照)
《智齒》中女主角半裸被囚禁在垃圾堆中,如墜地獄。(電影劇照)

金馬獎最佳影片獎向來偏好文藝抒情類型,過去58屆以來,警匪片只有港片《無間道》在2003年拿過最佳劇情片獎,影像風格特殊的驚悚警匪片《智齒》入圍14項,有可能打破這個慣例嗎?有史以來從無恐怖片奪得金馬最佳劇情片獎,今年入圍13項的《咒》有機會創新紀錄嗎?

入圍13項描述台灣賽鴿家庭的《一家子咕咕叫》,和入圍6項描述泰雅族三代同堂的溫馨電影《哈勇家》誰較有勝算?

《智齒》描寫仇恨

影像採黑白色調、人物塑造突出、節奏緊湊的《智齒》,是部傑出的驚悚警匪片,改編自大陸作家雷米的推理小說,用資深警探展哥(林家棟飾)和新手任凱 (李淳飾) 搭檔偵辦連環變態殺人案件時,遇上了把老婆撞成植物人的舊恨王桃(劉雅瑟飾),展開報復行動,但後來又成為她九死一生的救命恩人。

片中報復與救贖的情節交錯,情節環環相扣,突出的視覺設計,以大量棄置神像、人體模特兒的斷肢殘臂、垃圾來營造地獄般的震憾視覺,以滂沱大雨和暗巷泥濘來呈現難以掙脫的內心煎熬痛苦,壓迫感十足。

《智齒》中李淳演新手警察一直為智齒疼所苦,成年人對智齒必除之而後快,而仇恨就如智齒一樣,讓人備受煎熬,卻跟增長智慧一點關係都沒有。

導演鄭保瑞在片中展現了純熟的場景調度能力,以上帝視角拍出雨夜曲折黑巷中解救人質的戲,相當精彩。女主角雖受盡苦楚折磨,結局的救贖,才讓人如同拔掉智齒般終於輕鬆下來。

《咒》是邪教式的恐怖片

《咒》是用偽紀錄片方式,描述女主角目睹男友和同學闖進邪教禁地而慘死,拍下靈異紀錄片後,產下女兒進了精神病院,6年後出院發現女兒舉止異常如受詛咒,她用餓死惡靈的方式,結果害死了女兒。母女情斷天涯。

導演柯孟融以恐怖片融合親情矛盾,不但為片子自創邪教的咒語與手勢,片尾唬得觀眾離場還膽戰心驚,成功的把駭人聽聞的邪教新聞報導與虛構的電影混搭暗示,在網路病毒行銷,賣出了1.7億的好票房,也成為Netflix恐怖片的第一名,現已經宣佈要拍續集了。

這兩部黑暗的片子即使沒得最佳劇情片,應該也有技術獎可拿。


”AA”
《咒》以偽紀錄片營造邪教的真實性(電影劇照)

《哈勇家》力戰黑暗

《哈勇家》是入圍片中唯一溫馨諧趣的電影,主要由泰雅族素人演出三代同堂故事。

哈勇阿公是泰雅部落Gaga文化的傳承者。Gaga是以血緣、共約、共祭、共勞而形成的泰雅部落祖訓規範。在阿公死後,家族成員雖衝突不斷,但婚喪喜慶要殺豬共食的習俗不變,包括女兒未婚懷孕,導演陳潔瑤都能營造出陰錯陽差的喜劇氛圍。

而賄選的陰霾入侵原本寧靜的山村,有如台灣社會的縮影。選戰結束後債台高築,也使家族感情崩壞,但一場意外的雪,卻又使家人相聚在阿媽身邊。

《一家子兒咕咕叫》講賽鴿

《一家子兒咕咕叫》也是三代同堂的故事,但編導詹京霖讓這部罕見以賽鴿為主題的電影烏雲密佈。

沈迷賽鴿而致妻離子散的男主角阿欽師(游安順飾),平日對家人都沒有好言語,而妻子阿敏(楊麗音飾)猶如渣男養成器,她經營蕉園養家、照顧癱瘓公公,兼差唱牽亡歌賺死人財,仍常遭丈夫奚落與家暴。而青春叛逆的女兒露露(李夢芯樺飾)把受傷的流浪少年小虎(胡智強飾)帶回家,肆無忌憚地在家做愛,完全不甩父親的威權。

片中的一家子全都入圍了演員獎項,唯一沒入圍的是「咕咕叫」的賽鴿043,在迷途7年後他奇蹟式地飛回主人家,讓阿欽師流露失落已久的溫柔。

這部難得一見以台灣賽鴿為題材的電影,編導詹京霖揭露台灣賽鴿產業鍊產值高達七百億,動輒數百萬至千萬的獎金,吸引賭盤及許多賽鴿迷豪擲千金養名鴿,還請專人放鴿練飛,但有不肖之徒專門擄鴿勒贖,若不付贖金就撕票,片中小虎既幫忙鴿主練飛,也是勒贖集團成員之一。

台灣賽鴿血腥殘酷,賽鴿團會將船隻開到320公里的外海,賽鴿再拚命飛回主人家,鴿子承受不了長時間飛行,紛紛墜海溺死,只有少數能飛回主人家,時間愈短愈能拿到鉅額獎金,因此賽鴿043能迷航7年飛返故主家是一項奇蹟,但奇蹟未能縫合舊傷,家庭依舊崩解。

”AA”
《一家子咕咕叫》由導演詹京霖(左二)、男主角游安順(右二)和女配角楊麗音、錄音杜篤之(左一)都是強棒的入圍者。(胡幼鳳攝影)

《白日青春》兩代移民

馬來西亞移民香港的導演劉國瑞首部劇情長片,他以兩代移民的衝突與和解,入圍了新導演獎。

計程車司機陳百日多年前自大陸游泳偷渡來港,但和港人一樣歧視後到的難民。陳百日與警察兒子關係疏離,兒子捐肝給他後,他仍持續酗酒致舊疾復發。

巴基斯坦男童哈山以偷竊維生,父親與陳百日發生爭執導致意外死亡。哈山因遭警察掃蕩,逃跑時意外奪下警槍犯下大罪。

百日內疚,傾其所有要幫助哈山偷渡加拿大,兩人情逾父子,但哈山發現真相,恩仇交織,再度逃走,警察兒子要找奪槍男童歸案,百日卻堅不吐實,讓兒子傷心而去。

劇情在兩代難民對峙與和解中,迂迴同行,劉國瑞展現了有觀點的敘事強項,雖有些環節瑕疵,但在新導演競爭中應屬強棒。

”AA”
《白日青春》(電影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