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永別了 柏林》 今昔交錯的亂世真情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2/07/14 15:19 點閱 1568 次

「若只是觀察歷史,對社會有什麼貢獻幫助呢?」德國影視名導多明尼克葛拉夫在長片《永別了,柏林》中,自我詰問這項命題。

重現90年前柏林

這部電影改編自德國兒童文學之父耶里希凱斯特納Erich Kastner)半自傳小說《法比安:一個道德主義者》,以一段亂世的愛情故事,描繪出 1931年威瑪共和國崩毀前的社會氛圍,年輕人面臨嚴重的失業問題,現實與理想的衝擊。在人心思變的混亂年代,希特勒帶領的納粹黨趁勢興起。

多明尼克運用柏林現代的地鐵及都市景觀,引領觀眾走入90年前的歷史,以8厘米的歷史檔案畫面穿插懷舊色調的實拍鏡頭,重現二十世紀初頁的柏林街景風貌。包括當時香菸公司在鬧市街道設立冒煙的香菸販售亭,一根一根零售香菸的奇觀。

誰是獵物?

故事敘述以旁白的全知觀點,切入男主角法比安(湯姆西林飾)和好友拉布德之間貧富懸殊的友情,與摯愛柯妮莉亞(莎斯基亞蘿絲達爾飾)之間的愛情發展,而用一位欲求不滿的富婆,代表無處不在的誘惑,電影主題在於法比安在人生困境中如何面對道德與良知的考驗。

電影由法比安的酒吧獵艷奇遇拉開序幕,色慾橫流激昂時,得知自己才是富婆的獵物,敗興而歸。

金錢考驗理想

法比安是醉心寫作的德文博士,但棲身香菸公司寫行銷企畫案,主管搶功導致他失業。高富帥的拉布德是恃才傲物的富家子,正在遞交博士論文,卻遭未婚妻背叛而心碎,轉而投入狂熱的社會運動,兩人夜晚經常結伴留連酒吧尋歡。

法比安邂逅酒吧調酒員柯妮莉亞,白天她是實習律師醉心躍登大銀幕,三位有志難伸的青年碰撞在一起,互相欣賞,相濡以沫。

但三人的際遇卻在現實的衝擊下,呈現不同的走向,法比安生活困窘,仍然保持道德主義的理想色彩,他用微薄的遣散費為女友買禮物吃大餐,捉襟見肘時,仍對勢利的侍者阻止流浪漢進入餐廳,見義勇為。但愛情不能當飯吃,當他到富家子拉布德的豪宅作客,面對垂手可得的錢財焉能不動心?富婆誘以重金要他擔任男妓,他能拒絕嗎?

AA

情節峰迴路轉

柯妮莉亞面對大製片力捧成名的機會,法比安明知與她終將分手,仍然用心成全她的心願。富有的拉布德視金錢如糞土,想要擺脫身世背景成為意見領袖,但個性形成命運,挫折接踵而至。

故事推展情節多變,峰迴路轉,178分鐘的片長,在不知不覺中度過,男女主角間浪漫的愛情,影帝湯姆西林精湛的演技,是維繫電影觀眾的目光焦點。

多明尼克擅長運用德國文學作品的精髓反應時代,他2014年推出的電影《二姊妹的情史》是採用18世紀德國文豪弗里德希席勒和兩姊妹的戀史改編。席勒娶了妹妹夏洛特,卻與姊姊維持不倫情,二女一男三人行。

在這部《永別了,柏林》中,則是二男一女不一樣的三人行。

學者自外於社會

財富、權勢階級的情色淫亂,與貧窮階級的理想浪漫形成對照,亂世的時代背景中,對於希特勒納粹的興起,只是輕輕帶過,未讓沈重的歷史,影響到唯美氣氛的塑造,只在片中用法比安與拉布德的爭辯,來詰問文學家只用歷史的觀察者身分自外於社會,能解決社會問題嗎?這也是作家常自我詰問的問題。

但鑒古知今,90年前的柏林,與現今世界面臨通膨與青年失業的經濟問題,是否也預示著亂世出現狂人獨裁領導的趨勢?歷史是否重演,電影也在為大家吹警號。